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岱群
  • 性别:女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2870017185@qq.com
  • 个人签名: 上善若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725 篇
    回复总数:1941 条
    留言总数:10 条
    日志阅读:220571 人次
    总访问数:29078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ngdaiqun发表的博文
温暖懵懵的槐花季[2019/5/14 21:22:47|by:zhangdaiqun]
温暖懵懵的槐花季

很早就知道槐花槐角能入药,喜欢喝花茶,能入药的都去药店买,觉得药店的花应该是按药用炮制的,在药店里买过槐花茶。

后来听远方的师傅说槐花能吃,回老家问问谁吃过,怎么吃。回答坚定的一致,都没吃过。也许在那青黄不接,食不果腹的年代有人吃过。就问老妈和那个年代的人,回答除了杨树叶,杏树叶,野菜之类的常吃也没吃过槐花。也许本来就不能吃吧,既然有人都吃了,我何不去尝尝?可是每年都错过花季。山里的槐树都长在山坡或小树林或河边,只有闻到花香时才知道开花了。

很多年前,人们为了果腹,凡是能吃的都找着吃,不确定能否吃的就试着吃,现在的人们条件好了,都讲究着吃,很多年前吃过的当做新鲜的东西吃。没吃过的尝着吃。去年吃了三嫂烙的槐花饼,清香润甜,就埋下了馋的种子,今年一定要赶上花期。估计着该开了,前些日子跑了老远去看,结果没动静。昨天和人聊天问起来,人家说开了,并告诉我哪里有。

今天上午出发,不太远,小城的山上过一条马路。顺着山路上去,四下看了看,有一棵高大的树,雪白一片。我眼神儿不太好,指着问老酒是不是。老酒顺着地边走过去,地里有个老乡在干活儿,老酒过去搭话,问了几句农事,我顺便插一句:“那个是槐树花吗?”“干啥用啊?”“吃啊。”老乡很热情,那个够不着,里面有小树。”有了老乡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只有几棵,沉淀淀的开得茂盛,足够解馋了。每一棵树都摘一些,没摘光,怕是摘光了树就不长了,满足味蕾的同时也得保护它们才对。摘完出来又顺着山路往里走了走,欣赏一下山里的风景并感受着农田的亲切。又看见一片树林,几乎都是槐树。白花花的香气袭人,蜜蜂嗡嗡的飞来飞去,温暖的山风,蓝蓝的天空透过绿叶和白花的间隙,大大的鸟窝,零星的鸟声在山间流动,阳光穿过树林撒一地斑驳的树影。树太高了够不着,只能望花流连。有几条垂下来的树枝,还能够着,一个穗一个穗的摘下来。从山上下来两个大姐:“去里面摘吧,里面多得是。”她俩用木棍抬着,好几个袋子,原来也是槐花。“够了。”我们回到。“把它直接捋下来吧,省事,到家也得捋下来吃。”这个我还没想到。大姐说着放下袋子,掏出钥匙,打开一个菜园的门儿,敢情这是她家的园子,我真羡慕。就是忘了,没问问她们都怎么做着吃,一次吃不完怎么保存。

回到家,挑花洗花晒花,像进了槐花园,满屋子的香味。我又延伸加工一下,晒槐花茶。今年的槐花就能吃到明年了,想着就美美的。

晚饭吃完了槐花饼,坐下来突然有了疑问,这花是药材吗?我老家门口有一棵槐树,人们都叫它棉槐,没有刺,到七八月才开花长角,远远的就闻到蜜味,有“花开得茂盛定丰收”一说。我晒的槐花茶跟买的槐花不一样呢,听老人说那棵槐树的花和种子都是药材。今天摘的花树长有刺叫刺槐。于是百度一下看看,“能入药的槐花”。看完才知道,家乡叫棉槐的树还有一个名字叫国槐,国槐的花和种子都能人药,刺槐的不能入药。我吃的是花还是药?我花了好多功夫晒的槐花茶难道白费心血了?不管吃的是啥反正味道不错。

这个温暖又懵懵的槐花季!
阅读次数(249) | 回复数(1)
上一篇:母亲节
下一篇:黄蔷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