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66 篇
    回复总数:759 条
    留言总数:11 条
    日志阅读:90450 人次
    总访问数:13052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井喷之夜 [2020/1/25 15:18:19|by:zhaochundong110]

1993年9月28日,我村村民正在晚饭后观看露天电影,大队的高音喇叭大声呼叫起来:“全体村民注意了,宋城钻探队发生井喷,已有人畜死亡报告,听到广播后,赶紧离家出走,越快越好,越远越好。”消息一传出,在村内,在每个家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所有的能够代步的机械全部动用起来,。一刹那,全村机声四起,空前混乱,通往村外的马路,一时间排出两路纵队,向东向南两个方向挺进,意思是把西北方向的宋城村远远抛甩在脑后,赶快离开这个可怕之地。

    你的拖拉机撞了我的拖斗,你哈哈一笑算赔礼道歉了,我也并不介意,逃命要紧啊;走到半路,我的拖拉机突然没油了,你会主动抽出一些倒进去,不够的话,还会有人继续提供,直到机器爆发为止。人与人之间,好像结成了生死与共的盟约,没有了争闹,没有了算计,没有了可怕的自私,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大度、谦逊和豁达。

    逃亡的队伍,行动缓慢,用“蠕动”来形容更为确切。一路上,拖拉机声、摩托车声、驴骡牛马的嘶叫声和孩子们的哭声以及大人——尤其是母亲呼唤孩子的声音,混合成一片喧嚣的潮浪,在收秋时节的明朗之夜经久不息。假若有一家想停下来,是万万不可能的。各种车辆相互簇拥着只能向前,没有停下或后退的可能。

    我原计划是到谢庄乡的郜家庄村,带上我的妻儿一块同逃,结果,在逃往队伍的挟持下,随波逐流,来到安家庄村南一条东西田间大道上停下了。

    前边有人传话,说定魏线上有县公安局的警车,吩咐大家不要盲目逃跑了,要看风向,只要没风,尤其是西北风,就不用怕。井喷的有害气体是随风传播的,只要躲开风向,就是安全的。宋城就在二十里之外的西北方向。

    当时,已到下半夜。逃亡的时候,不觉得秋夜的寒冷,现在停下了,手脚脸耳鼻被冻得麻而尖庝。不知是谁,在道上点燃了柴禾,于是乎,前行后效。路两旁有的是去年冬剪得树枝,你点我也点,火堆越点越多,整条道上堆堆火苗,熊熊燃烧,映红了半边天,形成了一道绚丽的风景。赵县东部梨区的果农们,为这些逃离家园的人们提供了驱寒的材料,尽到了地主之谊,真是感谢他们啊!

    天明了,果农们陆陆续续来到他们的地头,看到柴禾垛被火烧尽,只留下一层死灰,没有一个吹胡子瞪眼,不依不饶的,都频频说:“冻不着就好,冻不着就好,柴禾又算什么东西?”

    灾难面前,人们都变得慈悲宽容面善起来,这应该是人的本性吧?没有谁去强迫他们,没有谁让他们宽宏大量,是他们自己,从心底出发,还原了最为原始的品质——惺惺相惜,才如此这般的呀。

    太阳跟往常一样,慢慢跳出地平线,冉冉升至空中。消息又从前边传来:井喷被遏制住了,危险解除,人们可以回家了。

    一瞬间,又机声四起,前队变后队,纷纷掉转车头。逃离了一夜的乡亲们,终于从提心吊胆的噩梦里解脱出来,高高兴兴返回家园,一年一度的中秋赏月,又可以团团圆圆在家举行了。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阅读次数(519) | 回复数(3)
上一篇:通州逗留日
下一篇:凉水河畔抒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