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41 篇
    回复总数:669 条
    留言总数:7 条
    日志阅读:27519 人次
    总访问数:3657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忆姥姥两三事[2018/12/5 13:57:43|by:zhaochundong110]
记得八岁那年,我暂住在姥姥家。那时候,姥爷刚刚去世,姥姥的情绪跌入低谷,很长时间没有走出来。姥姥很疼爱我,无时无刻挂记着我。父亲心生一计:把我当做一副药剂,毫不吝啬的送到岳母家,来治疗姥姥的心病。你别说,还真管用。姥姥从此改头换面了,不再颓废,精神丰沛的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姥姥的家,面临大街。街里头野孩子们多,我成天跑进跑出的,玩的不亦乐乎,有时候玩的尽兴,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一一尤其是傍晚,姥姥无奈,只好出门吆喝。我的童年,是在姥姥的吆喝声中成长,在吆喝声中结束的,那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快乐最温暖的时光。姥姥,可亲可敬的姥姥,你是我心目中一直崇高的人,占据着绝对的地位,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撼动,不能替代。
记得那年的寒冬腊月,门外雪花飘飘,冷风阵阵。屋里虽没结冰,但也不暖和。筒炉里煤火莹莹,半死不活,姥姥在炕头上油灯下为我缝补奔跑破了的棉鞋,一针两针,针针是情,针计是爱。那年冬天,不知道姥姥给我缝了多少回鞋袜?用了多少根针线?是姥姥用她那粗糙而长满茧子的手,为我驱赶了隆冬的严寒,保护了我稚嫩的双脚。
天寒地冻,桌凉椅凉被窝也凉。每回睡觉前,我没有一回痛痛快快钻进被窝里的。姥姥一催脱衣服,我就嚷:“凉、凉,我要火簸箕……”
姥姥再忙再累,也不会拒绝我这个要求。她总是默不作声的从炕火旁抓两把干松松的麦秸放在簸箕里,用油灯引着,等火势旺起来的时候,把我的被简掀起,把火簸箕往被筒前一凑,熊熊地火焰就像火蛇一样向被筒里猛窜,姥姥就势把火簸箕往被筒里一送,火在里面轰轰作响,把被里照得通亮,然后,赶紧抽回,这样反复弄两下,把灭了的火簸箕往旁边一丢,立马替我脱鞋解扣,帮我钻进散发着干焦焦暖熏熏的被窝里,看着我的嬉笑和顽皮,溺爱的用手指往我的头上轻轻一划拉,说了声“鬼精灵",笑巍巍地爬上坑继续织她的线袜去了……
姥姥的一生,是劳动的一生,艰辛的一生。把好吃好喝的让给别人,难以下咽的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别人,罗嗦留给自己;心里永远装着别人,唯独忘了自己。
1978年冬月病逝,享年88岁。姥姥虽然死了,但她像丰碑一样兀立在我的心中,永远不会死去。
我怀念你一一姥姥!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0     阅读次数(94) | 回复数(3)
上一篇:矮柳与牵牛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