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04 篇
    回复总数:460 条
    留言总数:2 条
    日志阅读:15814 人次
    总访问数:2111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小偷也有服软时[2017/11/29 18:51:05|by:zhaochundong110]

     这是前几个月的真实事了。

     大刘和小刘是地邻。两家虽是一个姓氏,但血缘上没有半点沾亲带故的关系,与其他姓氏的人们一样,都是乡亲。

     这天,大刘刚浇完梨树地,自感胸肋憋胀,疼痛不已,是靠儿子接到电话弄他回村的。让医生一瞧,说是“嗳气”捣的鬼,开了些顺气的药物喝了,随后“噔噔”放了几个响屁,肚里立刻感到舒服之极,好了,健如当初。

     地邻小刘却不知道啊,他还以为大刘住院了呢。晚上,圆圆的月亮照在墨绿色的果树上,硕大的雪花梨散发着诱人的甜香,垂挂在枝条上,看得十分明显。各种夏虫断断续续合奏着交响;夜风徐徐吹来,跟燥热的白天相比,不知要清爽多少倍。小刘年轻,眼力又好,借着月光,他开来一辆三轮车,放在自家的梨树地里,拎着篮子却到大刘的梨树地里摘果实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车满了,小刘也累了 ,靠在自家的一棵梨树上抽了一支烟。临走,从自家的梨树上又摘了一些,覆盖在大刘梨的上面,打打掩护,悄悄开走了。

     小刘的一切举动,都没有逃脱大刘的法眼。他知道小刘的为人,更知道今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他跟儿子双双潜入树地,并让儿子用手机录下偷盗的视频,以备后用。

     第二天,小刘不知凶险,心花怒放的开着三轮车早早来到收梨点,搬箱子、抱格垫、找扒子、钉箱子,一阵忙活,完全具备。正准备剥梨袋装箱,大刘爷俩兴冲冲赶到了。

     小刘看见,先是一愣,随后又很快沉静下来,装作没看见,低下头只管双手剥梨袋,内心里一直在嘀咕:“怎么没住院呢?看着挺厉害的。”

     大刘爷俩径直走到小刘车前停住,友善的问:“小刘,什么时候摘的,这么早就来了?”

     小刘吱吱呜呜,刚说出是昨天头黑,又打毁说是今早,反正所答不够明朗。大刘听了笑笑说:“不管你什么时候摘的,今儿个这车梨,咱们得分分。有你的,也得有我的,要不然,就太不公平了。”

     小刘听后,慑于爷俩的威严,不敢正视,仍低着头胆虚地问:“凭什么?想好事了吧?”要是在平常他早发火了,眼下自感理亏,脾气也变柔和了。

     “就凭这!”大刘从梨堆下掏出一个梨,解开扒子,在果袋口的一侧,清清楚楚印着“大刘”两个黑色的字样,摆在小刘眼前和平的问:“你的果袋可有这两个字?”

     小刘的脸“刷”地一下红了,向四周偷眼瞅瞅,到处是人,要是把事情闹大,不仅颜面扫地,今后可怎么与人交往相处啊。他惭愧的小声说:“大刘叔,这样吧,一三轮的货都是你的了,我一点儿不要,只求你别声张,好吗?”

     大刘理智的说:“我只问你一句话,今后还干不干这偷鸡摸狗的勾当?”

    “不了,坚决不干了,我保证!”说完,小刘往自己的脸上“啪”的就是一巴掌。

    “行了,改了就得了。”大刘抓住小刘的手,生怕他再惩罚自己,一边小声说:“快干吧,你的还是你的,我只要我的,不沾你的便宜。但愿你说话算数就是了。”

    “算数算数,一定算数。”小刘痛快而坚定的答应着,把头点的活像一只啄食的公鸡。在旁人的眼里,他们两家倒像是一对互帮互助的关系户,没有引起一点的怀疑。

     当然,小刘更是百感交集,一再承认错误,发誓一辈子金盆洗手,重新做人。大刘也表现不错,没有得理不饶人,最后给了小刘两箱梨的钱,算是务工费吧。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阅读次数(329) | 回复数(8)
上一篇:11月话题
下一篇:井喷之夜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