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宪贵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cz3421@163.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 篇
    回复总数:7 条
    留言总数:0 条
    日志阅读:933 人次
    总访问数:3791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woaicangzhou发表的博文
生日忆生母[2019/4/10 8:08:27|by:woaicangzhou]

生日忆生母

明天是儿的生日了,儿子只想知道,天堂里的母亲过的好吗?

—— 刘宪贵

1

天天忙的晕头转向,连几月几日都忘了。清明节放假,才意识到“日子”的存在,赶紧翻开日历,心里陡然一震,明天是我的生日。



看到这个日子,眼泪顿时簌簌地流下来。掐指算来,母亲走了已整整七十七天了,我还未从母亲去世的极度痛苦中走出来。从今以后,我每年的生日再也没有母亲的陪伴了。



想起母亲,她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从我记事起还年轻的她,到一天天渐渐老去的她,乃至最后半植物人状态的她,都像是在昨天。



母亲是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人。她的勤劳、努力、节俭,对我的慈爱、严厉、宽容,都深深影响了我。

2

我是母亲四个子女中的“老疙瘩”,母亲对我格外疼爱。



记得小时候刚记事,有一年夏天傍晚,天已渐渐黑下来,正是吃晚饭时候,父亲和两个姐姐都不在家,家里只有我和母亲。



母亲做好饭,把小饭桌放在老屋门前用青砖和红砖砌的小凉台上,把饭盛好,放在饭桌上。忘了什么缘故,我闹情绪不吃饭,站在东屋窗台上,窗扇已打开,我扒着墙,一只脚站在窗外的窗台上,另一只脚站窗里的窗台上,就是不下来吃饭,嘴里还不停地嚷着,以引起母亲重视。



母亲不停地劝我哄我吃饭,我就是不吃,不断地与母亲作“斗争”,最后终于达成了“和解”,以我的“胜利”而告终,母亲从台阶上走下凉台,走到东屋窗台外,过来把我从窗台上抱下来。



此事给我印象极为深刻,一向非常严厉的母亲竟能够对我如此宽容。

3

上小学初中时,我特别爱看“闲书”。



记得上小学五年级时,我看大部头的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被里面故事情节不断吸引着,爱不释手,抽空就读,甚至与小伙伴们一起玩时,我也手捧这本书,见缝插针看,仅用四五天时间就读完了。



母亲没有文化,基本不识字,她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也知道看“闲书”会耽误学习,所以就阻止我看“闲书”。见我看“闲书”不是批评我,就是没收了,甚至撕掉烧掉。所以那时看“闲书”不敢让母亲知道。



看《岳飞传》时,把书藏在自己被子里,等母亲不在家时再拿出来偷着看。但偷着看的时间太短,大多读不完就还人家了。我知道母亲的良苦用心,她是为了让儿子把学校功课学好。



我当了教育工作者后才明白,做好功课和与看“闲书”并不矛盾,只要妥善处理好时间安排就可以了,而且看“闲书”能拓展知识面,对做功课有帮助。但我依然要感谢我母亲,她以她朴素的认识和对儿子的无限期盼,让我能够一心一意地学好课本知识,才让我后来考上了师范,吃上了“国家饭”。

4

母亲打小没了父母,吃了许多苦,受了很多累。



她没上过学,也没有文化,但她善于总结一些事理,并把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给她的儿女讲。



我考上师范,将去离家近百里外的泊头上学,头走时的一天晚上,母亲坐在屋门前的凉台上,我坐在凉台下。看得出母亲对要去外地念书的我不放心,百般叮咛,反复对我说,去上学要与同学们处理好关系,不要闹矛盾,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



现在回忆起来,母亲的话仍记忆犹新。虽然母亲说的话都是极平凡的话,但母亲当时用这些朴素的语言,给予了儿子一辈子受用不尽的道理,我感谢我的母亲。

5

母亲一辈子极勤劳,每天见她忙忙碌碌,从未得闲。



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做饭,吃完饭就下地干活,放下笤帚就是簸萁。我上师范以前,家里里里外外的活全落在母亲身上,包括全家那十几亩地的活儿。



母亲就是这样坚强,无怨无悔。



想想那时的母亲,我不觉心头一紧,真心疼我的母亲。

6

看着母亲一天天老了,也因遗传性小脑萎缩逐渐痴呆了,开始丢三落四,后来记不起常念叨的人和事,最后连自己的小儿子都不认识了。



2013年父亲因肺癌去世后,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们精心照料母亲的起居,尽力让母亲生活好,虽也经历一些波折风雨,但母亲的晚年是干净的、幸福的、快乐的。



我们尽力表达自己的孝心,以感谢母亲对我们的养育之恩。尽管到最后母亲生活不能自理了,我们也全力以赴让母亲过好每一天。



不能吃了,就用勺子一口一口喂,想方设法改变她的饭谱,不让她受罪;不能脱衣穿衣,就帮她,就像伺候婴儿般给她用纸尿裤、纸尿垫,把她抱入被窝中;不能走了,架着她、抱着她走,为让她不致瘫痪,最后给她坐轮椅,抱到助行器上行走。



我心里清楚,母亲时日不长了,希望她能在家度过2019年春节。但腊月十三,二姐一个电话告知母亲病危,我的心沉入了谷底。



等我赶到二姐家,母亲已经奄奄一息,在与二姐简短商议后,我急忙抱上母亲,放到我的车上,然后开车向老家奔,半路上母亲已没了气息,只剩很微弱脉搏。



当把母亲放在老家炕上,把母亲擦洗干净好身体后,我长跪不起,嚎啕大哭。



我的亲娘永远离开我了,儿子撕心裂肺,肝胆俱碎……



明天是儿的生日了,儿子只想知道,天堂里的母亲过的好吗?



儿子又想您了。

阅读次数(715) | 回复数(4)
上一篇:河间府刘宪贵来也
下一篇:书法作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