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宋英宾
  • 性别:男
  • 地区:石市栾城
  • QQ号:1032374571
  • Email:1032374571@qq.com
  • 个人签名: 迎着晨曦的阳光,放松心情,不管昨日快乐还是忧伤,是开心或愤怒,都别带到今天,因为今天不是昨天的延续,而是、新的开始……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038 篇
    回复总数:5865 条
    留言总数:31 条
    日志阅读:1157389 人次
    总访问数:132032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逆风飞扬发表的博文
成仙[2019/4/10 6:58:37|by:逆风飞扬]
欣赏聊斋志异
《成仙》

眼前山路险峻,无法再骑马前行,他把马交给仆人让他回去,沿着连绵曲折的山路独自前行。走了没多久,就远远地看见有一道童独自坐着,他走上前去向道童问路,并说明到山上来的原因。道童告诉他是成道人的弟子,代周生背着衣物和粮食,引路同行。他们日夜兼程,走了很远的路,三天后才到达一个地方。周生看这里并非世上所传说的上清宫。时值十月中旬,山花竞放,满山遍野,不像初冬景象。道童进去通报客人来到,成生即刻出来相迎。周生这才从对方身上认出自己的形貌。成生握着他的手进去,设酒宴盛情款待。周生见那些毛色鲜艳的奇禽异鸟离座不远,全不怕生人,叫声像笙箫一般悦耳动听,时不时飞到座上来鸣唱,他感到很奇异。但周生终于贪恋世俗,念家心切,不愿在此久留。地上放着两个蒲团,成生拉着他与自己各坐一个,二更天以后,他觉得自己的一切顾虑杂念全打消了,恍惚间,他感觉自己好像只是打个盹的功夫就和成生调换了位置。他还有些疑惑,用手捊捊下颏,浓密的胡须和过去一样了。第二天天一亮,他就决意要返回。成生执意挽留他。过了三天,成生便说:“请你稍稍休息一下,尽早送你上路。”他刚闭上眼睛,就听见成生说:“行装已经打点好了。”于是他便起身跟着成生走,这时他觉得不是原来走过的老路。不久,已见家园。

成生坐在路边等侯,让他自己回去。周生请他一起去,成生不去,他只好自己孤零零地来到家门口。敲门,里边没有应声,他正想着要翻墙过去,立时觉得身轻如叶,便一跃而过。这样一直翻跃了几道墙,才到了卧室外,看里面烛光闪烁,妻子没睡,又听见里面有嘀嘀咕咕的说话声。他舐破窗纸往里一看,却见妻子正和一个仆人同杯饮酒,显得依偎亲热的样子,周生一下子怒火中烧,本想一把将两人同时捉住,又怕自己一人力量达不到,就潜身出去,请成生相助。成生慷慨答应,两人直抵卧室门口,周生用石头猛敲房门,里面慌乱起来。周生敲得越急,里面门关得越紧。成生用剑拨,门哗然打开,周生直奔进去,仆人急忙跳窗逃跑,成生在门外。一剑就削断了奸夫的臂膀。周生抓住妻子拷问,才知道在他坐监狱时,妻子就已和仆人私通了。周生从成生手里要过剑,砍下妻子的头,还把肠子挂在院里的树上。然后两人一起离开,寻路返回。

到这里周生忽然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吃惊叫道:“怪梦怪梦!吓死人了!”成生笑着说:“梦中事你以为是真的,真的你反而把它当成梦。”周生十分诧异地问原因,成生拿剑给他看,见上面还有血迹。周生心惊胆战,以为又是成生施了幻术骗他。成生知道他不相信,就当下整理行装送他回家。到了家门口,成生说:“那天夜里我持剑等侯的就是这地方!我讨厌看见那些恶浊的事情,现在我还是在此等你,如过了黄昏你还不来,我就自己走了。”周生进了家门,见萧条空寂,好像没人住似的。他又到弟弟家,两人相见,泪下如雨。弟弟说:“自从哥哥走后,夜里嫂嫂被强盗杀害,开肠破肚惨不忍睹。至今官府还未捉拿到凶手。”周生此刻才真正如梦初醒。他向弟弟说明真情,劝他不要追究,弟弟惊诧了好一阵子。周生又问起自己的儿子,弟弟叫人抱来。他对弟弟说:“这小家伙是周家传宗接代的人,请你好好照看,我将脱离红尘,进山修道。”说完,径直出了门,弟弟大哭着追出来想挽留他,周生却笑着并不理会。到了郊野,见到成生,两人一起同行。周生远远地回头对弟弟说:“凡事忍耐最为快乐。”弟弟还想说什么,成生将长袖一挥。两人旋即消失。弟弟在原地痴痴地站了很久,才痛哭着返回。

周生的弟弟为人老成朴实,不会料理家业,过了几年,家境更贫困。周生的儿子也一天天长大,没有钱请老师,他就自己教侄子读书。一天清早,他来到书房,发现桌上放着一封信,口封得很紧,信封上写着“二弟启”。仔细一看是哥哥的笔迹,拆开读时,却没有内文,只见有一片指甲,有二指长。他心里感到奇怪,就把那指甲 放在砚上,出来问家里人信的来处,家里没人知道这件事。他再回到书房时,只见砚台金光闪闪,化为黄金。他大吃一惊,再拿指甲去试铜铁之类,全都化成金子。因此富裕起来,并拿千金送给成生的儿子。因此就有了周、成两家有点金术的传说。
下集完毕
阅读次数(165) | 回复数(0)
上一篇:成仙
下一篇:今日谷雨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