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1 篇
    回复总数:617 条
    留言总数:6 条
    日志阅读:23755 人次
    总访问数:3175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表嫂乡下来[2018/4/11 21:09:59|by:zhaochundong110]

        春姑娘姗姗来迟,村外的万顷梨树仿佛一夜之间绽苞欲放了;树下知名的和不知名的野菜野花成片成片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好一幅精彩的春闹图哦,大自然神奇的魅力吸引着久居城市的人们,陆陆续续商量过似的奔到一块来了。

      夜幕十分,市里的表嫂打来电话,让我通知所有的远近门妗子和表嫂们,她要明天驾车来村。放下电话,我不由得唏嘘一声,去年也是这个时候的情景一下子涌入脑海。

         记得那是一个夜雨过后的早晨,春日早早就履行上岗了,刺眼的光芒格外灿烂。我正在门前拾掇扫在一块的垃圾,一辆雪白的轿车“嘎”的一声停在身旁,从车门钻出一个身着风衣,脖里扎着一条粉红丝巾的高挑女人,脸色细腻光滑,器宇不凡;50多岁的人了,皱纹居然一点也看不出来。要是不知底细的话,说40一枝花也不为过。市里的人呐,露天出来少,皮肤保养的好。她就是表嫂,我跟她的丈夫是两姨兄妹。表哥命势不佳,早早父母双逝,是母亲一手带大,供他吃穿、走路、上学,如是已生。大学毕业后,在市里找了份工作,直到现在还忙碌着他办公室里的琐事,对我――可能是对母亲眷顾的报恩吧,时不时的给俩钱儿花,据说是背着表嫂的,不让说,我们也懒得去考究。

        市里的亲戚,又不长往,妗子们、表嫂们,不管远门近门都来凑热闹了。表嫂的仪表,令她们羡慕。这个问绝窍,那个问秘诀,好一阵调侃。还是亲妗子老道,考虑的周全,她问表嫂:“这年不年,节不节的,你咋一个人跑俺乡下来了,不会是有嘛事吧?”

          表嫂看看大家微笑着说:“没事儿就不兴回来看看你们呐?看你问的,好像没事就不来似的。”

         妗子一听,觉得刚才自己问的是有所欠妥,马上纠正说:“你批评的对,我接受。然后,冲着婤娌们和下一辈人严正地说:“记住,往后,谁也不能这样问了,这样问――失视。!”

          “知道喽。”大家异口同声地做答,心里的五味杂陈,一阵翻滚,只是不言语罢了。

         就这样大家都沉默起来。为了打破僵局,我以主人的身份站出来,对表嫂说:“春天新气象,我们不如到村外走一走,看一看,顺便挖些野菜,你回去的时候带上它,让表哥和孩子们也尝一尝咱家乡的东西,留个念想,好吗?”

        “好啊,巴不得呢。”表嫂兴奋的脱下风衣,一副轻装上阵的感觉。妗子顺势说:“我们也回家准备准备家什,跟你们一块去。”

        春天的乡下,一片锦绣。黄灿灿的油菜花,红艳艳的油桃花,白粉粉的梨树花,还有没有凋谢完粉嘟嘟的土杏花,争奇斗艳,各有风骚。树底下野菜成片,绿葱葱旺生生,什么白花草、蒲公英、曲曲菜、车前子,应有尽有,挖之不竭,采之不尽。

         表嫂惊奇异常,这儿看看,那儿瞅瞅,春风满面,欣喜万分,又是摸又是闻的,好不童趣。也是,一个生在城里,长在城里,永远禁锢于城里的那块宝地,怎能体会到广阔乡下那种粗犷,那种秀美,那种无以言表的魔?

         妗子还在为表嫂的那句话生气,看到她蹦蹦跳跳,东张西望的样子,小声吟喃:“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卖弄什么呀?”尽管她压低了声音,但气愤的波浪还是溅到了我的耳畔,听了个清清楚楚。

        中午的时候,我们满载而归。表嫂玩意未尽地说:“乡下太美了,真是美不胜收啊。”

       “觉得美,就多住些日子吧。”妗子热忱地说。

        “那可不行,孙子好闹啊,离不了人的。”表嫂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种荣誉感,眼睛都放亮了,好像她有的别人未必会有似的有

        “有时间,也让他到乡下来玩玩,接接地气,有利强身健体呀,不是吗?”

         我对表嫂提了这么一个建议,满以为她会欣然响应,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让人不开心的话:“那可不行,果树是要喷药的。你看这里人的脸色,粗糙发黑,那一定是农药残留的结果,我可不能让孙子冒这个险。”

        “是是是,咱不冒这个险。”妗子接过话茬,顺其自然的说:“还是待在城里好,无药害,无污染,各样设施又齐全,干嘛往乡下来呀!”

       “对呀对呀,还是城里好。”妗子表嫂们也跟着一块起哄。

         表嫂临走时,向妗子表嫂们要了很多的野菜,还有玉米面、小米,统统塞进后备箱,说了声拜拜,汽车嗖的一下远去了,一年没有个音信往来。

       今年又要来,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妗子表嫂们,她们个个表现的蔫儿吧唧,说不上欢迎还是不欢迎,继尔,个个说有事、要事,不能见面了。这可怎么办呢?若表嫂来了,该不会嫌冷清吧?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标签:zhaochundong110     阅读次数(494) | 回复数(8)
上一篇:忘年交
下一篇:卖油翁与玉皇爷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