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59 篇
    回复总数:734 条
    留言总数:11 条
    日志阅读:41382 人次
    总访问数:5461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红山珠[2019/7/29 15:47:39|by:zhaochundong110]
那还是那棵红山珠吗?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穿过门洞,蹒跚迈进庭院的蒿草丛。在一片荒芜的景象中,居然还有那棵绿得出奇的东西吸引住我的眼睛。那是一棵盆栽的常绿植物,我们美名其曰一一红山珠,不知其他人如何称谓,它的学名又是什么呢?

红山珠之所以称红,是因为它果实的颜色酷似红宝石,球状,大约直径一公分左右吧,饱艳而丰润,倒挂、仰缀、侧翻在根根短条上,不死的骄阳抚慰着,迸发出诱人的光泽。

我不禁踉跄走近它,悉意观赏。它粗了,壮了,比原先更高大更蓊郁了。想不到,十年的光景,没人疼惜,没人照看,还长得如此之好。刚毅顽强的特征,不计较缺失,不在乎寂寥,不畏惧寒来暑往的乐天派精神,让我来不及仔细琢磨,早被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眼下,它不仅仅活灵活现丌立在我的眼前,更准确地说,它是活灵活现丌立在我的心里,与我曾残存在心底的那些东西相融合相碰撞,“咣咣”地不绝于耳,是别人无法体会到的震颤和强烈。这本是久违的伤感故事,是关于家的刻骨铭心地记忆。

那是十年前春季的一天傍晚,太阳的余辉正洒满人间,儿媳手捧一株绿植,很矮很小的,根本看不到眼里,须部裹一团黑色的泥土,欣欣然轻步移到我跟前,甜甜唤了声:“爸。”然后问:“把它栽哪儿呢?”我给腾出只大花盆。她又疑问道:“是不是忒大了点儿呀?”我说:“不大,它总有长大的时候。”

从栽培到管理,她像呵护关心儿子洛洛一样,倾其心血,终于迎来了开花结果的那一天。她兴高采烈,蹦跳欢呼,拉着一家人在植物旁照了像,合了影,她还唱了一首歌。我们给她鼓掌,给她喝彩,小小的农家院充盈着温馨和谐的氛围,红山珠也以其茂盛的恣态把小院装点得更加清新有气象。

天有不测风云,儿子跟儿媳背着我们衍生矛盾打离婚,闹得不可开交。愤怒的儿媳不想活了,一头撞向红山珠浑圆而坚硬的盆边,被手疾眼快的儿子一脚蹬翻。花盆散了,红山珠摊在地上,是我又找了一只花盒移栽进去了,沒承想活了,连苗都没有缓。

这次归来,己匆匆十年过去,故里遇故知,并且是这样的璀璨,真是意想不到啊。可亲栽并呵护它的主人却不见了踪趾,永久地失去了;那雕刻在大脑里称其为记忆的东西又将怎么毁灭呢?哎,记忆这东西是动物界的长项,但也是短板。它既能让人亢奋,向前,又能摧人颓废,沮丧,甚至痛苦难耐。

植物旁的那张合影我一直珍藏着;小院里响彻云霄的歌声,宛转悠扬,不绝于耳。我忘不了,小院里曾经发生的欢声笑语,尤其是那位翩翩而至的外乡人,她不但给我送来了孙子洛洛,同时,又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无尽的欢乐。

我怀念那段日子!

我怀念那棵当初的红山珠!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0     阅读次数(331) | 回复数(4)
上一篇:梨价上不去,农药化肥价下不来,`梨农该咋办?
下一篇:我和我的小学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