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08585675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43 篇
    回复总数:133 条
    留言总数:3 条
    日志阅读:13511 人次
    总访问数:2857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猿猴进化为人发表的博文
小伙伴为何都愿意和我蓝猫玩儿?[2019/11/5 9:22:30|by:猿猴进化为人]
     其一、小时候,断不了串村看露天电影。有时候,为了看一部好片,要跑到5里开外的大村子。去的时候兴致勃勃,浑身充满了力气,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等电影演完,已经是深夜了,这时候,又困又乏,往往走到半路就走不动了。怎么办?还是我小蓝猫有办法,只见小蓝猫带领小伙伴们来到一户有院墙的人家大门外,“啪啪啪”猛拍门环。里面很快就有人应答:“谁呀?深更半夜的,有啥急事啊?”蓝猫大喊一声:“我是铁人王进喜!”小伙伴们心有灵犀,也跟着乱喊:“我是陈永贵!”“我是大浪淘沙!”刚看过的电影现炒现卖,喊出一连串的名字。里面一听 不正常,就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小老虎羔子们!捣乱是吧?你家大人是谁?”               跑吧!

       我们一群孩子,跑得比长颈鹿还快,几乎是脚不沾地,很快就到家了。



       其二、小蓝猫有一点不好,喜欢带着小伙伴们捉弄那些稀奇古怪的人。请允许我在这里给那些其实很可敬的长辈道个歉,虽然他们早已去了天国,不可能再听到我的忏悔了,但至少我求得一个心安。

       儿时,大街上有一个猪圈,猪圈旁住着一个贫困户戚火贵,面相凶恶,大光头,大肚子,总是一副愁苦的表情,走起路来非常缓慢。一开始,几乎所有的孩子们,除了他的一个同族的侄子小彪,见了他就害怕,一看他过来了,哄的一声就散了。但是,时间长了,小伙伴们发现他内里其实很虚弱,就慢慢地靠近他。小蓝猫抓起一块泥块,试探性地往他身上投一下。“哈哈哈”,他竟然咧嘴笑了,原来,孤独的他很喜欢孩子。这一下子,打开了友谊的大门,孩子们一哄而上,有的搂着他的脖子,有的拍他的后背,有的扯耳朵,有的反复地拧他的胳膊。就这样,玩闹了半个小时,戚火贵的耐心一点点丧失,本来嘛,谁也架不住这样闹。最后,一个孩子从家里偷了妈妈的雪花膏,当年很昂贵的化妆品,往他的光头上乱抹。小蓝猫一看不好,赶紧大喊一声:“快跑!”孩子们反应超级快,一秒钟之内跑出两丈远,然后远远地对峙着,果然,戚火贵发火了,不对,是发了大火了!只见他先是翻了几下白眼,紧接着破口大骂!抄起门口的铁锨就要冲过来玩命,小伙伴们瞬间跑得无影无踪,只留下戚火贵在那里气得七窍生烟。

      小伙伴们很长时间不敢再路过猪圈,怕遇见戚火贵。但是,孩子们天性喜欢刺激,到了秋天,地里的地瓜、豆角都下来了,小蓝猫带领小伙伴们,捡了别人剩下的地瓜、花生,偷偷地放在戚火贵的门前,躲在不远处观察,等戚火贵一开门,看到如此丰盛的馈赠,加之时间过去很久,大人岂能和孩子一般见识?于是,把礼品收进屋里,又出来晒太阳,眯着眼睛,似乎很慈祥。于是,小蓝猫稍稍靠近一点,小伙伴们也从不同的方向靠近一些,脸上一律露出讨好的笑。戚火贵似乎被孩子们的纯真笑容感染了,也许长期没人搭理他,他也寂寞了,于是,招手让我们过去。小伙伴们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但距离一米开外,谁也不敢太靠近,随时准备逃跑。这时,队伍里的小彪走了出来,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叔”,戚火贵赶紧从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块过期的糖,不知道哪辈子就揣在他的兜里。不过,小彪很喜欢,晃着向我们炫耀。气氛一下子融洽了。这时候,一名小伙伴趁机在戚火贵的光头上摸了一把,他丝毫不生气。于是,这些顽劣成性的孩子们得寸进尺,又围了上去,扯耳朵,捶后背……

      过了一会儿,小蓝猫给大家使了个眼色,小伙伴们赶紧撤了。因为,戚火贵的忍耐能力又快到了极限。就这样,我们逐渐摸透了戚火贵的脾气,总是知道什么时候往前,什么时候后退,分寸拿捏得非常好。

      这年冬天,戚火贵在门口晒太阳时突然晕倒,被抬进了赤脚医生家里,当时缺乏医疗常识,不知道是中风还是心血管疾病,反正很严重。小伙伴们又跑到赤脚医生家里,探头探脑,有的扒着窗棂,有的蹲在墙头上,好奇地看着戚火贵插着长管子,静静地躺在床上。有胆大的趁医生去另一个房间配药,竟然走进了屋里。意外发生了,只见戚火贵怒喝一声:“滚!都是让你们这群小混蛋给气的!”

      戚火贵,农民,享年54岁。一生安分守己,深受孩子们喜爱。



      小蓝猫因为深通兵法,进退自如,得到了小伙伴们的拥护,他们都爱跟我玩。小伙伴们拍着手唱道:猫竹喜用兵真如神……

      我们又捉弄了几个怪人(现在看来,都是安善良民)。有一个大叔,常年穿一件军大衣,不穿内衣,露着生殖器,流着哈喇子,“猪拱嘴”似的嘴里单调地重复着几个单词儿,常年累月就这几个词儿。我们觉得好玩儿,就埋伏在小凯家的房顶上,手持弹弓,比赛射击。因为流氓大叔神志不清,根本找不到我们,也没有防备。有一次,小文的弹弓正中流氓大叔的腚沟,他的衣服本来就破破烂烂,很多的洞,这下子彻底开档了,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腚开”,天天追在人家腚后面喊“流氓流氓腚开”,有时候急眼了,流氓大叔转身抓起砖头就要扔,但他不会真扔,因为他本性也许是善良的。后来,学了心理学,才知道他不是流氓,而是一个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大概是“露阴癖”。当时,不光是医疗条件有限,群众对心理健康的常识也严重缺乏。如果放到现在,及时地送到安定医院调养一番,定能重返社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对于这样社会最底层的精神疾病患者,我们要同情,不要嘲笑侮辱,他们也是人,是因为患病了才显得不正常。这是病,既需要科学系统的治疗,也需要我们周围的人包容关爱,营造一个良好的康复环境。如果孩子们顽劣无知,冒犯了您,希望您在天之灵不要记恨我们,也祝愿您在天堂里换一身好衣服,像个绅士一样坐在上帝身边。

      中央台《星星火炬》里面的连播故事还没有听完,我们就长大了。

      顽劣的童年,我们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年少无知,乐此不疲,现在不堪回首,深感不安,再次向那些长辈说声对不起!年幼,决不是为任何错误开脱的理由!假如上帝真的存在,他老人家为何不阻止我们呢?
阅读次数(248) | 回复数(2)
上一篇:来吧!朋友《我们一起学猫叫》
下一篇:猫猫,再爱我一次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