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7 篇
    回复总数:924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9647 人次
    总访问数:15045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第25章70岁公婆的家暴(长篇小说连载)[2019/2/5 20:38:10|by:笑梅]

      第25章70岁公婆的家暴(长篇小说连载)

年底的时候,婆婆兰香就突然得了脑血拴,紧治慢治,就一病不起了。躺在床上的兰香就无所事事,有空时,总回忆起以前的往事,然后,有事没事时,她就给杏儿讲她以前的故事。

却原来,兰香一生生过7个孩子,5个儿子,2个女儿,听到的人们就无不羡慕地说,“兰香真是天大的福气,五男二女,七子团圆!”而兰香心里知道,谁的苦谁受,她自己的罪别人谁都替不了,兰香活到59岁就害了15年的病。眼下,大姑娘桂枝嫁到邻村,已娶了4房儿媳妇,大儿子已搬到大村,三儿子考大学去了东北黑龙江,毕业后在那参加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安家落户。二儿子在石家庄干活。四儿子在外做生意。知道的人都说,山庄别看地方小,却光出大人物,听得兰香就笑的合不拢嘴,三个儿子都已单过,只剩下五儿子三豹正读高三和二女儿桂珍没有婚配。眼看子女双全儿孙满堂,可兰香却无福享受这天伦之论,偏在今年年底又得了脑血栓,这让兰香心里既失落又难过。

29年前,兰香刚30岁,还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媳妇,虽说皮肤黝黑,可那是黑里俏,大眼睛,小嘴巴,瓜子脸,一头乌黑的头发用一根梅花簪子挽成一个攒,高高的发髻陇在脑后,更显的人清爽利索,跟前是4个不大不小的孩子,在孩子中间,她是最耀眼伟大的那一个,她就每天开心地围着4个孩子和老公转。老公庆山长她8岁,庆山人轻快,又有编制农具的手艺,就近就靠山吃山,平时割了藤条放在家里,等攒够一定数量,经过晾晒,等藤条有韧劲了,庆山就在家里不分白天黑夜地编各种筐,篮子、挎篓、粪篓、檡筐、花篓、之类的农具,每逢集市,庆山就挑着这些各式农具穿越山路,步行几十里到集市上去卖,日子虽说辛苦,但每逢看见老婆孩子的笑脸,庆山身上的疲惫劲儿就去了一大半,这样家里虽不富裕,但小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那一年,兰香却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每天躺在床上要死要活的,一会儿没气了,一会儿又返过来,人一会儿清楚一会儿糊涂,疯疯癫癫的,一会儿神啊鬼啊,天上地下的,弄得一家人都神经兮兮的,就这样一直在床上躺着,一躺就是15年。而这期间,尽管兰香有病不懂男女之事,可老公庆山却正年轻力壮,人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在兰香病重时,庆山依然让她尽妻子义务,与她无限欢爱,这样,二虎、三豹和二丫头桂珍就相继出世了……当第五个儿子三豹生下来,5岁的二虎看着家里不大不小一大堆孩子,大早晨就把三豹放在篮子里准备㔞到地里去扔,是父亲庆山早晨干完活回家吃饭,查看,突然发现三豹不见了,这才问起此事,然后才把三豹从地里捡回来,三豹捡回来时已奄奄一息,全家急救,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才把三豹从鬼门关拉回来……后来,家里就多亏了大女儿桂枝,十六、七岁的桂枝虽然年幼,可看看母亲兰香已成这样,身为老大,就不得不操持一家人的生活。

在兰香害病第15个年头时,她们山庄突然就来了个割白草的白胡子老头,庆山一家虽住山庄却热情好客,见有人来山里干活,中午,就留他们在家吃饭休息,在一顿酒足饭饱之后,白胡子老头就问起躺在床上的兰香,一家人就把来龙去脉告诉了那人,那人就应承着说,回家给兰香看看。也许天意如此,在那人来了几次之后,兰香竟神奇地痊愈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看看这,摸摸那,人也不疯癫了,神志也清醒了,一家人就感恩戴德地望着白胡子老头,而后接了白胡子老头给她安得香炉,兰香就开始给人看病,她说她每天得出去赶香烟,如果隔一段时间不去,人又会生灾害病,而这一看就是几十年。

如今,兰香年近60岁,又得了脑血栓,再也不能和以前那样走出家门给神家干活了,尽管兰香病着,每天到家里找她的人还是一拨一拨的,她的家里依然每天香烟缭绕,只是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鼎盛了。

一天晚上,不知为啥,公公庆山和婆婆兰香就突然生起气来。

庆山就冲躺在床上的兰香破口大骂,“你他妈个逼里,我娶了你,这是倒了八辈子的瞎霉了,你一辈子除不能管我,我道是伺候了你一辈子,你他妈个逼,你……

兰香听见,特别是在刚娶回来的儿媳妇杏儿面前,她这婆婆就觉得太丢脸面,脸上就更搁不住了,嘴里回应道:“我再不好,娶我时,你都快把我家门槛踢烂了!”

庆山一听更是火上浇油:“你个死老婆子,你说啥?你再说一遍?”骂着骂着脸都扭曲了。

兰香抬眼看见,嘴里就小声嘟囔着道:“我是死老婆子,你是啥?死老头子?”

杏儿第一次听见婆婆和公公吵架,就过来劝,“爹、娘,你们俩都少说一句,都别发那么大火气了。”

婆婆兰香和公公庆山见儿媳妇杏儿这样说,就暂时没言语。

然后,杏儿看天色不早,小山庄又没电,就回到前院自己屋关上门,上了门栓就睡了。可是当她在睡意朦胧时,公婆屋又传来剧烈的争吵声,接着就听见一阵“哐当哐当”开门摔门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就由远及近地传过来,继而就听见自己的房门被“啪啪”乱拍的声音,杏儿就披衣下床开门。

杏儿开开门,就看见婆婆兰香脸色黑暗,浑身哆嗦地站在门外说:“杏儿,我在那屋没法待了,我来你屋睡!”

杏儿看见,眼里就满是惊讶,她不知道病重的婆婆兰香拖着半块病体怎样一瘸一拐地在漆黑的夜里来到前院来到她的门口。

杏儿愣了一下,就赶紧闪身到一边,然后去搀扶兰香,嘴里说:“娘,你跟爹,这是咋得了?”

兰香只说:“我在那屋没法待,我过来睡!”

杏儿就赶紧给婆婆另铺了一床被褥,扶婆婆上床脱衣钻进被窝。

杏儿以为,婆婆兰香过来了,这下没事了,可以安安心心地睡了。

谁知,没过一会儿,又听见公公那屋传来“叮叮当当”的杂乱声,接着就从窗户传来公公庆山不依不饶的破口大骂声:“赵兰香,我操你娘!你个王八羔子,躲到那屋,你就听不见了,你个王八蛋,你躲那屋,我就不骂你了?”

杏儿听见这骂声就感觉很蹊跷,她以为不在一个院里住,她会听不见,没想到这骂声就那么清晰地穿过前院穿过窗棂,就那么清晰地传入杏儿的耳朵里,杏儿就抬眼认真观察房子的结构,却原来这院子跟老院是排房,窗户正好挨着,八成公公庆山盛怒之下搬个板凳坐在窗户底下冲着窗户破口大骂的。杏儿想到这里,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公公的连鬓胡子和一双凸出眼眶的双眼,他突然又想起前一段日子公公不冷不热跟她说的那句话,杏儿心里就止不住打个寒战,她这才发现公公庆山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而兰香听见老公庆山这样肆无忌惮地骂她,兰香就不顾病体咧着身子使劲儿抬起头咬着牙,冲着窗户大声回骂:“你才是狗娘养得!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你啦?”兰香边骂,浑身却跟筛糠一般哆嗦成一块儿,嘴里的牙齿也在吱吱地乱响。

杏儿看见心里就开始心疼起婆婆,回头就问:“娘,你咋抖成这样?怎么,你冷吗?”

兰香见状,就裂开大嘴带着哭腔说道:“杏儿,你是不知道,我一辈子怕他,人家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我是受了他一辈子气的!”

杏儿听见,心里就对公公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恨意,心里既怕公公又恨公公。一家人看庆山生这么大的气,都不敢吱声,任由他发泄,可庆山却越骂越来气,竟一下子骂到夜里三点钟,杏儿以为这样就算过去了。

可是让杏儿意想不到的是,公公庆山每晚一到一家人快睡时,就开始搬个小板床坐在上面冲着窗户破口大骂,这样直骂了三天三夜,骂的兰香只能忍气吞声地搬回他房里,才止住骂。

婆婆兰香看着杏儿知书达理贤惠温顺,还经常替她说话,心里就一百个感激,没事时,依然跟杏儿念叨以前的事。

有一天,当婆婆兰香咧着嘴,再次向杏儿聊起她害病不误生孩子的事,杏儿心想,婆婆这是在向她炫耀还是在自嘲呢?

杏儿突然就来了兴致,睁大眼睛问:“娘,你真能生,咋生那么多孩子?几乎跟……”底下的话,杏儿憋了一眼婆婆没说出口,她心里话是你咋跟猪一样咋那么能生呢?七个孩子,这还不算夭折的两个孩子。

婆婆兰香虽然有病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她知道杏儿底下想说啥,就抬眼瞅了杏儿一阵儿,说:“你不知道,那时候不能上环,没有做节育手术,男人不能碰女人,男人一碰女人,女人就会有孩子,可这两口子那有老公不碰老婆的?我就怕你爹找我,每次找我,我就躲在墙角拼命挣扎,可女人那是男人的对手?他想要你了,你能躲得过?这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不像现在,不想多要孩子,女人上个环,做了绝育手术,两个人在一起,想咋快活就咋快活!”说完,兰香自己先“嘿嘿”地坏笑起来!

杏儿这才明白,婆婆兰香作为一个成熟女人,却是这样走过她的大半辈子的,她根本不敢真正享受男女之间的欢爱,她们那个年代的人在两性上也许是最苦的。这样想着想着,杏儿更加心疼起母亲桂花和婆婆奶奶姥姥那代人了。

有几天,杏儿去了商店帮忙。回来后,婆婆兰香突然向她哭诉了一件事情。

兰香说,那天,婆婆兰香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用一只手给老公庆山烧火,没想到,烧着烧着,公公庆山和兰香又生气起来,庆山就在厨房一把揪住兰香的满头白发开始没命地打,然后,一脚把兰香踹在一边。可怜兰香拐着一条腿在那哆嗦成一块儿,嘴里不敢再多说一句话。杏儿听说这件事后,更是对公公庆山的家暴感到令人发指。

当杏儿跟小姑子桂珍没事闲聊起婆婆和公公时,桂珍说:“你别看老娘娘有病,可她的嘴不饶人!老头的脾气又暴躁,两个人一来二去就开始了!”

在桂珍嘴里直接把亲生母亲兰香说成老娘娘,把亲生父亲庆山说成老头,这让杏儿感到好奇,而她从来不会这样说自己的父母,就连婆婆公公,她也不这样叫,她感到那样大逆不道。

杏儿虽然心里这样想,却并不做声,嘴里说:“嗯,是!咱娘那张嘴,有病也不饶人!”

后来,又一次生起气来,那时,兰香的脑血栓复发,病情越来越严重,根本无法下地,庆山生起气来,居然拿起拐棍朝正在床上躺着不能动的兰香狠狠地打下去。

嘴里依然破口大骂:“我打死你个老东西,看你还敢不敢跟我闹?”

兰香却在床上仍旧倔强地使劲儿抬起头回击道:“你打死我算了,省的我活受罪!”

杏儿看见,越发对庆山恨恶起来,就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拐棍随手扔向屋外,嘴里冲庆山怒吼:“我娘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打她,你还有没有人性?”

庆山就瞅一眼正在愤怒中的杏儿不在言语。

杏儿,然后就坐在婆婆身边,安慰婆婆说:“娘,你别生气了,我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没事了!”

杏儿嘴上这样说,可心里却像有几千只蚂蚁在爬,让她感到忧虑和困惑的是,这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二虎,又能是啥样子的?又会是啥样子的?杏儿就止不住地想,中国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就这样根深蹄固地扎在人们心里,而这些可怜的女人们只能默默承受,再承受,等承受不了的时候,女人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阅读次数(553) | 回复数(0)
上一篇:二十三章 山杏儿,出嫁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