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崔军普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anpingxinhu@163.cn
  • 个人签名: 崔军普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48 篇
    回复总数:112 条
    留言总数:2 条
    日志阅读:12235 人次
    总访问数:1412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anpingxinhu发表的博文
悠悠碾子情![2018/2/12 21:45:30|by:anpingxinhu]
   悠悠岁月,步履匆匆,走过了春夏,跨越了秋冬,花开花又落,草枯草仍容,月缺月依圆,旭日复东升,曾经牧牛童,飘然已仙翁,天地融万物,时光束人生。——引子

   一阵阵温柔的春风,化去了覆盖大地多日的皑皑白雪。一束束叫不上名字的小草,争先恐后的从白雪散去松软的泥土里露出头来,急促的呼吸着天地之间孕育的灵气,准备着谋划劫后新的一生。池塘边高大、敦厚的柳树,早已脱去单调、粗犷、裸露的冬装,黄绿色的嫩芽挂满了枝头,万千条柳枝经不住嫩芽的攀爬,垂落下来,微风吹过,婉如婀娜少女,翩翩起舞,格外娇娆。

   坐在门坛上,背靠着门框,双目微闭,享受着阳光的沐浴,春风的滋润,真有点如醉如痴的感受!‘喂!醒醒,别睡着感冒了!’妻子喊了我一声,我从梦幻般的遐想中回过神来,睁眼一瞧,妻子不知什么时候也坐在了门坛上,她跟前摆放着一个大簸箩,里面放着半簸箩黄澄澄的玉米。‘别做白日梦了!过来帮我捡捡糗粒,咱们去粉碎了磨成糁,好作粥吃。’我搬起马扎凑了过去,不一会儿,玉米就捡干净了,妻子拿起簸萁,簸去杂物,然后装入口袋,我们就前往邻村磨面去了。

   邻村磨面的是位年轻的少妇,身材不高,微胖,一身黑皮衣裤裹在身上,使身体部位凸凹分明,略显臃肿。我们跟她说明粉碎先去皮,于是,少妇麻利的把电闸轻轻往上一推,就听‘嗡’的一声,粉碎机开始运转,少妇熟练的用簸萁端起玉米,倒入粉碎机上面的圆仓里,随着粉碎机的运转,圆仓里的玉米很快就漏完了。磨完头一遍,少妇又开另一台粉碎机再磨,同样是把玉米倒入圆仓,只不过这次要慢了些,因为,这回是细罗磨。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玉米全部磨完,我们按玉米重量给了少妇三元钱,便往回赶。一路上,妻子唠叨了好几次:‘现在吃什么都不香!就说这棒子面吧,去了皮,也没感觉多好吃,过去在碾子上碾的连皮带面一样抢着吃!’

   听着妻子的倾吐,我脑海里也如同放电影一般,闪动着过去人们生活的斑斑印记。

   记得孩儿时期,开春之后,母亲就开始忙活,准备家里一年的口粮了。每至晚上,母亲总是坐在炕沿边,端一簸萁棒子,放在双腿上,借着灰暗的煤油灯,一个一个的剋棒子,偶尔有一颗棒粒不慎掉落地上,母亲也会弯腰捡起来,即便是棒和尖上小的如同高粱粒般的瘪粒,母亲也不忍心扔掉,剋下来放在簸萁里。那个年代,是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的岁月,吃糠咽菜能喂饱肚子就是最大的幸福。有一天晚上,我一觉醒来,发现母亲还坐在炕沿上剋棒子,虽说是立春过后,天气有些暖和,然深夜的寒气不亚于严冬,母亲披着厚厚的蓝布棉袄,呼出的气像一股股白烟,在橘红色灯苗的闪动下,飘飘绕绕,如同祥云。

   待母亲剋满一布袋棒粒后,就要磨面了。那时村上还没有粉碎机,人们磨面唯一用的工具就是石头碾子。母亲先让我前去打探,看村上那台石头碾子有人占着没有。我领令后,一阵小跑,来到碾子跟前,探听虚实后,又一溜烟跑回,向母亲汇报碾子的使用情况。母亲得知无人磨面后,早已把棒子分成两个布袋,放在小推车上,带上簸萁、筛子、扫帚还有一根米数长、杯口粗细的木棍,推起小车急促向碾子奔去。

   来到碾子跟前,母亲放稳小推车,拿起扫帚,把大石磨盘清理干净,然后从布袋里用簸萁刨出少半簸萁棒粒,将棒粒转着圈撒在大石磨盘上,倒成一个轮儿,再把那根杯口粗细的木棍,擦入镶着石滚子木框的孔里,前腰顶着那根木棒,一用力,百八十斤的石滚子就转动起来,待石磨盘上的棒粒磨成粉状,母亲就又从布袋里取出一簸萁棒粒,洒在碎面上,继续推磨,这样棒粒就不会溅出去。母亲有时用右手推着磨,左手拿着扫帚往石磨盘里面扫着棒粒,以防棒粒掉下来。棒粒磨碎了,母亲又拿起筛子,一簸萁一簸萁的筛棒面,细的倒入布袋,粗一点的再放在碾子上,接着碾,直至晌午才碾完一布袋棒子,此时母亲已是精疲力尽了,头上腾腾冒着热气,推起小车来也不像来时那样有力了,步履有点蹁跚。

   记得有一年小妹刚刚出生,家里断了顿,当时父亲随村宣传队到外村串联不在家,无奈,母亲硬是拖着虚弱的身子,头上扎上一条毛巾,就前去磨棒子面。记得老人们常说:‘坐月子的妇女月科里要躲避寒冷,不要做累活,容易闹毛病。’母亲顾不得这些避讳,前去磨面,也就是这次磨面,母亲不慎扭伤了腰,落了个一到冬天就腰痛的毛病。

   弹指间,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母亲离开我也有四五年了,每每粉碎棒子面,我就会想起母亲推磨的情景。如果那时有粉碎机多好,母亲也就不会那么操劳了,也许,她老人家还能多活几年,娘!你在天堂还好吗?











标签:anpingxinhu     阅读次数(122) | 回复数(7)
上一篇:诸葛亮吊孝的秘密!
下一篇:安平怪才王三玉的传说!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