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4 篇
    回复总数:413 条
    留言总数:2 条
    日志阅读:13196 人次
    总访问数:1825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难忘故乡的吆喝声[2017/11/10 14:21:44|by:zhaochundong110]

     傍晚时分,辛苦了一天的乡亲们拖着疲惫的身躯从田间劳动回来,放下工具,进屋清洗手脸。那个时候,家里既没有电视,也没有收音机,村里村外,一片寂静,只有偶尔街道上卖东西的吆喝声,才能够被打破。

     春天到了,菜园里的小割葱初长玉成,一些小商小贩趸出来,推着独木轮小车“吱咛吱咛”进到村里,趁着人们吃饭前的功夫高声叫卖,那通透的吆喝声能传遍全村的每一个角落:“小葱喽——拿鸡蛋换葱——”

     父亲最爱吃小割葱,往往会吩咐姐姐从瓦罐里拿一个鸡蛋去换一把回来。这种小割葱,脆而嫩,没有辛辣的口味,嚼起来又甜滋滋的感觉,就着玉米面、高粱面、山药面混合在一起的饼子,吃得特香。很多时候,这顿饭母亲就不摆弄其他的菜了,清洗一下,只吃这一种,也不觉得单调,而且吃得很过瘾很兴奋。

     夏天的时候,村里就更热闹了。卖豆腐脑的、卖豆腐乳的、臭豆腐的、大葱的、甜瓜、面瓜、酥瓜、菜瓜,品种多了。别的东西都是单卖的,唯独豆腐乳和臭豆腐是在一起叫卖的,那吆喝的声音仿佛就在昨天:“豆腐乳嗷——臭豆腐嗷——”浑厚而绵长。

     卖豆腐脑的也不甘落后,腆着肚子,歪着脖子,放开喉咙仰天高亢:“豆腐脑——了嗷——”声声呐喊,响彻村落的大街小巷,招惹很多家庭主妇和小媳妇前来购买,生意红火而繁忙。

     那个时候,人们手里的物资十分匮乏。一样东西,坏了修,修了坏;坏了又修,反反复复,使用多回。比如:锯盆钯碗的,一进村就咧开嗓子大唱起来:“锯盆钯碗钯大缸,我挑起担子走四方......”一边唱一边走,不会走多远,就被人叫住:“锯盆钯碗的,别走了,我这儿有口盆裂缝了,给钯住吧。”

    “好咧。”担子一掉头返了回来,精湛的手艺派上了用场。

    还有焊铁皮壶的,把手艺吹上了天,也不怕闪掉牙骨。他是这样叫喊的:“焊针尖儿焊针官儿,焊小儿吹得小喇叭儿。”还有:“焊飞机焊大炮,焊京汉的火车道。”你听听,这个焊接高手,狂妄到什么程度?焊得小的不能再小了,大的还能再大吗?

     还有卖无包装人工糖块的,是圆棒型的,切成两公分多的长度,上面涂着白、黄、粉红颜色的横纹,放在嘴里,甜在心上。他的吆喝声比较清楚,就是高声叫喊,不拉长音,像朗诵诗篇:“大糖球卖小价儿,一分钱三四块儿。来来回回的喊,直到把主顾喊到跟前为止。

     现在,这些吆喝声听不到了,那些手艺人也看不见了,他们只能留在我的记忆里,依然的吆喝,依然的鲜活和永存!

     我怀念他们。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阅读次数(298) | 回复数(6)
上一篇:张口结舌
下一篇:警惕 骗子又出新花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