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保密
  • Email:保密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65 篇
    回复总数:574 条
    留言总数:11 条
    日志阅读:52545 人次
    总访问数:11463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ngxiuhua发表的博文
回家问路[2019/3/2 22:58:11|by:zhangxiuhua]

我喜欢去同一个地方,走不同的路,有时难免会迷路,我经历过山重水复疑无路的迷茫,也享受过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快乐。走不同的路,会看到不同的风景,收获不同的体验。
谁会相信回自己家,还要问路呢?我做到了!
那天回娘家,走到邻村,我们村后时,不知怎么就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想不走平时走的村东那条水泥路,想走村后这条路。村后这条路是土路,这条路我有好几年好几年没有走过了。
近几年,修了村村通的水泥路,走土路的人就少了。我骑车上了土路。这条路比先前窄了不少,路边杂草丛生。一眼望到村根底下,路上没有一个人。我心里不免有些打鼓儿:这条路还通吗?四下望望,看见前边不远处,地里有个干活的。我停下车子跑过去问那人。那个人是邻村的,他说还通。通就继续往前走吧。走着走着,看见迎面开来了一辆小三马车。三马越来越近了,路很窄,我靠边停下车子,等小三马车过去我又继续骑车往前走。
到村根底下,小时候刨茅根的地方,都开荒种成地了,孤零零的,还有一处简易宅院,不知谁家住在那里。再往前走,过了后庄,是曾经的苇子湾。小时候经常在那里挖胶泥,脱泥模。记得爷爷没了的时候。我正在苇子湾里挖胶泥呢。现在苇子湾早已经没了苇子,都垫成宅基盖上房子了。再往前走,是我家的一处空宅。小时候,那儿有两间小土屋,土屋里放喂牛用的谷草。我从来也没有进过那土屋,据说有蝎子。虽然,至今我都没有见过蝎子长什么样。土屋早就倒塌了,连废弃的土也没有影了。土屋旁边曾经有棵歪脖子枣树的,那棵歪脖子枣树也没有了。那棵歪脖子枣树正好长在路边。秋后枣子刚红时,上下学的孩子走到树下投两坷垃,投下几个或红或青的枣,捡起来放兜里,吃着走了。放学后背着筐去拔草的孩子,走到树下,投两坷垃,捡几个枣拔草去了。拔草嘀,没好嘀,不就爬瓜摸枣嘀。记得旁边还有棵小枣树,紧挨着一棵臭椿树。有一回我爬到树上去够枣吃,下来时腿被夹在两棵树之间,这么拔也拔不出来。当时我就急哭了。是旁边院里的一个哥哥,过来把树使劲推开点,我的腿才拔出来了。那时候的人,也不知怎么回事,经常有吵架的,骂大街的。不是为宅子,就是为孩子。还有为庄稼。我记得我们家跟那位哥哥家也吵过架。可他没有因为这个而记恨,反而帮我。直到现在我还在心里感激他。也是从那时起,我学会了宽容。
沿着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七拐八弯地,我终于也找到家了。
回自己家,还要问路,想想真是啼笑皆非,五味杂陈。

阅读次数(420) | 回复数(1)
上一篇:蝶恋花
下一篇:晒太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