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angguotian@163.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4 篇
    回复总数:94 条
    留言总数:9 条
    日志阅读:4206 人次
    总访问数:821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风暖心情发表的博文
蒲公英[2015/12/24 10:43:15|by:风暖心情]
作者张玉茹

蒲公英、

早在童年时就知道蒲公英是一种像小伞样的草本植物。也曾无数次把玩过它元宵样的绒团。用嘴一吹,它便各自擎了小伞向天涯飞去。老师讲过,它是种子,它带着这种植物生生不息的希望飞向他乡。而那时,并不关心植物们是如何的繁衍生息的。只知道,它轻盈的小身子像掌控童年快乐的按钮,只要它飞,快乐就会如泉涌般从心底里汩汩流出。现在想来,童年是不懂得回收的。其实它的每一次飞行,与来年更多的再生,也是我们人类快乐的交替与延续。

后来慢慢长大。再无暇顾及这些小东西了。快乐夹杂着生活中的种种忧烦构建着每一分人的人生图画。蒲公英就像童年清澈的眼神,它不再适合镶嵌在成年,甚至成熟的面颊上。那些发自内心本真的快乐在成人的世界里显得那么微秒。立命于衣食、荣禄的奔波中,得,藏着低俗的兴奋;失,藏着肮脏的颓废。这两种俗念的实体支撑着一个玩偶的躯壳,让一颗人初的心在夹缝中痛楚、挣扎。

像是一个旅人,终有走得疲惫不堪的时候。当生活的大山重重压倒我们,竟能意外的感觉那种绝望中正暗自葳蕤了的几分轻松。这是否契合了宗教里的灵魂的超脱呢?也就是说,只有彻底的陷入最无望的生活之中,而又没有足够勇气面临死亡的人才能剥开命运的真相,还原一个肉体原初的愉悦?我知道,有人定会反驳:那不是超脱,是苟活。是,是苟活。而有些苟活未必失为一种生存的状态与策略。换言之:则是无所欲,才无所负重。

然而这并不是人的天性。这种情怀和境界,是一次次的伤口的愈合与破裂才最终磨砺出来的。邻家一位老太太,一生所经历的生离死别在别人看来,每一次都足以置她于死地。三十多岁丧夫,后又丧女,丧子。年逾七十时再度失去最孝顺最博她欢心的孙子。看着她抚摸那个再也唤不回来的孙子,所有人都悲从心生,都以为这一次老人是再也挺不住了。然而事实却那么清晰地证明着,几根冰棍后,老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健硕。她说,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她不知道愁是啥了,伤是啥了,痛是啥了。她成了百毒不侵的钢筋铁骨。老人活了102岁,不疾而终。我无法从科学的角度去论述老人生命的韧性与力度。人常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古来稀……不知道这可不可以被我个人论断:轮回就是此生此世的事。(在这里敬请原谅一个不懂宗教的俗人贸然的论断。)其实这世间没有什么不可以放下的,都是天地间的一个过客而已。佛说,世间人人有佛性。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们口口宣称的要回归自然的意念里的最深刻的道理吧。而我们只是没能更深刻的思索过。

此刻,我正面对一棵待放的蒲公英。我没有像孩童时代一样,迫不及待的吹气,让它飞起。而是静静的看着它。不料它也正悄无声息的绽放着,在短短的几分钟里,我目睹了一个生命“成长的”过程。先是凹陷的半圆,慢慢的就鼓了起来,然后,所有的托开始手臂似的极尽可能的向下、向下,让小伞般的籽实两两相对的撑起来,最后形成这种植物足以自豪的圆形----难道这就是一个生命全部的意义与快乐所在了吗?那多的美丽光阴它们不在乎,那多的雨露阳光它们不在乎,为了种族的延续它们竟争分夺秒的送走自己的这一次生。而我的悲悯在它们义无反顾的圆满里是那么的矫情。此时我知道如果有风,它就会飞了。把它最简单最真实的对生命的理解播撒向广袤的大地……

曾经从电视里看那些用电脑模拟的花儿绽放的镜头,似乎是“啪”的一声,花儿就把自己打开来,像一个突兀的人要把心声吐露。它要说什么呢?它们开放,又因它们的开放而让这天地之间五光十色,艳丽缤纷。而后就是匆匆落去,再形成生命对接的籽实。年年如此。如果不是心灵饱受外在风雨的侵蚀的人类,还是否能注目这本庸常的自然现象?从而感受生命最有质地的重量?

快乐是光,感受是雨,意志是能量。我们庸俗的肉体经过这种无意识的组合,才具有了多姿多彩的魅力!
阅读次数(96) | 回复数(0)
上一篇:雪天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