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8 篇
    回复总数:645 条
    留言总数:6 条
    日志阅读:25320 人次
    总访问数:3377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姥姥的贴饼子[2018/7/13 17:19:20|by:zhaochundong110]

      60年代中期,姥爷得脑溢血病去了,为了缓解安慰姥姥孤寂痛楚的心,父亲把还不满8岁的我送到姥姥跟前,并说:“姥姥平常最疼你亲你了,往后,陪在她老身边,干点活儿,说说话儿,给解解闷儿。”我点头答应。     

      当时,姥姥是在炕沿儿上六神无主的坐着哩,听到父亲这么一说,伸手把我拉进怀里,两眼立刻明浸浸地呜咽开来。我用柔软的小手帮她拭擦,小脑袋瓜儿里想着离世的姥爷从此不能再相见了,心胸也是骤然悲恸,滚烫的泪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

       父亲赶紧走上前,扶着姥姥移到冲门的太师椅上坐稳,倒了半碗热水递过去,姥姥什么也没有说,接过水碗,一饮而尽,然后,揉揉眼,搓搓脸,站直身,坚定而温和的说:“好了,都过去了。”她把双手往后一挥“再难受,再放不下都没用,日子咱还得照常过!换德(父亲的名子),你领孩子一边玩会儿,我给做饭,咱贴饼子i”姥姥最后这句话,仿佛是说给什么人听的,语气相当有分量,又有内在的坦荡和面对。

       自从姥爷走后,一连几天,姥姥总是愁眉苦脸,不吃不喝,无精打采,宛如一块黑色的云笼罩住不幸的小院,无声无息,凝静的可怕,连天上飞越的小鸟都感到了此处的阴沉,紧煽动几下翅膀快速一闪而过;现在,父亲把我送来,姥姥好似看到了曙光,有了希望,一反常态,肚里饥肠咕噜,开始隐隐感到饿了,有了欲食的倾向。父亲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在我红扑扑娇嫩的脸蛋儿上深吻了一口,开心得笑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总算没有白费,我的到来为濒临精神崩溃的姥姥注入了新的生机。人的想法是随着心动而展开的,一味的听从别人的劝言很难达到实质的效果。

       姥姥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手握面瓢,把黄亮亮地玉米面粉倾倒进面盆内,浇上放着起子的温水,双手开始和搅起来。很快,面团和均了、和透了、和熟了。这时侯,大锅里的水也沸腾了,“汩汩”冒着热气,姥姥把一个竹制的圆圈紧挨着锅帮平放在水面之上。由于好奇心驱使,我跑过去探头问姥姥这个圈圈是干什么的?,姥姥好似忘了姥爷的离去,微笑的讲道:“这个圈圈呀是挡饼子的,要是没有它,饼子贴上去很有可能跐溜到水里去,一防万一嘛。”姥姥一边说,一边攥起面团,两手合拍,把个饼子拍成薄厚不足半寸圆型的样子,轻轻往锅帮上一贴,圈圈牢牢阻挡了下滑,等整圈并贴完毕之后,盆里的面团也刚好用光,真是物尽圆满,干干净净。

       大概20分钟后,你闻屋里的味道,满鼻子都是贴饼子的幽香,一阵胜似一阵。半小时不到,灶火停了,饼子熟了,味道也达到了极致一一最浓最烈。

      姥姥把锅盖往上猛一提溜,锅里憋满白色的蒸气,刹那间,升腾充溢弥漫在屋里,进门分不清男女之身,对面不能相视其容,只有铺天盖地的饼子香,令闻其者垂涎不己。

       蒸气淡了,锅里的饼子显现了。姥姥嘴里吹着气,用一把小铁铲,逐个把贴饼子从锅帮上戗下来,放进盛干粮的翘翘。只见紧挨锅帮的那一侧,被平展展烤成干饼的模样,满屋子的清香犹存,与这个干饼有很大的关系。如果现在拿这个东西放进超市的货紫上,一定顾客盈门,销路大开。

       我小心拿起一个,左右手来回连倒,边吹气边啃咬,那干饼的脆香,饼子的软黏爽滑一下子勾起我莫大的食欲,立刻帮父亲拿了一个,姥姥见此情景笑了:“你们先吃着,我再给弄个鸡蛋汤。”

        匆匆几十年飞逝而过,当时的事忘的都差不多了,但姥姥的贴饼子却记的很清楚,怎么也淡不去、抹不掉!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o     阅读次数(654) | 回复数(7)
上一篇:不曾抹去的记忆
下一篇:狗狗与未婚妻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