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赵春东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4862283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81 篇
    回复总数:345 条
    留言总数:2 条
    日志阅读:9615 人次
    总访问数:1364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chundong110发表的博文
回老家[2017/8/6 14:06:53|by:zhaochundong110]

     听说母亲病了,我预计明天去探视,顺便找一个医道深邃的先生给诊治诊治,以尽人子之孝。可妻子执意要回娘家,并邀我一同前往。起初我不同意,后来还是圆了妻子的梦。做为一个男人——有很多时候是拗不过女人的。

     第二天,我们一家三口南飞了。原计划小住一个礼拜,待了三天,我度日如年,心里老想着母亲的病情,沉言寡语,站在一个地方不动。傍晚时分,妻子走到我跟前嗔怪说:“明个儿咱回去吧,看你心不在焉的。”话刚落,在我的右脸就给了一个香吻。这个吻和这轻轻地一句话,像一场甘露,淋过久旱的禾田;像一夜春风,吹开满园的花蕾。我压低声调狂呼着,欢跳着,把妻子紧紧拥进怀里,以答谢她的深明大义。

     列车在广袤的冀南大地上奔驰。三岁的儿子趴在车窗前兴致地看着外边的景物,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突然,他大叫起来:“我的鸟儿、我的鸟儿......”

     我跟妻子不约而同向车窗外看去,儿子这下更急了:“不是、我的、家里的、对,家里的鸟儿......”

     哦,我恍然大悟。儿子是看到车窗外的鸟儿联想到他放在家里的鸟儿了。

     那是临来外婆家之前的一个傍晚,一只刚出巢的小鸟儿,飞技还不娴熟,撞到我怀里,就这么着,儿子有了一只可爱的小鸟。喂食给它,不吃;饮水给它,不喝,把个儿子难为的哭爹喊娘,抓耳挠腮,毫无办法,挺欢实的一只雏鸟儿,两天过后,羽毛蓬松,双目呆闭,快奄奄一息了。这次南下,走得匆忙,竟把小家伙给淡忘了。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舒适的家园。旅途的劳顿,儿子和妻子躺在床上便潜入梦乡;我心里惦记着百里之外的老母,毕竟血浓于水啊!尽管倦意阵阵袭来,无论如何也合不拢眼睛......

     窗外是灿烂的阳光,阳台上的盆花可人的盛开着。几只小蜂飞了落,落了飞,绕着花团,盯着花团,忙忙碌碌,专心而执着。我不由己的站起身来,去观赏小蜂的采集过程,奇迹就在这个时候让我发现了。

     在我家院子中央,栽着一棵经过人工强压拧枝的桃树,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在底部的一个侧枝上,挂着一只玲珑的笼子,笼里边是儿子的小鸟儿。我以为它早一命呜呼了,谁想到它正欢蹦乱跳在接受一只大鸟的恩舍,兴奋地拍打双翅,唧唧喳喳,就像我欢乐幸福的童年。大鸟飞走了,不一会儿又返回来,嘴里叼着虫子落在笼前,把头探进去,小鸟用嘴接住吞下肚去,往往返返,把个频临死亡线上的小鸟愣是给养活过来,这是何等的神奇,何等的伟大呀!

     我激动得不能自己,悄悄地把妻子唤醒,打手势不让出声,让她顺着我的指引静静地观看:那一大一小的两只鸟儿,还在表演着刚才的一幕。妻子看了会儿,从背后突然把我抱住,泣不成声地说:“赶、赶明儿,咱、

咱回家、回老家,呜呜......”

     母亲是世上最无私奉献的人,是博大崇高的化身,可与日月同辉;善待和照料是所有子女应尽的天职,不得有半点怠慢!

     赵县谢庄乡北龙化村赵春东

阅读次数(325) | 回复数(7)
上一篇:揭盆扣盆的小姑娘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