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65 篇
    回复总数:756 条
    留言总数:11 条
    日志阅读:67289 人次
    总访问数:10256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沦落 [2020/3/26 16:12:04|by:zhaochundong110]
这几天,不知怎么了,眼瞅着周围人的腰包一天比一天臃肿,就连十来岁的孩提,这儿拾几个啤酒瓶,那儿拣几个罐头盒卖了,高高地举着手里那几张花花绿绿的零钱,从我身旁小燕子般的跑过,还一边大声嚷着:“买香糖了,买冰棒喽。”是眼馋我,还是眼气?
我的文学创作陷入了枯竭,无论如何构思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甚至连情节也倍感渺茫。心里那个恨、那个无名的火,简直要把我剁成肉酱烧成灰烬了。难道不幸而可怕的“创作枯竭”终于姗姗来迟与我晤面了?
妻子看出我的异常和烦燥,在一旁轻轻地然而又是极其小心地娓娓道出:“编不出来就出去走走散散心,甭老是跟自个过不去。等心情好了,再编也不迟嘛。”
凭心而论,妻子的建议无疑是对的、善意的,包含着她内心的关注和珍爱,可我憋火恼怒啊,她的话不但没全盘接受,反而恰巧触犯了我暴狮般的激情,使我毫不费力地寻找到了一块既适宜又专利的发泄“基地”:“什么编不编的?你以为那都是瞎编的?胡弄骗人的?那是创作,是存在的,活生生的,你知道个嘛呀?另外还有,你说话不能大点声呀?中午没吃饱饭?哼!”一统的斥责,倒出了我积压在胸中几天的忧闷,尔后,气汹汹地走进书房,随手又“砰”地一声把门带住,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香烟。袅袅云雾,冉冉升腾,我眯缝起眼来看着、瞅着,思想的飞舟却不知漂泊向何方。
“沓、沓、沓……”一阵有力而熟悉的皮鞋叩击地面的声音,从院子里由远而近的传来。我机灵一动,不觉心绪轻松了许多。有了,看我的吧,为了自己,为了家庭,豁出去了。我急忙把烟蒂熄灭,随便拿过来一叠写过的稿子,往面前的几茶上一放,握住碳素笔,装出一种伏案疾书的样子。
客厅里,只听见妻子在哽咽地对来人说:“正发脾气哩,刚刚喊过我,你进去吧,好好劝劝他。”
“他喊你两句,可别往心里去,两口子嘛,狗皮帽子一一有什么反正?等他心情好了,打他骂他,我敢待证,他一不还手,二不还口。要不……我说嫂子,你就把你的秘密武器包起来,不让他看,不让他……嘿嘿,笑了,你终于笑了。”
“没个正型,你快滚进去吧。”随后就是一记巴掌击打后背的声音。
门开了,肖川走进来。他敞着怀,雪白的衬衣上面垂吊着一条淡雅舒展的领带,领带上还别着一枚发光发亮的胸针,整个人显得大方磊落,富态高贵,不同于常人呐。
“哟嗬,我说今早的喜鹊怎么叫得这么欢悦。”我猛抬头,一副故作的惊讶:“原来是大村长兄光临寒舍,快请坐、快请坐。”我忙从沙发上站起,端过热壶,倒了两杯酽茶。
肖川没有跟我搭腔,坐下来看到茶几上的稿子,若无其事地说:“怎么,又搞了一部?还在手写?”
“没、我没在写小说,是讲演稿。”我递给他一支纸烟,把头歪过去擦火点上:“你知道,我打字不行,还正在手写呢。”
“什么讲演稿?”看来肖川感到很意外,从他的表情上说,我不写小说去干别的事情,是纯属多余,不过,也有关切的成份夹杂其间。
我心想: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不许错过。随后,又用轻松地口气说:“受人之托,不好推辞,再说,材料翔实齐全,人家又不是白用。”
我愈是不说出什么讲演稿,肖川愈是追问的急迫。我哈哈笑了两声,故作羞赧地说:“是这样,咱们村不是有伙群众在告你们领导班子的状吗,说什么,你你有十大罪状,证据确凿,让我写一篇讲演稿,复印成文,散发下去,造成声势。你知道,我的家境……”
“为了钱了……”肖川咜异地插了一句,板着面孔,目光集中在我的脸上,好像久日不见似的,语气生硬地问:“他们给你多少钱?”
“少说……嗐,你知道,我现在缺少的正是这个,真不好意思,拆老同学的台了。”
“这不能怪你,谁叫你有那么大的名气呢。再说了,这是商品社会,什么也得跟钱联系在一起呀,不然,就不会有金钱万能这一说了。7l
“你说得也不无道理,”我咐和着:“不过,我还是觉得对不住你。我原想,写好之后,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思想准备。正巧,你来了,我还没写好,你看 ……”
“悉听尊便,人各有志。”他搁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起身大踏步走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聪明。他毕竟当了十多年的村长,社会经历和社会经验相当丰富、相当精练,我这个小小的把戏能瞒过他吗?我心里其实一点谱都没有,不过,事已至此,那就听天由命吧。
肖川走后,我又想起妻子那句“编不出来就出去走走散散心”的话。是啊,到大自然中去,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清亮一下脑子,抖擞一下精神,也没有什么损伤啊。
三秋的村外是迷人的,丰收的喜悦荡漾在村民的脸上,到处可见他们忙碌的身影。
我走到小河边,望着静静流淌的河水,在夕阳的返射下,一闪一闪的似散落满河的碎金在发光。我傻愣愣地站着、瞅着眼前的景像,一直到掌灯时分。
晚饭后,我回到书房,发现茶几上放着一沓纸币,还有一封简短的信:
老同学:
我知道你缺钱,但也不该用此番下作的手段来折磨我,让我心里好难过。这一千块钱算我的一点心竟,不让你偿还,永远不让。
我们的心,都被大气污染了,很难找回在学校时的那种童贞和圣洁,但不管怎样,人,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和社会的责任,不能一昧的只知道追求金钱,你好自为之吧。
游戏到此结束了,你应该写一篇短小说,名子就曰《沦落》。
肖川匆匆絮语
读完信,我怔了,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不过,他的提议还是满好的,令我脑洞大开。《沦落》,真是一篇名符其实的小说。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0     阅读次数(1037) | 回复数(4)
上一篇:小草
下一篇:乡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