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6 篇
    回复总数:923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6175 人次
    总访问数:14231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第21章 危难之时,失了童真(长篇小说连载)[2018/10/19 10:55:37|by:笑梅]

     第21章危难之时,失了童真(长篇小说连载)



    弟弟小军得了病毒性脑膜炎住进了县医院,桂花和石头只得在医院日夜照顾病重的小军,家里就只剩下杏儿一个人独自在家料理一切……杏儿突然感到那已不是一个家,而是一个让人陷入万丈深渊的无底黑洞,她在那个黑洞里恐惧挣扎胆战心惊而又无可奈何……

    天亮了,杏儿就飞快地穿过长长的青石巷,跑到奶奶香草的住处,央求奶奶晚上来跟她作伴,可是奶奶蹒跚地挪着七寸金莲的小脚来了,虽然香草也每天焚香祷告,可她烧的只是平安香,根本压量不住杏儿身上的邪气,杏儿依旧怕的每天从噩梦中惊醒,然后浑身不住地哆嗦成一块儿……这时,二虎每晚来,来了就住在杏儿的闺房,当杏儿每天吓得浑身瑟瑟发抖时就问二虎:“二虎,你晚上独自在那屋睡觉,怕不怕?”二虎睁大眼睛不解地问:“怕啥?有啥可怕的?不怕,我感到很安静,睡的很好啊!”杏儿听见就寻思,有个男人作伴,男人阳气重,多少会镇压邪气,使自己不至于太害怕。杏儿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奶奶香草,结果香草听见就开始破口大骂:“杏儿,你个死妮子,你叫个年轻男人跟我们两个单身女人同睡一床,你丢不丢人?这传出去不知要生多少闲言碎语?唾沫星子也会把我给淹死,你不嫌害臊,我还嫌害臊哩!”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你让我臊的都不敢出门了……

    杏儿实在怕的没法,晚上就叫二虎过来作伴,说来也怪,二虎来了,杏儿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好多天没睡觉的杏儿一下子就进入梦乡了,醒来时,她突然发现二虎不知什么时候钻进她的被子里了,就拿眼睛疑惑地看着二虎,嘴里懵懵懂懂地问:“二虎,你咋来我被窝了?你来干嘛?你啥时候来的?”问的二虎满脸羞愧瞠目结舌……你,你,你真傻……当她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二虎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嘴里就问:“你怎么不睡?看着我干嘛?你一夜没睡吗?”二虎只瞅着她笑,说:“嗯,看着你睡就好!你睡觉的样子也很美!”杏儿听见,就羞涩地笑了笑……我会在不久以后,名正言顺地把你娶过门,我们做一辈子夫妻,我会好好待你的……也许是天意如此,也或许是兰香在家每天为儿子二虎的婚事焚香祷告的缘故,后来,当杏儿嫁到二虎家,一次婆婆兰香跟杏儿争吵,兰香失口说出:“你知道我们家为说你花了多少心血?我每天为你焚香祷告,一天都不曾间断…….

    至此,杏儿的幻听病没事了,可是,突然有一天,杏儿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白裤眉清目秀高大帅气的小伙子一下子进入她的身体内部,然后占据她的全身穴位,尤其下阴的几个穴位,杏儿感到那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在要着她的身体,无论站着坐着躺着,那个人都可以自由进入她的身体,来的时候,杏儿就感到一种无比温柔亲切衣服般亲肤的感觉呼一下子就来了,进入她身体内部感到很缠绵,那感觉真跟两个人做爱没啥区别,这时,杏儿时而感到沉醉过瘾痉挛的要死,时而又感到浑身困乏的要死,杏儿从此便时常有夫妻生活的快感,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就自己躺在床上想着杜伟的灿烂微笑和热辣辣的眼睛,嘴里喊着杜伟的名字手淫,当一股热乎乎的白色异物排除体外时,杏儿才会安静地倒头睡去……

    当杏儿明白过来这晚所发生的事时,她狠狠地瞪着二虎,心里有一万种恶念,希望这个男人快快被车撞死,希望这个男人跳到水里被水淹死,希望这个男人从此再也不要出现到她的生活当中,希望这个男人从地球上永远消失,希望……我恨你们,我好恨……”然后,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就突然站起来找来盆,死劲地没完没了地用凉水冲洗自己的下身,只洗的下身红的不能再洗,她才作罢……

    杏儿清醒时,又会回过头来琢磨,又会对杜伟心生恨意,恨时,恨得咬牙切齿,想时,又想的肝肠寸断,杜伟,那个在她心里默默呼唤千遍万遍的男人,在她生病时,他在那?在她最需要他时,他在那?哪怕一个信息,一个音信,可他连一点音信都没有,她的杜伟从她离校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淡出她的视线,就再也没有他的音信,她朝思暮想的杜伟,当喜鹊跃上枝头,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冲着杏儿“嗒,嗒,塔……而她又多么希望杜伟能带媒人过来提亲,然后,是婚礼,然后,跟他生一大群孩子,然后,在孩子们的簇拥下,他和她对望着爱恋着兴奋着慢慢老去,老的不能动时,杜伟在她耳边呢喃着说:“老婆,我好爱你,我一生只爱你一个女人,我爱你脸上的皱纹,爱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节,爱你那种特属于你的女人的味道……可当杏儿从恍惚迷离的梦境中清醒过来时,站在她眼前的仍然是二虎,杏儿看见就厌恶地扭转身子,这个难缠的恶魔怎么又是你?杏儿心里想,杜伟,我的杜伟,你在那?你在那啊?我等你等的好苦啊!

    可是杜伟依然一点音信都没有……她的泪哭干了,眼睛都快哭瞎了,只等的心力交瘁不堪回首,她唯有的一点点希望信心,在慢慢的等待中消失殆尽……

    桂花和石头也许根本不知道在杏儿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事!当春季来临,家里再一次为吃水问题而焦虑恐慌时,远在河南的二姨又一次寄来一张年轻男孩的照片叫去相亲,杏儿由于对二虎太过失望,又联想到一家人成天为水所困,于是,又一次和青儿踏上相亲的路上,当青儿看见杏儿,青儿感到几天不见的杏儿像换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往日的欢声笑语一下子没了,一夜之间杏儿就变得异常成熟稳重,杏儿的眼睛已失去了往日的清纯光彩,眼睛木纳地望着热情招呼她的姐姐青儿……杏儿觉得,如果她在家再这样待下去的话,说不定那天,她的疯病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还会再犯,就看着二虎有修理家电的技术,就盘算着跟二虎学点维修技术为以后做打算……

阅读次数(171) | 回复数(2)
上一篇:东临碣石有遗篇
下一篇:二十三章 山杏儿,出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