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宋英宾
  • 性别:男
  • 地区:石市栾城
  • QQ号:1032374571
  • Email:1032374571@qq.com
  • 个人签名: 迎着晨曦的阳光,放松心情,不管昨日快乐还是忧伤,是开心或愤怒,都别带到今天,因为今天不是昨天的延续,而是、新的开始……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109 篇
    回复总数:5951 条
    留言总数:31 条
    日志阅读:1208140 人次
    总访问数:137753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逆风飞扬发表的博文
成仙[2019/4/10 6:57:15|by:逆风飞扬]
欣赏聊斋志异
《成仙》

文登县周生和成生是少年时代的同学,彼此约定不计较贫富贵贱,做一生的朋友。

成生家里很贫穷,终年都依靠周家接济。周生比成生年龄大,成生将周妻称为嫂子,逢年过节,成生定来周家一同过,所以两家就像一家一样。周生妻子生下男孩后得病身亡,周生又续娶了王氏。王氏太年轻,成生没有请求见她。

有一天,王氏的弟弟来看望姐姐,家里就在卧室设宴款待。这时正遇上成生到来,周生就叫家人请成生到卧室就餐,成生不愿进去,便告辞走了。周生出门将她追回,又把酒席搬到客厅,成生这才入席。刚坐定,就听有人来报告,就周家庄园里的仆人被县官打了重板。原来黄吏部家牧童放牛时踩了周家田里的庄稼,于是两家仆人争吵起来。黄家牧童回去告诉主人,将周家仆人抓送官府,就这样,周家仆人挨了打。周生问明缘由,气得怒火中烧,骂道:“黄家放牛的奴才,岂敢如此蛮横!他的先人还是我爷爷的奴仆呢,一下子得志,就目中无人了!”一时间,周生义愤填膺,从饭桌上站起来,要找姓黄的算账。成生按住他说:“而今是强盗世界,本来就没有是非曲直,更何况现在的官吏都是些不拿刀枪的土匪。”周生怎么也听不进去,成生一再劝谏,甚至流下眼泪,周生这才罢休。但是周生闷在心里的一口恶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整整一夜都不能入睡。

第二天,周生对家里人说:“黄家欺负我们周家,与我结仇,这姑且不论,可是县令是朝廷委派的,并非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官,纵使现在发生纠纷,也必须传两家同时到庭了解实情,为什么要像狗一样受人唆使而胡乱咬人?我现在也告他黄家的仆人,看他县官如何处分?”家人全都怂恿这样做,于是周生决定到县衙告状。周生把状纸呈上,不料县官却当着他的面撕烂状纸,随手扔了一地。周生激愤难忍,就出言冲撞了县官,县官恼羞成怒,将他关进了监狱。

早晨刚过,成生到周家才得知周生已到县城去打官司,他就急匆匆地赶去劝阻,这时周生已被关起来了。成生心里很焦急,脚在地上跺着,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当时县里抓捕到三名海盗,县官与黄家狼狈为奸,密谋串通共同收买海盗,要他们供认周生是同党,于是就根据捏造的罪状先革掉周生的功御状,周生苦笑着说:“我如今身陷囹圄,犹如笼中之鸟,虽然有个弟弟,但只能为我送送饭罢了。”成生自我承担说:“这事包在我身上,危难中不能救急,还要朋友干什么?”成生探监出来,立即就出发了。等周生的弟弟送去路费时,成生已动身多时了。

成生几经转折到达京城,但他也并无门路投诉。他听到皇帝要出猎,便预先隐藏在路边的集市中,等到皇帝车驾过来,就伏在路中央大声哭喊冤屈。皇帝批示将状纸由驿站送交山东巡抚审理,并回报审理结果。这时已过十个多月了,周生已诬服定为死罪。巡抚接皇帝御批,大为震惊,便立即提案复审。此时此刻黄吏部闻风丧胆,惊恐万状,为逃避罪责,设法先把周生弄死,企图灭口。于是他买通看守,断绝周生的饮食。周生弟弟来送饭,被狱守严厉禁阻。成生又到巡抚衙门去喊冤,当上边提审犯人时,周生已饿得站不起身来。巡抚大为震怒,立即杖毙看守。黄吏部闻讯后更加惊恐,便行贿数千两银子,请求设法解脱罪刑,才算蒙混过关而奏报朝廷免罪,县官因犯法被革职流放。

周生被无罪释放,经过这次大难,更把成生视为肝胆之交。成生也因此看透尘世,邀周生一起去隐居山林。周生太贪恋娇妻,却反而取笑成生太迂腐。成生口里并不说什么,却意志坚决。他们分手后,成生几天未到周家,周生又派人到成家去问讯,成家人以为成生一直留在周家未回。两处都不见成生踪影,大家开始怀疑他的去向。周生心里很明白成生的去处,派人到寺院、大山去寻找了却不见踪迹。此后周生经常拿出钱财来接济成生的儿子。

过了八九年,成生突然自己出现了,全然一身道士打扮,头裹黄巾身着氅服,神态庄重。周生非常高兴,紧握着成生的手说:“您去了哪里,叫我到处找寻,找得好苦啊!”成生淡然笑笑说:“我就像孤云野鹤,栖居之地没有固定的场所。只是分手后幸好身体还很健康。”周生命令家人设宴招待成生,畅叙别后详情。他想让成生脱下身上的道服,成生却笑而不答。周生又问成生:“为何弃置妻儿如同敝屣?真是太愚蠢了。”成生笑着说:“并不是这样。是人家要抛弃我,我还能抛弃谁呢?”周生又问他究竟在何处居留,成生告诉他在劳山的上清宫。夜里就寝时,两人顶跟着则睡,周生梦见成生脱了衣服伏在他的胸上,感到压抑得喘不上气来。他惊讶地问成生为何这样,成生并不回答。这时他突然惊醒过来,叫着成生却不见应声,他赶快坐起来用目光搜寻成生,成生已杳然不知去向。他镇定了一阵子,才发觉自己睡在成生床上。于是很惊慌地自言自语说:“昨天并没有喝醉,怎么会颠倒到如此地步?”他喊来家人,家人端灯来照他,发现他变成成生的模样。周生本来多胡须,这时他用手一捊,却不过稀疏几根,他又照着镜子惊讶地说:“成生在这儿,而我自己到哪里去了呢?”他马上醒悟过来,明白这是成生施了幻术招他去隐居。他想进入里屋,弟弟见他不是兄长模样,阻止着不让进去,周生自知无法辩白,当即命令仆人备马去找成生。

几天后,周生来到劳山。由于马走得太快,仆人没有跟上,他停在树下休息,见道士往来频繁,其中有个道士用眼睛看他,他就趁机询问成生。道士笑着说:“听说过名字,好像在上清宫。”说完径直走开。周生目送着他,看见他在一箭之外的地方,又和另一个人说话,没说几句又走了。和道士说话的那人慢慢走近,周生认出他是当年的社学同学。这人见到周生惊愕地说:“几年不见了,大家以为你在名山学道,为何还留在尘世间?”周生将自己易形的事说了,对方惊讶地说:“我还刚见过他,以为他就是你呢?。走了没多长时间,也许不会走远。”周生很诧异,说:“怪了!为什么自己看自己的面目反而不认识了呢?”一会儿,仆人已到跟前,又急急追赶了一阵,还是没有踪影,只见眼前一片辽阔境界,他决定不了是进还是退,但明白自己已是无家可归,于是决定穷追下去。
上集完
阅读次数(275) | 回复数(0)
上一篇:春风
下一篇:中秋夜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