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46 篇
    回复总数:690 条
    留言总数:7 条
    日志阅读:32359 人次
    总访问数:4223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村西有个大水凼[2019/4/11 14:07:07|by:zhaochundong110]

     我村的西口有一个很大的凼,凼水滢滢,微波荡漾。尤其到了盛夏,水色变成深绿,由远望去,真像村头铺着一床稀奇的茵褥,实在标致极了。      

     中午,苍空瓦蓝,烈日炎炎,此时,正好为我们玩水的良机,但往往是避迴着大人们的视线偷偷溜到凼边的。因为相传说,在这个凼里曾经溺死过一个过路的少爷:

        那是多少年以前一个非常燥热的中午,炙火的阳光照着田畈里的禾苗吊白,畦垠龟裂,路面上尘土飞扬,沙砾冒烟。一队耀武扬威的轻骑簇拥着一顶华丽的大轿,由远而近。几个轿夫蓬头垢面,汗流浃背;丁勇们也烤晒的够戗,个个疲惫不堪,懒洋洋扶在马背上直喘粗气,轿里那个眉清目秀,衣冠楚楚的少爷,却仰面闭目,手扇面耳,不时的破口大詈,嫌走得踉跄,不四平八稳,而且行速迟缓。

        轿子来到村边,少爷看到凼水,金光粼粼,忙喊落轿。随后,不知从哪儿钻出一位袅袅娜娜的女子步至轿侧,举手撩起绣帘,少爷徒然玍笑,露出满口龋齿,一拱腰探头钻了出来。他细眯着眼睛,抬头望天片刻,嘴里诺诺道:“热,酷热兮,犹言蒸笼也。”说罢,便向凼堤阔步奔去。

        那时节,凼边上,由于天干地燥,凼水蒸腾、洇渗了下去,只留下一层光滑、鲜绿的水垢和阴泥,踏上去若不小心,很可能有掉下水去的危险。这个趾高气扬的少爷,刚一着脚,就落了个仰体观天相,稍一弹挣,滑下去了,恰似泥牛投海,杳无甚音。他的扈从,人人目瞪口呆,倥偬瞀乱,不知所措。当省悟过来准备搭救时,少爷臃肿的尸体己浮出水面,早一命呜乎了……

        每当到了玩水季,这个传说便广泛播送在我们少年儿童中间,心中不免也有些懔意,但真正到了兴致想玩的时候,大人们的恐吓、阻挡、传说又会被抛到九霄云外,什么蛙冰、浮泳、狗刨、立水、仰水、捉猫猫等等又会被玩的淋漓尽致,不亦乐乎。

        杨瑞生,在我们中间算得上一个玩水本领最高的人物。他可以治服在堤上与他瞪眼的所有人一一不管大两岁的,还是小两岁的,其余,宋海水、宋中虎、宋建……还不如我呢。

        凼,因为紧临村口,所以在中午我们玩水的时候,总是把身子深深浸在水下,常保持立水的恣势,免得被人厌恶,到了晚上,情形就迵然不同了。要说玩得畅快,玩得尽兴,还是在这个当口。仰水可以把小肚皮圆鼓似的露在水面之上;浮冰也可以把两片尻蛋掀出水面老高;捉猫猫倘若得时利已,还可以逃出水域,躲蔽在上边的枣树林里,逍逍在在,轻轻松松,自自由由,从心里,从事礼上都过得去,又不遭一些女孩子的反诘和咒骂,倒博得她们一丝的爱戴和尊重,一切不知道要胜过中午多少倍啊!

        有时,霪雨霁霁,连日不开,凼水泛滥到堤上,水位也相继加深。这时,即使云开雾散,燥热异常的日子,我也不肯下去,因为自己的游泳本领太低劣了,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

       可曾有一次,那是个下午,大人们都下地劳动去了。我和杨瑞生肩背草筐,手握镰刀,预备到野外去给猪割草。路过水凼,几只轻捷的燕子在戏水盘飞,情趣无限。瑞生贪吮地看了我一眼,笑嘻嘻地说:“怎么样,咱下去玩会儿?”

       我是很乐意下去的,只是忐忑水深遭淹。我是见过几回被淹后拉上来所表现的难受劲儿的:不必说饮了一肚子霉臭而带腥味的凼水,单说那股干哕就足以为是的了。所以我说:“你下去吧,我不敢。”

        瑞生盯着我很难为情,我又补充说!“你别怕,我不走,我情愿等你玩好。”

       这下他放心了,机警地瞅瞅四裔无人,便利索的脱了个净光,“扑嗵”一声跳下凼去,溅起一阵雪白的浪花,一个猛子扎尽不见了,待了老一会儿,在很远的地方露出个小脑袋,嘴里吹着气,双手抹拉着眼睛鼻子和脸上的水珠,冲我正乐呵呵地笑。

       我艳慕极了。只见他又向我亲热的频频招手,我的心有些乱了,顿时没了半点主意。“下来吧,里边可舒服了。”耳边又传来他诱惑的声音,我狠了狠心,干脆脱掉了衣服,顺着凼边慢慢爬了下去……

       凼水很深,能漫住两个大人也不在话下。我的身体好似绑了东西一一沉重的很,不管我四肢如何挣扎,总是往下沉,挣扎上来,又沉下去,沉下去,又挣扎上来,三番五次仍是如此,喊吧,喊瑞生来救我,。一张嘴,刚喊出来一个瑞字,就被凼水塞满口腔,喷不出,一吸气便咽肚里去了,再等我挣扎出水面时,只听瑞生在喊:“春……”好像我俩的名子都只有一个字。我喊不出也答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盼瑞生快快来到我的身边营救,就阿弥陀佛了。

       瑞生终于游来了,把我引上凼堤。我有气无力的喘息着,喘息着,感到很恶心,只想往外吐,却无论如何吐不出来,瑞生在身后为我轻轻击背。

       突然,他跑了,跑到衣服旁,裹之就匿。原来,从村里走出两个女孩子,年纪跟我们相仿。哪能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蹲在路上呢?就是死也得挪过路面呀!我这样凝想着,站起来,缓缓独行,勉强的没走几步,“哇”地一声吐了,吐了一大片,黄水中羼杂着鲜红鲜红的血丝,我瘫痪在那里不能动弹了,女孩子只好忸忸怩怩,腼腼腆碘从我身旁边走过。

       我很羞愧,非常悔恨早时不听从大人们的劝谏,至此落到这步天地。现在不但自己受罪,而且还得罪了两个女孩子,这是多么不应该的呀!

       通过这件事,深刻教训了我:倘若大人们说得对,有道理,必须听从,不能当做耳旁风,置之不理。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使我联想到,每当玩水季节,大人们总爱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讲的那个传说的确切含意了。

       我改眚,彻底改眚,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0     阅读次数(144) | 回复数(3)
上一篇:难忘那年掉包事
下一篇:午夜歌声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