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468270932@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 篇
    回复总数:17 条
    留言总数:3 条
    日志阅读:916 人次
    总访问数:125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tiandezhou发表的博文
皮老二 小说[2018/5/31 16:59:22|by:tiandezhou]

皮老二外传(小说)



皮老二不姓皮,也并非排行老二。他姓孙,名叫进才,上无兄下无弟,独根独苗。皮老二是他的雅号。此人大块头,昂头挺胸,腆肚垂臀,体态臃肿,背头花白,颇有绅士风度。早年在生产队出工,口袋里总是不断烟卷头,每天地头歇和中间休息,他就从腰间抻出旱烟锅,掏一个烟卷头按在烟锅里点着,悠闲自得地抽起来。边抽边自言自语道:‘抽个烟卷儿屁。’一开始,大伙儿感到非常奇怪心想他那儿来那么多烟卷儿屁,有好事的仔细观察,终于发现了秘密。原来那是用剪刀把一根根纸烟剪成的烟卷头。这就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既不用送人儿,别人也不会讨要,损失自然一点儿也没有。这一秘密一公开,大伙儿恍然大悟。背后纷纷议论,说这个人也太皮了,真是胶皮笊篱,滴水不漏。

一个冬闲季节,孙进财几个至亲应邀到他家聊天,从早上八点多聚在一起,几个人胡吹海侃,一直侃到日落西山,各自带的纸烟只剩了空盒儿,壶里的茶水已成了白开,连个茶叶儿也难寻到,几个人饿得肚子咕咕直叫,不见主家烧锅做饭,孙进才抬头望了望墙上的挂钟,回头对大家说:‘实在抱歉,灶上没了燃气儿,大家还是回家吃饭吧。’几个人心领神会,相视一笑,起身赶紧回家填肚子。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位年轻人脱颖而出,比老孙技高一筹,那是刚刚分田到户的那年冬天,孙进财清早起来闲着无事,背着粪筐四处转悠,一来当作晨练,强身健体,二来拣点儿肥料,放到地里壮壮自家责任田。他转到郭二奎家的责任田地边,见地里有几墩冻干的人屎,老孙心想这可是上等好肥料,何不捡来上到自家责任田里,他弯腰刚刚把人粪铲倒筐里,‘放下!’冷不丁一声大吼,差一点儿把孙进财吓趴下。老孙抬头一看,来人正是郭二奎。孙进财入筐的粪哪想往外倒,嘴里嗫喏着:‘我是从别处捡来的。’‘放屁!’郭二奎怒不可遏,仗凭自己年轻力壮,上前一把夺过粪筐,把粪倒在地里,又狠狠踢了孙进财一脚,骂道:‘老不死的,滚蛋1以后再捡我的便宜,看我不砸扁你的脑袋。’老孙从此在郭二奎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只好屈居第二。皮老二的雅号也就因此而生。

改革开放以后,皮老二在承包的土地上建起了养鸡场,成了当地土生土长的农民企业家。

他的本家侄子孙旺来养鸡场买鸡蛋,皮老二正在办公室结账,见侄儿登门,必定有求于他,心中老大不高兴。闷声问:‘你来做啥?’‘买鸡蛋。’孙旺回答。

‘买啥鸡蛋?’皮老二又问。

‘买一箱柴鸡蛋。’

‘‘你自己去装吧,装好了来过秤。’皮老二继续结他的帐。

不一会儿,孙旺将满满一箱鸡蛋放在台秤上。皮老二放下手中的笔,正准备过秤,发现箱中有两个绿皮儿乌鸡蛋,伸手拿了出来。换上了两个柴鸡蛋。边换边低声嘟囔:‘两个就差五分钱...’孙旺见状大发感慨:叔真精明。

为了节省不必要的开支,鸡场里的职工要轮班做饭。这天轮到了大老李大老李人高马大,手笨心粗。其实午饭蛮好做的,现成的馒头,炒点儿菜就行了。偏巧大老李在家没有做过饭,打着火,锅里没有放油,放上油,还没有切菜,菜还没有切好,锅里的油早已冒烟起火,这一下可惹恼了皮老二,他第一次大发雷霆,当众指着大老李的鼻子大声吼道;‘真是废物,连个菜也炒不了不给你们点儿颜色,你们就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今天浪费的燃气从你本月工资扣五块钱,中午的菜用水炒。’大老李自知有错,大气不敢出,全场职工中午吃了顿白水熬菜。要说皮老二直言不讳,这还是第一次。这也是他逊色于老大的真正原因。为此,皮老二非常苦恼,总想有朝一日有所作为,名垂青史。

机会总是有的,前年夏天的一个晌午,几个小孩在鸡场的蓄水池边玩儿硬币皮老二吃过午饭,肥胖的脊背上早已洪水泛滥,难以入睡。便坐在蓄水池旁边的大树下和职工刘梅聊天。

突然,一个小孩哭着喊:‘我的钱掉进水里啦!’接着又听扑通一声,刘梅抬头一看,那个小孩也掉进水池里。

‘不好,要出人命。’刘梅说罢朝水池跑去。皮老二也跟着跑过去。

蓄水池蓄满了水,有三米多深。落水的小孩已沉入水底,水池旁的几个小孩吓得大哭起来。刘梅灵机一动,找来一根竹竿,插进水池,大声呼叫小孩抓住竹竿。这时,站在一旁的皮老二眼睛一亮,发现了水底熠熠闪光的硬币,他扑通一声跳进水池。皮老二身子太沉,又是个旱鸭子,在水里挣扎了几下就沉入池底。

他恍若神仙,飘飘忽忽,感到舒服极了,眼前看到的满地都是黄色的金币,远处,一座座的金山,闪烁着诱人的光芒,自己置身于一道道金灿灿的光环中

这里的一切都属于他,这个世界属于他,他陶醉了。

三天后,皮老二的追悼会在养鸡场举行。村,乡,县的领导都来了。会场横标赫然写着:‘沉痛悼念舍身救人的农民企业家孙进才同志’





标签:tiandezhou     阅读次数(115) | 回复数(0)
上一篇:砥砺奋进 风雨兼程创业路 报告文学 田德洲
下一篇:镇海狼牙山 神话故事 田德洲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