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王秀云
  • 性别:女
  • 地区:唐山市丰润区沙流河镇葛家屯
  • QQ号:534752360
  • Email:534752360@qq.com
  • 个人签名: 喜欢在文字中寻找快乐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65 篇
    回复总数:204 条
    留言总数:1 条
    日志阅读:20642 人次
    总访问数:2695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彩云追月发表的博文
红霞[2018/11/5 11:13:57|by:彩云追月]
       那天去城里办完事,在中途坐上了开往家乡的公交车。在车上不经意的一回头,看见了车后座上坐着童年的好友红霞,我们大约三十年没见了,惊喜中我高声的大喊一声:"红霞!"许是农村人特有的高声大嗓让红霞觉得难堪了,我开心的和她说着话,她只是敷衍的嗯哈着,我自觉没趣,灰灰的坐在座位上不在吭声。车窗外后退的楼房、树木,车内人们的交谈再也引不起我的兴趣。颠簸的车子把我的思绪带回了和红霞一起玩耍的时光。                  红霞小我一岁,她父亲在外地工作,她和母亲哥哥借住在我家对门。我们经常在一起玩,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后来他们搬回了她家的老宅子,虽然离我家远了,我仍会绕过一条街去找她玩。我们在她家的大院子里画上格子跳沙包,我们在格子里跳来跳去,沙包被我们玩的花样翻飞。亦或拿一把骨头把玩。蓝天上的白云给我们遮阴,树上的小鸟为我们歌唱,院子里的花儿竞相开放,我们的童年无忧而快乐!

        那天玩累了的我们来到她奶奶的屋里。奶奶给我们找来花生和黑枣让我俩吃。奶奶的大土炕上铺着用苇子编织的炕席,炕席上的三道花纹又让红霞闲不住了,她脱鞋上炕,就着炕席上的花纹跳起了沙包。奶奶批评她,她充耳不闻,就像一只快乐的鸟儿一样跳啊跳。我老实的坐在炕边看她跳来跳去,因为是别人家,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心儿痒痒的,似乎也和她一起在炕上蹦跳了。

       在我们的玩耍嬉笑中很快就到了上学的年龄。我长红霞一届,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少了。记得在我上小学二年级时,学校开表彰大会。校长坐在我们前面的一张桌子后表扬着学校的好人好事。红霞红着脸站在台中央,我们起劲的给她鼓掌。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午后,红霞在街上玩。看见太阳底下有个闪闪发光的东西,跑过去一看是个手表。她好奇地看着嘀嗒嘀嗒的表针转动着,又想:"是谁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得多着急啊!"红霞拿着手表,在路上焦急的等着失主。这时过来一位骑自行车的男人,头上冒着热汗,很着急的问红霞捡到手表没有?红霞赶忙把手表交还失主。

        看着红霞在台上羞红的脸,不知所措的搓着手,我暗暗地想:"我也要做件好事,我也要受表扬。"从此,每当放学我就会注意街上有没有人丢下什么。其实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吃饭穿衣都成问题,谁会丢东西在街上呢?

       红霞初中毕业以后顶替了她爸爸的工作,从此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

       车子一声长鸣把我从回忆中惊醒,到村口了,我们从车子上下来,各自沉默着,也没来得及和红霞说句:"有空来家玩!"就从路口分开各回各家了。

        难道我真的如鲁迅文中的闰土一样了,只顾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家里那二亩地了,和红霞的差距大了,连这些年的情谊也都随黄土埋没了吗?

阅读次数(298) | 回复数(3)
上一篇:又见炊烟升起
下一篇:记忆中的那条白围巾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