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4 篇
    回复总数:412 条
    留言总数:2 条
    日志阅读:12995 人次
    总访问数:1805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外行和方言都能坑死人[2017/11/14 14:17:13|by:zhaochundong110]

     前些日子,经一位朋友的介绍,到北京延庆区的大吉祥村打工。那里的工程是一家一户的二层小楼房,属于那种个人掏点儿、政府补点儿,别人施工的运作模式。我就参加了在那里的施工队,砌、抹、筑、扣瓦、清理,啥活都干。跟工人们在一起,说说笑笑,关系十分融洽,可包工头的六姨夫兼着工长的职位,却让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内——都烦透了心。

     他高高的个儿,一对长脸。见人大嘟囔小唧咕的,意思是干活的人都不踏实,费工浪力,磨洋工。

     他对建筑这一行业,纯属门外汉,不知道基本的操作流程,只要不停止手中的活计,那怕把活计干坏了,弄砸了,也是好员工。有些活是不能一气哈成的,比如抹墙,要想把墙壁磨得光亮溜平,首先的条件是刮灰、补灰、通抹、清晾、轧赶之后,才能完工。在这一系列的实际操作中,有快慢缓急之分,快急没问题,而缓慢则出问题了,那就是操蛋,那就是耍滑,那就是挨“啃”的对象了。反驳、讲理,根本听不进去,所以,人们一见他来了,头也不抬,话也不说,该干嘛的干嘛,。不是说不通吗?干脆不说为佳。他站一会儿,也自感没趣,便扬长而去。

     他还有一个特别的毛病,经常说他张家口的方言,害的石家庄人叫苦不迭,欲哭不能。

     有一次清理,他开的三轮车,在一段坡路上有堆打扫的垃圾,他踩闸停在一旁,让我们装。不一会儿,他要下车,,冲我喊:“打个眼儿、打个眼儿......”

     在这光秃秃地一段硬化的坡路上,打个眼儿,既没电源,又没电钻,谈何容易。我不想多说话,站在他面前发愣。他急了,大声喊:“我说的你不机密?”

    “ 机密?什么是机密?”我的脑袋更大了,冲着他摇头,表示不明白。

     这时,一个他那里的大工走过来,手里拎着一块石头往车脚前一放,说了声:“下来吧。”随后把我一拽,意思是没事了。

     老六下了车,用一根手指头差点儿厾住我的前额,点了有点,始终没说出一句话,扭头跑一旁撒尿去了。这位好心的大工告诉我:“‘打个眼儿’,就是掩住车轱辘,防止下滑;‘机密’,是明白,清楚、知道的意思。

     真是罪过啊,一个地方的语言,说给另一个地方的人听,并且还让人领会照办,简直太荒唐了。这跟赶着旱鸭子上架有什么区别?是故意刁难,还是摆一个大领导的谱呀?

     通过这件事,使我猛然醒悟:为什么国家一直提倡普通话的普及?可见,普通话是多么的重要和必要呀!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阅读次数(114) | 回复数(6)
上一篇:难忘故乡的吆喝声
下一篇:警惕 骗子又出新花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