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50 篇
    回复总数:704 条
    留言总数:8 条
    日志阅读:36264 人次
    总访问数:4673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难忘那年掉包事[2019/4/10 15:49:19|by:zhaochundong110]
     那年我18岁,在圪塔头公社中学念高中,早去晚归,不留校,不住宿,是走读的形式。中午,把带去的干粮在学校食堂里馏馏,喝碗熬锅水。一年四季,不管天气如何更替,这顿饭永远是一样的,一成不变。        我有一个要好的同学,嘴特别馋,家庭清贫,冷不丁愿意吃顿好的,内在条件又不允许,怎么办?他找到我,让我想办法帮他度“难关”。起初,我当做是一个笑柄,后来看他很“郑重”的样子,为了敷衍我问他:“你有什么猫腻,说出来听听。”

        他嘿嘿一笑,知道我要帮他了,不大的小眼睛前后左右各扫一遍,凑到耳际小声对我说:“有一个14班的男生,包干粮的布跟我的一模一样,有好几回险些拿错,因为人家的包布上有名子,可干粮我的乖乖大不一样喽,人家常常不是油酥饼,就是大白馍,比咱的高梁面掺山药面的饼子强多了。我愿意跟他换着吃一顿,可就是不知怎么弄到手。好东东,想想办法啦。”他摇晃着我的胳膊,那种神情和恣态,简直可以说是哀求了。我不忍心看他这样,但损人不利己的事我又不情愿做,正在我矛盾纠结时,也不知道他是疯了癫了,还是故意演戏给我看,反正他低头撞向课桌“咚咚”的,任我怎么拉也停他不住,看样子,如果我不答应他的请求,他就要一撞到底。怜悯之心骤生,脑洞灵光大开,竟脱口而出了两个铮铮有力的字眼:掉包!

       他听后,立即停止了撞击,怔怔地拉住我,我看到他的前额有明显的瘀青。为了满足一时的嘴馋,如此折磨和损伤自己的头颅值得吗?我甩开他悻悻地走了,身后的他窃喜了,跳跃了,欢呼了,活脱脱一个神经病患者,真不知道,我往日是怎么跟他勾肩搭背粘合在一起的?

      就在那天,他暗自悄悄跟在14班男生的后边进了食堂,趁人不注意,以最快的手法把干粮换过,又分别放在笼屉的两侧,迅速撤离,等中午开饭时,他早早赶到,拿了干粮包,水都没顾得打,跑到学校旁的小树林里独吞海咽去了。

       那个14班的男生当然不乐意了,大喊大叫,不依不挠,最后闹到校长室。校长也没有办法呀,吃到肚里的东西总不能个个都吐出来看看吧?校长只好耐心地劝慰,并要求各班班主任严查此事,一追到底。看阵势,学校对此事还非常重视,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件事就像丢了的东西,还是不了了之了。

        可我的心里很苦闷,很难过,很不平静。本来是一张洁白无暇的纸,却经不往纠缠,经不住刺激,衍生了所谓的“同情”,“帮助”了他,自己给自己下了套儿,自己给自己染上了无法抹去的污点和悔恨,这是我这辈子当中干的最龌龊最不光彩的一件事,真是终生难忘啊!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0     阅读次数(232) | 回复数(5)
上一篇:正月初十
下一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