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旭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zhaoxudong789@163.com.cn
  • 个人签名: 旭东油漆专营店 专业钣金喷漆 轿车整形、喷漆 货车、农用车喷漆 大铁门喷漆、专业油漆门窗 喷大铁门打磨除锈喷漆:每副铁门200元。有不锈钢钉大门另加20元所用油漆为汽车专用漆。 油漆木质门窗手工费价格:推拉窗户60元,六开扇窗户90元,门120元。 上门服务,保证质量 联系人: 赵旭东 手 机: 15032131419 15932111913 15383214093 Q Q: 565527988 609486720 地 址: 深泽县马里办事处后马里村东口路北 网 址: www.nongmin.com.cn {农民互联网 }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288 篇
    回复总数:5986 条
    留言总数:42 条
    日志阅读:1452805 人次
    总访问数:183129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xudong发表的博文
五十岁老李娶初恋[2018/5/14 12:39:51|by:zhaoxudong]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老李打电话给我,声音里满是愉悦,“兄弟,哥哥五月十号请客,我要结婚了,你到时候一定不能缺席呀,过来热闹热闹。”挂断电话心里充满惆怅,说不出是啥滋味。其实,一个多月前我就知道老李可能要结婚的消息了。



婚姻是什么?人到中年的我越来越琢磨不透婚姻是什么了。如果倒退二,三十年时,年少轻狂的我肯定会说婚姻就是两个相爱的人结合在一起。那时候的婚姻很简单,一千七百元的彩礼钱,一辆自行车就把媳妇接回家了,房子可以是旧的,电视机是黑白色的,录音机是单卡的。虽然那时候的婚姻很简单,但都很长久。很少听说有离婚的,谁家若是离婚了,那是要当新闻说上好一阵子的。



老李和我是战友,虽然不是一个县的,可那是在异地他乡,我们是一个地区的,自然就是老乡了。老李还是小李时就很聪明,喜欢鼓捣电子器材。新兵下连队后,老李被分到了营部修理班,专门修理通信器材。按道理说以老李的技术复员时本来可以留在部队转志愿兵的,可老李有个青梅竹马的女友在家等他复员回去了就结婚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呀,何况老李也不是英雄呀。于是,老李和我们一样复员回家了。



我们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最后一批春季兵,此后就改成冬季征兵了。1992年11月回到的家乡。分别时老李说他回家后准备准备,打算来年正月初九结婚,让战友们初七就去他家。



那时候交通和通讯都很不方便,每个村只有大队部才有电话,人们互通信息都是书信来往。邮递员工作态度认真,不像现在征订报纸后邮递员根本就送不到订户手里。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是正月初六的上午,邮递员给我送来一封信,说是年三十收到的,见是平信不是加急挂号估计没什么要紧事,就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才给送来。

我一看信封上的地址是邻县的,猜到是老李写的,心想,这老李还真讲究,还给发个喜帖呀。打来信封看内容,把我惊呆了。信上老李说回家后装修房子时不小心从架子上摔了下来,腰椎断了,腰部以下没有了知觉。他不想连累女友,硬是把婚给退了。婚礼取消了,不让我去他家了。看完信我惊呆了,和父母交代了一句拿上我的全部的复员费四百元钱,骑着自行车去老李家。天气很冷,我却出了一身大汗,一百多里路,我走了四个小时。下午三点多才到老李家里,见到老李我想了一路的安慰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强忍着眼泪不流出来。老李的精神很好,没有我想象中的颓废。



那天夜里我和老李促膝长谈,说在部队的事情,谈着谈着说到了老李的对象,说俩人从小青梅竹马,俩家是邻居,小时候老李带着女友去偷瓜摸枣,上学时为了女友小花没少和人打架。以为可以就这样照顾小花一辈子的,没成想会出这事。老李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的撕心裂肺。那是我第一次见老李哭,也是最后一次。走时,我悄悄的把四百元钱放在老李的床单下,老李坐着轮椅送出我好远,临走我才告诉他把钱放他床上了。老李说不要我的钱,拽着我非要让我回去把钱拿上,我说,我也就能帮你这点了,是兄弟你就收下……



后来听说老李的女友小花嫁到了邻村,老李在镇上开了一个电器维修部,老李技术很高,生意不错,但收费很低。辛苦活,糊口可以,发不了财……



人这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时光荏苒,一转眼我们就到了五十知命的年纪。十几年前就接触网络了。偶尔在网上和老李聊聊天,知道他开了一个二手手机店,生意不是太好。这几年有了智能手机,在微信上聊天也多了。曾经好几次劝过老李有合适的人就成个家。老李总说自己条件不行,这辈子就是没有媳妇的命。



没想到五十岁的老李不知道怎么就头脑开窍了,想起来结婚了。老李电话里和我说不管我有多重要的事情也要推了,一定要去参加他的婚礼。我说那是肯定的,我还要闹洞房呢。没想到这个年纪了还能有可以闹的洞房。



老李的婚礼很热闹,在市里一个大酒店办的。婚礼主持人让老李说说他和新娘子的故事。坐在轮椅上的老李握着话筒有几分激动,脸红红的,倒是站在老李身后的新娘子小花很平静。双手按了按老李的肩头,老李调整了调整情绪,娓娓道来他们的故事。



小花在父母的威逼下很不情愿的嫁到了邻村,老公很能折腾,夫妻共同努力开了一家工厂,日子过得顺风顺水的。三年前小花的丈夫出门要账,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车毁人亡。丈夫没了,小花无心再打理工厂,转手卖给了别人。一双儿女在外地读书,心情没落的小花就经常回娘家,偶尔就到老李的店里来坐坐,老李经常开导小花。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打击,日子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



有人曾给小花说对象,如今这社会,四十多岁守寡的不多,往前走一步也没人笑话。可是小花说要嫁就嫁给老李,别人不考虑。老李

呢觉得自己是残疾人,配不上小花。这事就这么僵起来了。



城市建设的很快,曾经的农村变成了城市,老李他们属于城中村,城中村改造,老李分到了两套楼房,一套就价值六,七十万。老李觉得自己有楼了,又考虑到年纪越来越大,就想老了有个伴。两套房,卖一套房子的钱怎么也够下半辈子花了。老李想结婚了,小花却犹豫了。她怕人们说她是图老李的房。老李不那么想,老李的家人们也不那么想,他们觉得小花老李是真心相爱的。话说回来,人家小花的工厂卖了好几十万,人家也不缺钱。



听完老李的讲述后我很是感慨,我也曾不善良的想小花是图老李的房子,要不然怎么早不结婚晚不结婚偏偏有了回迁房后结婚呢!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老李的春天在五十岁开始,虽然来的有点迟,但我还是很替他高兴。本来给老李和他媳妇照了不少照片,我想放在文章的后面。可老李和小花都不同意,说都人过半百了别磕碜人了。唉,没办法,只能听他们俩的,不过在酒宴上我照了几张照片,场面很是热闹。在此,再次祝老李夫妻百年好合,万事如意。早生贵子这句就免了,估计要是生,那可是件难事。


阅读次数(212) | 回复数(4)
上一篇:怀念那片花海
下一篇:行走在冬日里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