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郝瑞彩
  • 性别:女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yanghuhrc@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499 篇
    回复总数:2461 条
    留言总数:23 条
    日志阅读:123287 人次
    总访问数:19893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aoruicaiyh发表的博文
岁月深处花生香[2018/1/14 18:07:29|by:haoruicaiyh]





我的童年时期是物质贫乏的年代,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村,还不能达到温饱,生产队里的田野里,种的都是能饱肚子的小麦玉米,还有些高粱。尽管这样,个生产队还是紧出三五亩地种些花生,点缀着寡淡的农家生活。



对花生最早的记忆,是在奶奶家的土炕上,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奶奶家炒花生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也可能是对当时奇缺美味的花生的一种珍重吧!家里要晚上炒花生,自然不会告诉我这个不懂事的孩子,

在寒冷的冬夜,我一向是早早睡觉了,从没见过奶奶他们炒花生,往往是早上醒来,枕头边放着一大把炒熟的花生,于是香香美美的吃起来,当时我的肚子里天天装的都是粗茶淡饭,那花生强烈的香味深深地刺激了我的味蕾,那种香味似乎能穿透岁月,一直香到了今天。

    那时候队里虽然种几亩花生,却并不分给社员,只是在收花生时让大家随便吃,于是收花生的地里的劳力特别多,特别杂,老人孩子妇女,
能出门的都到了,壮劳力用铁叉在前面刨着,老人和妇女在后面捡拾,孩子们吃的多干得少,白白的嫩花生浆挂满嘴角。几亩地的花生田里也算是人声鼎沸,往往一上午也忙乎好了。下午,也是社员们重点关注的时刻:收获过的花生地里,还有很多遗留着,队长会计按人口划分各家地块,第二天早上,收获过的花生地里又热闹了,带着筐头篮子,拿着特制的铁耙,各种替代工具的社员们都在自家分的地里刨拾遗落的花生,这是每家当年花生的主要来源。人口多的,运气好的,差不多要装粮食的口袋来盛,捡得的少的不甘心,也会把人家翻捡过的地块再翻捡几次,收获总会有的。摘不净的棉花,拾不完的的豆。这是老年间会过日子爱拾秋的庄稼人的老话。花生收回家里。先是在房顶晒好,在妥善保存。在漫长的冬季,偶尔拿出一把哄孩子。过年的时候,会大大的炒上一锅,孩子们的兜里装着过年的糖块,在吃一把香香的花生,那美味是什么都不换的。也有的人家要娶媳妇嫁闺女,更是要留着招待客人。记得我舅舅娶媳妇那年,舅舅家那的生产队没种花生,娘就把我们家的花生好好留着给舅舅娶媳妇用。

    当时生产队也还是有些人情味的。在计划经济的时候,花生也是油料产品,不允许私分,队里还是会偷偷的分一些,往往是半夜,有人 敲门告诉在谁家分花生,我跟着母亲去过一次,在一户人家的床上,用吃饭用的大碗每碗一堆,几口人就几堆,偷偷的去,不言声的回,白天也不许议论,怕有人告状,队里的干部要挨批。还有就是每年春剥花生种的时候,差不多每家的家庭主妇都会去,把饱满的剥好留作种子,剩下的让管事的组长看过就可以带回家了!

   有一次,应该是八一年或者是八二年,我已经在队里参加劳动了,大秋的时候,我们队提前完成了任务,队里临时决定,奖励参加收秋种麦的社员们吃一次花生。由于是临时决定的,炒花生是来不及了,于是吃了一次烧花生。花生还在秧子上,晒在队部的房子上。有人从房上扔下来,就在队部的院子里,三一群俩一伙的开始了烧花生,大家吃的那个香吃的那个痛快,一开始都闷头吃不说话,等吃的差不多了抬头看,都笑了:都黑乎乎的成了包公脸儿!那满院的笑声把过大秋的疲倦一下子扫光了。

   当年的故事已随岁月而去,现在,花生早成了家常物品,炒花生煮花生油炸花生随意吃,也还是那么香,但回想起过去,忘记了物质贫乏的恓惶,只剩下了回味的幸福!







阅读次数(406) | 回复数(7)
上一篇:父亲的菜窖
下一篇:童年有块小石板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