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国中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pingyinzgz@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15 篇
    回复总数:725 条
    留言总数:22 条
    日志阅读:105738 人次
    总访问数:14316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秦皇岛坪茵发表的博文
民间故事狠秀才一箭射三雕[2019/7/8 18:14:55|by:秦皇岛坪茵]

邮箱里突然来了一篇《民间文学》“未过初审”的复函,二年了,不再写故事,投稿也不登,彻底放弃了,全国的故事期刊都黄摊子了。曾经在《新聊斋》得过700元稿费,比写散文、小说稿费高,现在什么都完蛋了。



狠秀才一箭射三雕(原创)

张国中

从前有一个姓曹的秀才,性格古怪孤僻,却老谋深算。曹秀才娶了一个花容月貌的妻子,叫惠娘。秀才天天担心妻子惠有外遇,可是偏偏就出了差股子,妻子惠娘被一个姓李的武举给糟蹋了。后来慢慢地人勾搭成奸了。

有一次,秀才的妻子惠娘到太和庙烧香拜佛,庙里有一个小尼,姑法号叫妙云,这个小 尼姑是水性杨花,早就与李武举勾搭上了。这次惠娘来庙里烧香拜佛,恰好碰上李武举来找妙云鬼混,李武举看见了惠娘,模样长的俊俏,眼馋得口涎欲滴。惠娘烧香拜佛已毕,就回家了。把李武举的魂都勾去了。

惠娘走后,李武举就问妙云说:“方才来庙里烧香的女子是那里的人,长得太美了!”

妙云说:“她是本地曹秀才的妻子。怎么,眼馋了吧?”

武举说:“妙云啊,你行行好,帮我牵个线,能和这个小美人儿做一次露水夫妻,死了也不屈呀!”

妙云说:“你这个坏东西,喜新厌旧。再说,人家是秀才妻子,大门不 出,二门不迈,你让我怎么牵线啊?”

李武举说:“只要你把她给我弄到手,跟她一天,我给你10两银子,两天我给你20 两银子……我重重赏你,咱们俩的关系,照旧如初,该怎么好,还怎么好。”

妙云听完 ,琢磨一会说:“你把你的烟荷包给我,明天我到曹秀才家去一趟,你在后边跟着,在门外等我,你听屋里一闹哄就进去。”

二人定好了诡计。

第二天,妙云来到曹秀才家,恰好曹秀才不在家,尼姑妙云见了秀才妻子惠娘,没话奏话说:“大嫂子,您忙活什么呢?”

惠娘说:“哎呦,稀客,您怎么到我家来了?快坐下。没忙什么,给丈夫做双鞋。”

妙云说:“我不是劝善,就是化斋,那天,你去烧香,我看你哦特好,因此来串个门儿。”

趁惠娘下炕为妙云倒水泡茶工夫,妙云把针线给塞进被褥里,随手将烟荷包也塞到被褥底下。惠娘倒水回来,小尼姑妙云说:“好嫂子,我在庙里做些针线活计,没有针头线脑,您就给我点针线吧!”

惠娘说:“行啊,行啊!”

惠娘就在炕上寻找针线,可是,方才还用着,怎么也找不到。小尼姑妙云也帮着找。尼姑妙云一掀被褥,把烟荷包拿出来了。就故意大声说:“这个烟荷包是李武举的,怎么到你这里了?”

惠娘说:“骚货秃驴子,你血口喷人,分明是你陷害我……”

这时,李武举趁机进屋了,对妙云说:“我们俩的事,你别多管,你快滚吧!”

妙云乘机溜了。李武举就将惠娘搂住强暴了。惠娘一个弱女子,没有反抗能力,哑巴亏——吃了。李武举噜哄一阵,又给了好多银子。惠娘只好认了。

有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一天,李武举又去了。仰卧躺在炕上,朝房顶土了一口粘痰,正好沾在糊棚上。第二天,曹秀才以文会友回来了,躺在炕上,往上一瞅,看见糊棚上沾着一口粘痰,就问妻子惠娘说:“我这几天不在家,谁上咱们家来过?”

惠娘说:“你别抄惊了,谁也没有来过,粘痰是我吐的。”

曹秀才说:“你吐的?我不信,这口粘痰是有力气人吐的,我容你三天,你若是吐不上去,甭说,你一定是有外遇了!”

惠娘试着用力吐了几回,怎么也吐不到房顶。曹秀才急了,说:“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打你,也不骂你,你要是不说实话,可别怪我无情无义!”

惠娘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好把小尼姑妙云穿针引线,勾引李武举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曹秀才说:“这事也不怪你,今天我还走,出去以文会友,李武举还一定来,你们俩睡觉时,你把他的舌头给我咬下半截来,你要是不干,我要你的小命!”

曹秀才临走,把尖刀子磨得锋快,在惠娘面前一晃说:“我回来如果见不到李武举的舌头,我就宰了你!

曹秀才走后,李武举果然又来了,俩人又要干那宗勾当,惠娘说:“李相公,我想死你了,吻吻我吧!,把舌头吐给我。”

李武举把舌头伸出来让惠娘吻,惠娘下了狠心,“咯噔”一口,就把李武举的舌头给咬下半截来了。正在这时候,曹秀才在门外大声喊:“开门!开门!不要放跑了淫贼!……”

李武举慌了,顾不得疼痛,跳出窗户跑了。

曹秀才进屋问惠娘说:“舌头咬下来了么?”

惠娘将咬下来的半截舌头交给了丈夫曹秀才。曹秀才把舌头包好,连夜来到太和庙尼姑庵,上前敲门,尼姑妙云以为是情人李武举来了,急忙下床开门,曹秀才上去一刀把尼姑宰了,然后把李武举的半截舌头塞进尼姑的嘴里。

第二天,快晌午了,庵里其他人发现小尼姑妙云还没有起床,别的尼姑推开门一看,“哎呦”小尼姑妙云被人家杀了。就报了官。公差来了一验尸,发现小尼姑嘴里还有半截舌头,断定是小尼姑因奸不允,把嫖客的半截舌头给咬下来了,嫖客就一怒把小尼姑给杀了。

公差把案情回报给县衙,县官就派遣差役扑快四处捉拿凶手,缉拿没有舌头的人归案。可是一连几天,没有丝毫线索。红笔师爷跟县官说:“被咬掉舌头的人,一定要去药房买药治伤,派差役到药房缉拿买药人,一定能破获此案。”

县官依言,派遣差役去药房盘查,发现本县的李武举管家为主人买药治伤。差役将管家李二带进衙门审讯,李二招供说:“我家老爷,突然患了口疾,不能开口说话,所以派小人买药。”

县官立即派扑快将李武举缉拿到县衙检验,果然断了半截舌头,把小尼姑妙云嘴里的半截舌头往李武举嘴里舌头一对,分毫不差。武举嘴里哇啦,也说不出来啥,就把李武举订罪,杀人偿命,打入死牢,秋后问斩。

曹秀才回到家里,没有和妻子惠娘说,后来,妻子惠娘听说小尼姑被人杀了,临死嘴里还含着半截舌头。凶手是李武举,被缉拿归案,秋后问斩。就问丈夫曹秀才说:“小尼姑是你杀的吧?”曹秀才没有吭声,心想:妻子也靠不住,一旦夫妻打架,她告发我,就得抵命。隔了一会儿说:“以前,我忌恨你有外遇,现在,一天云彩都散了。我去买菜打酒,你包饺子,把咱爹请来,我们爷俩喝两盅。”

秀才说完上街买了几十斤醋,放在偏屋一口大匹缸里,让惠娘包饺子、炒菜。他自己去请丈人爹。丈人爹到了,饭菜也做好了。

爷俩开始喝酒吃饭,秀才对妻子惠娘说:“偏屋里有醋,你舀点来。”妻子惠娘来偏屋舀醋,秀才随后跟来了。一口大匹缸只盛了少半缸醋,惠娘够不着,探着身子往下够,秀才从后边用手一籀,就把惠娘头朝下,脚朝上,呛死在醋缸里了。秀才马上转身到老丈人跟前,继续喝酒,半袋烟工夫,秀才和老丈人说:“我叫惠娘去舀点醋,这么还不来?我去看看。”

秀才说完,出去一会儿,马上进屋大声说:“岳父大人,不好了!惠娘掉在醋缸里淹死了!”

老丈人急忙到偏房一看,立刻嚎啕大哭:“女儿,你死得好惨啊!……”

狠秀才就是这么害死了 三条人命,他却逍遥法外,没有露一点马脚。

(不妥之处授权删改)



河北省秦皇岛市卢龙县榆林甸学校转 张国中 邮编:066400



阅读次数(340) | 回复数(0)
上一篇:老皇历看不得了
下一篇:拙嘴笨腮不如巧舌如簧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