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程明跃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534896883
  • Email:cmy76618092@163.com
  • 个人签名: 武陵山地处渝鄂湘黔四省市交界地区,秀山又处在武陵山腹地,渝怀铁路和渝湘高速公路横穿全县,矿产资源和森林资源丰富,金银花和秀山土鸡远近闻名http://www.bokequn.cn/boke_click.aspx?id=55879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70 篇
    回复总数:298 条
    留言总数:4 条
    日志阅读:109501 人次
    总访问数:16921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cmy76618092发表的博文
村长来劝架[2017/8/28 17:33:28|by:cmy76618092]
村长顺发劝架



麻柳镇是渝湘黔边区的交易最活跃的大镇,逢场天来自湖南、贵州、重庆市附近县的客商们的车辆,把镇政府院子塞得严严实实,八家寨的人们赶场,除了到麻柳镇之外,还有一个乡场——巴茅场,撤区并乡以前,是叫巴茅乡,隶属于麻柳区,八家寨以前就属巴茅乡管辖,后来与原麻柳乡的柏杨坪、绿豆坪几个寨子合并成一个大村,改名为冷水村。



滕怀才在尹三子等人的带动下,赌瘾越来越大,他不但经常坐小客车跑到麻柳镇茶馆里去打牌,有时还坐尹三子的摩托车一起进城,而且迷上炸金花、推牌球等年轻人才喜欢的玩法,由于钱输得多,他手中的钱是明显地不够支付了,欠别人的赌债拖得越久,问账的人问起来也越勤,滕怀才又是个爱讲面子的人,只要人家来找他,手里面有多少就还多少,别人只要多多少少得了点钱,也不好再问了,他欠账的这些债主中,数尹三子的金额最多,滕怀子心想,反正自己的钱不多,也不足以还清他的欠账,与其欠大家伙的钱,还不如欠尹三子他一个人的,所以一旦有了钱,就根本没把尹三子列入还账的计划,总是先还那些小额度的欠款,这尹三子呢,也假装不晓得,他心里却有着他的算盘。



有一次,滕怀才又欠了尹三子一笔账,尹三子这一次却不依不饶了,他拉住滕怀才说,怀才叔,你简直没把我尹三子当个人,你有钱了尽去还别人的账,也不给我一点点,欠他们的账是钱,欠我的账不是钱吗?你每次还别人钱的时候,你以为我不晓得?你们家麦泡出事后,老板不是赔得有一笔钱给你家吗?你家存起来吃利息是不是?

滕怀才听了,很生气,他说,我家是有一笔钱,那时把麦泡的后事办了之后,翠艳拿了点钱还麦泡他娘医病时欠下的老账,余下的钱是当着书记、村长和团邻老少们分配的,我分得的那两万块,这两三年吃酒、打牌和生活花销,早就用光了。

尹三子听了,没有吱声,但他眼珠子滴溜滴溜直转,他又说,你媳妇翠艳和他娃娃是不是分去了一大半?你不晓得向她借点?她可是出了名的孝顺媳妇啦。



滕怀才苦笑着说,翠艳是很孝顺我,但我欠你的是赌债,不是其它的账,你叫我咋个也不好意思开口借嘛,再说那钱是帮我孙孙存起的,将来他还要读书考大学……

啧啧啧,尹三子做着怪脸说,你就对你那三媳妇那么放心,你要晓得啊,她才好多岁呀,这年头,人心隔肚皮,木心隔树皮,搞不定那天守不住了,找个男人嫁了,那钱还不是落入别人的腰包头去了,你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滕怀才说,我相信我家翠艳,她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我家翠艳很听话,我想她即使要嫁人,也不会不管我们一老一少的吧。

尹三子见滕怀才这样说,又一次警告他,才叔,杀人偿命,欠债不钱,这是自古以来的天条,反正我不管这么多,半年之内你必须给我把所有的欠款还清,你每笔账是写得有借据的,想赖是赖不掉的,到时不还的话,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滕怀才只好连赔小心,向尹三子保证,一定想办法借到钱。

尹三子说,希望才叔一定说话算话,那我先走了。说完骑上那辆红色摩托一溜烟飞驰而去。

又到赶场的日子了。

好久没赶场了,滕怀才想,在家耍起,一天都看那个电视,没得瘾,加上好长时间没摸到牌了,滕怀才觉得,心里那种滋味像大烟鬼一样,像猫抓一般难爱。昨天尹三子还给他打个电话,问有不有钱还他,哎,他几次向翠艳开口提借钱的事,翠艳一听到钱的事,态度也不如以前了,她明白,过去麦泡在世时,还有麦泡在外面挣钱养家,麦泡现在不在了,娃儿还有好多的事情都需要钱呢,所以她宁肯找一点用一点,空了还到附近的矿上打工,节俭着过着日子,也不愿去动银行里那笔钱,银行的钱一旦开始动了,要不了几个月就会消失得差不多。所以滕怀才一说完,她婉言拒绝了。滕怀才一连试了几次借钱,结果都一样。

今天他到柳溪场赶场,在街上碰到一个以前一起做过生意的朋友,两人喝了一点儿白酒,回来后就借酒发疯,开始边哭边骂,数落自已心中的怨气,说自己命苦,大儿子打了嫩尖,二儿子是个不孝之子,最孝顺的三儿子却偏偏比自已走得早,说别人养个儿子可以防老,自己养的儿子却给自己添赌,折寿元。

由于二儿子家住得比较远,二媳妇根本听不到,同在一院子住的三媳妇翠艳从滕怀才的骂声中听出了弦外之音,开始她忍受着不搭腔,后来滕怀才说了一个钟头,开始提名提姓地骂了,翠艳才接了嘴:爹,你摸起胸口的良心讲,麦泡在世时有哪一点对你不好,有哪点不孝顺,你骂他不如你养的一只狗,你骂人太伤人心了,如果你儿子地下有知,难道能心安吗?呜呜呜……

翠艳说着说着也哭了。她又说,爹你一定要讲清楚,不然我无法给麦泡一个交待,你一天打牌喝酒,把给你的那些钱都输光了,还来打我孤儿寡母的主意,你是老辈吗?

翠艳越数落越伤心,大哭起来。翠艳和滕怀才的吵骂声很快惊动了上寨上寨坎上坎下的团邻老少们,有几个围到他们院门口看究竟,有的来看热闹,还有极个别的偷偷幸灾乐祸。

顺发进到院子里的时候,只见翠艳满脸泪痕,站在厨房门口,左手握着一个农药瓶,气乎乎地望着她公公爹,好几个妇女把她握着开了瓶的手拉着,,滕怀才呢,一屁股坐地院坝那棵核桃树下,脚边有一条红苕篼系(棕绳),也有两个老年人把他按倒,不让他把棕绳抛到核桃树上去。

顺发走到翠艳跟前,说,咋个回事,又吵起来了,翠艳说,顺发哥你去问问他,我们家麦泡活着的时候,对他咋样,是不是拿的钱多?他骂麦泡不如他养的一条狗,他不是在骂麦泡!他是在骂我!呜呜,翠艳又忍不住哭起来。

顺发又走到滕怀才跟前,问,才叔,你是个长辈,咋了?你怎么不替翠艳想想,她容易吗?滕怀才不吭声,掏出烟包,自顾自吸起来。

翠艳说,顺发哥,你来了,你要给我做主啊,大家伙都来评评理,我们家以前对他咋样?现在麦泡不在了,我一个弱女子,还要受他的瘴气,我就这么下贱吗?我不如死了,好和麦泡到阴间会合过我们的日子……黑娃大娘说,背时翠艳,你咋个这么想呢?你的童童才这么一点大,你还年轻呀,有合适的找一个不就行了。

顺发听了他们的对话,知道今晚一定是滕怀才惹的事,他埋怨地说,怀才叔,我都说你好多次了,人老了爱做就做点事,不爱做,看看电视嘛,就是打点小牌,输赢不过三五块,也没得人讲你,可你呢,还像年轻人那样去豪赌,你家就是有座金山银山也会被你花光的。

滕怀才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顺发见他嘴巴在动,没讲出声来,又说,有啥事情你就说,不要一天装疯,你看你像个长辈吗?还要上吊,你们放开,让他上吊试一盘,他敢吗?尽做些黑白头。

滕怀才猛吸一口烟,才轻轻说,其实我不是骂麦泡,我是骂毛狗,他狗日两打两年了,不回来看老子,钱也不给我用了,他心里还有不有我这个爹呀。

顺发拍拍腾怀才的肩膀,轻声说,你也别骂他了,他不是每个月都给你零花钱了吗?你二媳妇就在外边,要是她听到了,保不住又要和你吵了,算了吧,今后你养老送终还不是要靠毛狗吗?

滕怀才说,我看谁也指望不上了,等他们来给我养老送终,还不如直接把我拉到后山坡,让野狗来吃了算了。

顺发又劝着说,老了就要像老辈的样子,翠艳现在的日子也艰难,她不是不借钱给你,是怕你输光了,今后娃儿长大了读书要的是钱用,你要为她想一想,村里人没有人不夸她的,这两年你有气不爽快,翠艳心里的苦你应该体会得到呀。

顺发的这番话让滕怀才没了话说,顺发又趁机说,好了,今天先不别说了,等翠艳气消了,给她道个歉,这个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他转过身来,对着围着的人群喊道,好了好了,没事了,大家还是散了吧,都回家吧,没吃饭的赶快去吃饭,吃了饭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人们慢慢散去。顺发又对滕怀才和翠艳说,你们也不要再说了,都去吃饭吧,我回去了。翠艳说,顺发哥,你就在我家将就吃点吧,饭做好了,没得啥好菜。顺发摆摆手,我家的饭都还在桌子摆起的,我回家吃,就这样,都不要说了。

标签:cmy76618092     阅读次数(416) | 回复数(1)
上一篇:翁媳吵架了
下一篇:找销售、寻合作,欢迎来电来人洽谈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