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 姓名:祃开仲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740 篇
    回复总数:812 条
    留言总数:5 条
    日志阅读:139382 人次
    总访问数:21390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8008038800发表的博文
捉鬼记[2017/4/13 21:30:28|by:8008038800]


漆黑的夜,笼罩着那座神秘的仓库,偶尔的几声狗叫忽然打破短时的沉寂之后,四周即刻又恢复了平静。仓库门口挂着的那盏马灯,努力挣扎着黄豆粒大的光亮在秋风中摇曳,显得孤独而又清冷。库房内东西两头各有一个用黄草铺垫的地铺,大壮和根旺叔是仓库的看管员,就睡在这上面,此时二人鼾声此起彼伏,早已进去了梦乡。

就在仓库的院墙外边,两个幽灵似的黑影蜷缩在墙根底下,如果不是时而闪出的烟头的星火,很难发现他们。连续几个黑夜,两个身影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这里,不言不语,即使冻得瑟瑟发抖,也只是把头往棉大衣里藏了又藏,一直坚持到后半夜才离开。每天早上,大壮和根旺叔一起把库门锁好,各自把钥匙系在腰带上,然后回家吃饭。经常会碰到生产队会计或者仓库保管员有意无意地在仓库不远处溜达,彼此打个招呼,一笑而过。偶尔,根旺叔还会和他们开几句玩笑,自然而亲切,一切都是那么平平淡淡,然而在会计和保管员看来,事情却越发觉得蹊跷了。

今年秋粮大丰收,生产队保质保量上缴了公粮,分到社员手里的口粮也比往年多了不少,生产队总算有了足够的结余,以前的小仓库存不下这么多粮食,必须再有一间大仓库才行。生产队最后选中了一处废弃多年的老宅,经过简单的修缮,做仓库绰绰有余。但就当时的形式,仓库防火防盗防破坏还是很严肃的问题,必须有专人看管。挑选看守仓库的看管员却让队长犯了难,虽然看管员是个清闲的美差,晚上睡着觉就能挣工分,但谁也不愿做,只因为这是一座闹过鬼的凶宅。‘四清’运动期间,这座老宅的主人不堪当权派头目的残忍折磨,含冤上吊自杀了,老宅就这样一直闲置下来,后来有人听到老宅在深夜经常有哭声,还有人看到鬼影出现过。当时村里人口口相传,对老宅闹鬼的事都深信不疑。人们因此避而不及,生怕冤魂不散找上自己的麻烦沾上晦气。最后,队长还是选中了根旺叔和大壮,他俩胆子特别大,不信邪不怕鬼,虽说根旺叔年纪大了点,但是有年轻力壮的大壮做搭档,估计不会出什么问题。为了预防仓库被盗,生产队给仓库门安了两把大锁,钥匙分别由生产队会计、保管员和仓库看管员大壮、根旺叔保管,也就是说,想打开仓库门,必须两个人同时在场才行。

人们知道了大壮和根旺叔看仓库,都替他们担心,万一鬼魂再出现,他们能应付得了吗?!

担心归担心,大壮和根旺叔却不以为然,他们不相信世上会有鬼,根本也不在乎半夜闹鬼的事,每天吃了晚饭准时到仓库值守。就在他们值班的第四天,半夜里根旺叔睡得正香,被凄厉的尖叫声惊醒:有鬼啊———,抓鬼啊———。根旺叔一个激灵坐起来,慌乱中摸索了好半天才把手边的马灯拨亮,只见大壮正跪在地上一手抓住自己的脚脖子另一只手拿着一块脏兮兮的布闭着眼睛声嘶力竭地叫喊呢!根旺叔看到大壮这个架势,又生气又好笑,一把把大壮推坐在地上。大壮冷静了一会儿,一脸惊恐地埋怨根旺叔说,我真的看到鬼了,刚想抓住就让你给冲了。第二天早上,根旺叔就像讲笑话一样和大家说起大壮晚上睡觉撒呓挣的事,大壮却一本正经地和根旺叔辩驳,并把昨晚看到一只饿死鬼向他要吃的、他追赶鬼以及抓鬼的过程描述得活灵活现,大家将信将疑,但对这座老宅改成的仓库更感到神秘和恐惧了。

这一天,会计和保管员到仓库检查,发现有几个粮仓好像被动过。为了慎重起见,两个人又重新在每个粮仓上做好了更清晰的记号,过了几天确实又有两个粮仓有动过的痕迹。会计和保管员心头一紧,有人偷仓库!两个人仔细检查了库门和门锁,丝毫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莫非是监守自盗?他们不敢再往下想,因为大壮和根旺叔是队长亲自选中的,根旺叔一辈子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是有良好口碑的,况且还是队长的本家族的叔,大壮也是村里公认的老实人,没有做过偷鸡摸狗的丑事,而且他们在队长面前曾经立下过保证,所以没有十成的把握不能胡乱怀疑。会计和保管员一合计,还是先监视一段时间再说,一旦抓住现行,有了确凿的证据,就可以到队长那里邀功了。于是,会计和保管员晚上在仓库的院墙外蹲守,早晨眼睁睁盯着大壮和根旺叔离开仓库,十几天下来,没有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可粮仓里的粮食却依旧时不时见少,这让会计和保管员可犯了愁,联想起前段时间仓库发生的闹鬼事件,总不会真的是鬼魂现身了吧!想到这里,俩人吓得汗毛孔都竖了起来,再也不敢半夜去仓库外蹲守了。职责所在,必须赶紧报告给队长,如果知情不报,一旦队长怪罪下来,吃不了要兜着走,闹不好还会丢了会计、保管员的官职。

队长找来大壮和根旺叔了解情况,两个人都发誓没有拿过仓库里的一粒粮食,也没发现有人进仓库偷过粮食,大壮和根旺叔都为此忿忿不平,一来是为自己的失职感到自责,也不愿因为仓库失窃背黑锅,他们请求队长尽快清查这件事,还自己一个清白。大壮若有所思地说,总不会是那天晚上的饿死鬼偷了粮食吧!大家不置可否。最后会计和保管提议请法师来驱鬼,队长一时也想不出万全之策,只得答应下来。

法师煞有介事地围着仓库转了一圈,口中念念叨叨,又在库房里撒朱砂,投古钱,在每个粮仓上贴了符咒,然后在院子中央支起香案,燃起香烛,焚香跪拜,点燃三张法咒,挥起桃木剑作法。施法完毕,法师断言鬼魂已被太上老君收服,以后再也不会下界来作孽了。会计和保管员听了,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然而好景不长,会计和保管员没高兴几天,他俩兴冲冲又去仓库检查时,当时就惊呆了。库房里的粮仓又有了动过的痕迹,会计和保管员实在无计可施,又跑去找队长汇报。队长早已料定,仓库失窃,不只是闹鬼那么简单,这其中必有隐情。借着去公社开会的机会,队长独自找到派出所,请教所长。他向所长详细讲述了仓库一个多月时间发生的桩桩怪事,又谈了谈自己的看法,让所长参谋一下,有没有高招解开仓库闹鬼失窃的谜团。所长认真分析了队长汇报的情况后,写了几句话递给队长说,按我说的去做,不出十天,真相大白。

队长回到家,瞅着所长写的几句话,反复琢磨所长的独到见解,结合会计和保管员反映的一些细节以及大壮和根旺叔的言行举动,队长心中的迷雾一层层地被拨开,嫌疑范围越缩越小,最后就落在了一个人身上。

突然有一天早晨,大壮看仓库回家不大一会儿功夫,队长领着会计、保管员、根旺叔还有几个民兵跟着来到他家,大壮慌慌张张从偏房的柴草棚跑出来,很不自然地让队长去北屋里坐,队长径直走进柴草棚一看,角落里一口大缸还没来得及用柴草盖严,几个民兵上前扒开柴草,从大缸里拎出几个装着粮食的布口袋,队长严厉地问:这些粮食是哪来的?大壮心虚地回答,都是队里分的。会计上前逐一看了看里面的粮食,又掂了掂这几个口袋,不温不火地质问大壮:实物账上你家该分五斤二两芝麻,这四五十斤芝麻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些绿豆,红小豆,谷子,都是你家该分的吗?事到临头你还想抵赖!大壮不敢再狡辩,如实交代了偷窃仓库的过程:大壮从第一天去仓库值守开始,看到这么多粮食在眼前就起了贪念,心里盘算怎么能把粮食弄到手,他知道根旺叔的秉性,一起干是商量不成的,反而会被根旺叔检举揭发出来,只有暗地里背着根旺叔才行。头一次下手心里也很害怕,万一被抓住,批斗游街事小,丢人现眼事大,生产队还会掐了全家的口粮,但是大壮最后还是没抵得住诱惑。由于对库房还不太熟悉,大壮黑灯瞎火地摸索着找粮仓,忽然就摸到了冰凉的人腿,因为以前常听说老宅闹鬼的事,加之做贼心虚,吓得大壮鬼哭狼嚎,惊醒了根旺叔才知道虚惊一场,是根旺叔睡着了蹬了被子,腿在外边晾凉让大壮摸到了,第一次没偷成还吓了个半死,为了掩盖自己的行径,不让根旺叔和大伙起疑心,大壮就故意编造了半夜抓鬼的谎言。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教训,大壮就更加小心翼翼,虽然有时根旺叔半夜听到有动静会问一声,大壮就说撒泡尿,根旺叔不再多问就又睡了。大壮手里拿着的那块脏兮兮的布其实是他的枕套,每次装满后系好口,早晨起来就和根旺叔说被子太潮了,要拿回家晒晒,晚上拿回的被子还是那床被子,枕头就成了空枕套。根旺叔只是觉得大壮总爱晒被子并没多想过。虽然会计和保管员也看到过大壮早晨把被子搭在身上扛着枕头回家,但看到脏呼呼、油腻腻的枕头,一股汗臭味晕的人直恶心,就远远躲开了,大壮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在人们眼皮子底下一次次得逞,谁也没有怀疑过他会用枕头偷粮食。虽然闹鬼捉鬼的事人们都在传,但是仓库失窃的事却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至于会计和保管员在粮仓做记号,大壮根本就没有留意过,只要有机会就下手。没想到自认为编造得天衣无缝的谎言最终还是被揭穿了。

仓库闹鬼风波终于平息下来,队长又掏出所长写的字条看了看,从心里真佩服所长的智谋,字条上写着:世上无鬼,鬼在心中,监守自盗,自作聪明!
标签:仓库 闹鬼 枕头 自盗     阅读次数(586) | 回复数(4)
上一篇:清明 祭上一缕幽怨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
农民互联网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优朗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