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8 篇
    回复总数:658 条
    留言总数:7 条
    日志阅读:26357 人次
    总访问数:3506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不曾抹去的记忆[2018/7/11 14:48:54|by:zhaochundong110]

       70年代初期,农村还没有水塔和自来水之类的设施,人们饮用的都是人工开挖的敞口井里的水。井口上按装一辘轳,上边缠绕一条粗粗地绳索,系一铁勾,通过人为的转动把水桶沉下或提上,水就这样被打来了。这种井使用一段时间之后,井底就会产生一些淤泥,井水就会变浑、变涩、变浅,对老百姓的供给量也就不够了,街道里就会组织一些有经验懂技术的年轻人进行掏井,说白了,就是清除淤泥,还井底一个优质的环境,保持水源的清澈、甘甜和充盈不败。      

       二叔是个聪明人,凡农村的活技一一不管是巧妙的,还是拙笨的,都 要虚心学一学,那怕受一阵子苦,经一阵子累在所不辞,以后干不干还两说,起码什么事也懂他个八九不离十。这就是能人的哲学、能人的活法,一般人不易理解。这次掏井筛选自然有他的份儿了,并兼任着组长的职务,责任重大呀。井场附近严禁女人和孩子,看稀罕的闲杂人员也不允许靠近,施工重地,只有掏井的十来个人往去自由。一时间,昔日络绎不绝的井台突然安静下来,倒显得有几份空旷和神秘,除了井下喊:"小筐篓子又上去了嗨一一",上边立刻答:“知道了嗨一一”遥相呼应之外,再无其他的声响。人们即使有什么话,也深埋在心里,等歇工的时候才说,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井上井下,生怕发生一丁点的意外。掏井人有一句话说得很是悲催和辛酸:“吃哩阳间的饭,干的阴间的活”。听听,多恐怖啊,从这句话中足于看清掏井的危险。

       宋轻是出了名的活宝,但身体的灵活敏锐完全像他的大名似的,没有半点儿的辱没,心眼就是实诚了点,指哪打哪,绝不含糊。他是二叔钦点的干将,你看他在井下,放下镢头就是铁锨,干得那个欢实劲儿,弄得凡是跟他在一起的搭挡个个都心花怒放,伸翘拇指。

        午饭是在井台上吃的。黄灿灿的小米粥,舀到碗里都漂着一层油,冒着诱人的清香;干粮就是从各家各户拣上来的鸡蛋,有大有小,颜色各异,用一个大盆装着,放在人群当中,随便拿、随便捡、随便吃、没人干涉。

       二叔拿起一个鸡蛋往盆沿上轻轻磕两下,放在手心里一搓,鸡蛋壳破碎,失去了硬度,只需用手指扒拉出一个小口,找到紧换着蛋清的那一层薄皮,小心翼翼的掀起,慢慢转动,随着薄皮与蛋清的脱离,破碎的蛋壳被牢牢粘连在薄皮之上,洁白如玉的蛋清被脱颖而出,这只手刚扔下剥去的蛋壳,那只手已把剥出的蛋放在了嘴里,那个剥法,那个吃相,就像一道蛋壳脱离蛋清进肚的流水线,那种娴熟,那种速度,令在二叔一旁的宋轻只眨巴眼睛自叹不如。

       他每拿一个鸡蛋,抠扭半天,只能剥出一个“弹痕村前壁”,看看其他人,也是手巧利索,眼瞅看一大尖盆的鸡蛋很快下去一多半了,可自己才吃了几个呢?不行,我得吃呀,不然被别人吃光了,下午还怎么干活呀?心想通,见行动。只见他拿起鸡蛋,壳也不剥了,干脆揉巴揉巴弄软了,连皮带蛋直接放进嘴里吞下肚子去了,惹得饭场掏井的人哭笑不得,有个小伙子大呼:“绝了,这是在补钙吧?”

       一恍几十年过去了,这样搞笑的场面,只能留在梦里、记忆里,时代毕竟一去不复返了。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o     阅读次数(190) | 回复数(6)
上一篇:孙子做贼,大人不问
下一篇:狗狗与未婚妻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