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岱群
  • 性别:女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2870017185@qq.com
  • 个人签名: 上善若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806 篇
    回复总数:2044 条
    留言总数:10 条
    日志阅读:290991 人次
    总访问数:38808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ngdaiqun发表的博文
爱莲说 [2020/7/29 14:01:51|by:zhangdaiqun]
爱莲说

“出淤泥而不染”一直是颂莲的千古佳话,不说妇嬬皆知也该是家喻户晓了。

识莲是很早很早以前,这个很早当然不是纪元,只是对我来说。慈眉善目的观音大士站在莲花宝座上,一手托着玉净瓶,一手拿个枝条,想周游哪里就到哪里,手里的宝贝可是法力无边。我那时候就对观音顶礼膜拜了,不是她手里的宝贝,而是那容颜,还有那慈悲的自由。除了向往,余下的就是画莲了。虽然画的不好,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边画着一边想着就觉得亲近了菩萨了,同时也会陶醉一番。形似与否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让人沉浸的是被涤荡过的干净的心灵或者说是境界。

读了刘禹锡的《爱莲说》又多记住几句,“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蔫。”算是对莲有了现实的感观。不管是虚无的,还是感观的认识,总之莲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尤物的存在。于是就爱上了它的一切,莲叶,莲子,莲藕。“江南可釆莲,莲叶荷田田。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生在北方的我只有远远地羡慕了。可是时间还是偏爱我的,至少能喝上荷叶茶,荷叶粥,莲子粥,连胜似黄莲的莲子芯茶都苦的别有滋味。这就是初期的荷印象。后来见到莲藕才彻底地的理解了“出淤泥而不染。”

初识莲藕是在货架上,淡黄的表皮夹杂着几个黑点,黑湿湿的果肉,用手指试了试,粘糊糊地粘了一手指泥。数了数,七个孔,想起了那句“七巧玲珑心”来,便把它和比干挂上了钩,“心比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这都是哪儿跟哪儿?连我自己都忍不住在心里哈哈了,只是碍于人多势众还是保全了该有的矜持,但是洋溢在脸上的笑容还是“走光”了。或许有八孔九孔藕?但是又一想,不对。藕大藕小跟孔大小有关,应该跟孔的多少无关吧。嘿,管它呢,就记着七孔得了。如果说见着莲像飞娥向火一般急切,可是见了藕还真不敢向前了。泥,黑,脏全了,况且北方人素来又没有吃藕的习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蔫哦!

可是终究还是没能抵住诱惑,买一小块,尝尝。那时候还没什么百度,估计着它应该是类似北方的红薯土豆,都长在土里,就削了皮。去了皮,白净净的,放在水龙头下一冲,孔里的泥一下就没了,露出了冰肌玉骨。原来如此,好一个出淤泥而不染,根基在这里呀。觉得刘禹锡倒没有我幸运了,他是浅识莲,我是真识莲。也许他从没下过厨房,或许没亲手烹藕吧?李清照的“凄凄惨惨戚戚”不在于她是文人,而在于她是女人。万物皆有灵,于是愈发的爱莲了,识了藕就识了莲的全貌与精华。

后来小城的河里种了莲,碧绿硕大的玉盘铺满河面,出水的荷花轻轻曼舞。荷叶上晶莹的水珠,七彩的光束……站在桥头向下望去,赏心悦目的清凉涤去了夏日的酷热。就在眼前却不可及,就在脚下却不可达,就在咫尺却不可近,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蔫!

欲望总是填不满的沟壑,这样也好,沟壑越深,填平的机率越大,揭开真相的机率越大,深层发现的未知越多。于是想着在屋里养一棵,可是条件所限,只能养碗莲了,总归是莲,好比猫和老虎,都属猫科。

在网上淘了几粒种子,按着说明泡在水里,发芽,移植,浇水,一切按部就班,没过几天就长出叶子来。有的浮在水里,有的直立像尖尖的角,有的搭在了窗台上。窗台可采莲,莲叶荷田田,给小小的居室添了几分雅致和生气,更给我添了几多乐趣,每天都在它前面逗留一会,终于可近观了。直到有一天,推开门的瞬间,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不是花香,却比花香清幽,原来莲的味道是这样的。我才发现它的深沉与内函。

经常往盆里填水,却忽略了一个细节,水却从来没有臭过。冬天干燥屋里放一小缸,水,没几天就臭了,养过金鱼,几天不换水也会臭,摆个上水石,石头都臭了。只好拿走水罐,撤了鱼缸,干了石头。那盆碗莲居然不臭,不光自己出淤泥而不染,连水和泥都不染了,不光自己高洁,连它周围的泥水都高洁了。它不像别的花,香气袭人,竟连人都改变了,变得和它一样彻骨的洁净。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谁说它不是呢。何止是“出淤泥而不染”。
阅读次数(119) | 回复数(0)
上一篇:找蚂蚁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