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国中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pingyinzgz@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00 篇
    回复总数:679 条
    留言总数:22 条
    日志阅读:97436 人次
    总访问数:13042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秦皇岛坪茵发表的博文
奸臣胥童陷害三郤[2019/4/11 17:46:08|by:秦皇岛坪茵]
  
   

奸臣胥童陷害三郤

  





张国中

             (一)

周简王51年,晋国厉公在位,晋厉公骄奢淫逸,宠信奸佞,他最宠信一个叫胥童的龌龊小人。厉王想封胥童为卿,可是朝中没有缺员,胥童背后怂恿厉王说:郤家三兄弟执掌兵权,势大族盛,专权当道,将来恐怕要谋反,不如把他们三兄弟除掉。除掉郤氏一族,空出好多官衔,然后您再补缺,谁敢不答应呢!

      
晋厉公说:光说郤家弟兄谋反,证据不足,文武百官恐怕不服。

      
胥童说:鄢陵那次战争,郤至带兵围住了郑国之君,他和郑君并车私语多时,随后撤兵解围,放了郑国之君,郤至必然和楚国私通。只要问问楚公子熊茷(fei)就知道内幕了。

      
厉公叫胥童去找在晋国作人质的楚国公子熊茷。胥童来到熊茷住所,首先跟熊茷说:公子想不想回到你们楚国去啊!

      
熊茷说:思国思家的心情,人皆有之,我来作人质,怎么能回国呢?

      
胥童说:公子,您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保证让您回国。

      
熊茷说:只要能让我回国,我能做得到的,别说一件事,十件八件我都听您的。

      
胥童附在熊茷耳边,嘀咕了一阵,最后说:一会儿,厉公要召见你问话,你按我教你的话回答,记住了吗?熊茷点了点头。胥童带着熊茷来朝见厉公,厉公命令左右退下,悄悄地问熊茷说:郤至是否与你们楚国私通,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我就放你回国。

      
熊茷按胥童教他的话说:郤至与我国大司马(官名)公子婴齐交情深厚,经常有书信往来,说您不信任大臣,荒淫无度,百姓怨声载道,国人都思念从前的晋襄公,襄公的孙子公孙周现在在周简王朝中作人质,将来他们要废了您,辅佐公孙周做晋国的国君。

      
熊茷还没有说完,胥童在一旁插嘴说:难怪前次鄢陵之战,新军元帅郤犨(chou)与楚将公子婴齐两军对阵没有交战。郤氏私通楚国,证据确凿。主公如果还不信,您何不差遣郤至到周简王朝中告捷,暗地派人盯梢,如果郤氏真有私情,必然和公孙周偷着会面。

      
晋厉公上了胥童的圈套,于是派遣郤至把与楚国打胜仗捷报上报给周简王。胥童暗暗差人告诉公孙周说:“晋国的大权掌握在郤氏三兄弟手里,这次郤至要来周朝报捷,你应该见他,将来你回到晋国,也有个照应。”  公孙周认为,见见本国使臣,也合乎情理。郤至被派遣来到周朝,见过周简王,刚办完公事,公孙周真的来公馆拜会郤至。俩人谈论一些时局和本国的事情,大约谈了两个时辰。晋厉公派来的盯梢人急忙回国向厉公汇报。厉公认为熊茷没有瞎说。等待时机,想除掉郤氏一族。

有一天,厉公与妻妾饮酒,和御厨要鹿肉下菜,厨中没有。派侍从孟章到街上买鹿肉,街上也买不到。此时,正逢郤至从郊外打猎回来,车上载着一头鹿。从街市经过,孟章不容分说,把鹿夺走。郤至大怒,心想:本将军的东西,也敢掠夺。立即拈弓搭箭,一箭将孟章射死,取回鹿回府去了。厉公得知了这件事,怒气勃勃地说:郤至欺君犯上,我一定杀了他。

      
厉公立即召集奸党胥童、夷羊五、长鱼矫等人商议,要除掉郤至。胥童说:杀了郤至,郤犨、郤锜(qi)一定造反,不如把他们一块都杀了!

      
夷羊五说:我们卫队有八百人,主公下令,夜间偷袭,他们来不及防备,我们一定取胜。

      
长鱼矫说:他们三家中的卫兵太多,如不取胜,还会连累主公。郤至、郤犨,掌管司法,我们不如装作打斗,到公堂上诉讼,乘其不备,刺杀他们。再派人随后接应。

      
厉公说:我派大力士清沸魋(tui)帮助你们。长鱼矫打听到郤氏三弟兄都在讲武堂议事,于是,他和清沸魋把鸡血涂在脸上,各拿兵刃扭结到讲武堂来评理。郤犨不知是计,当是真的相互打斗,喝斥坐下问话。清沸魋假装诉讼,凑到郤犨身边,冷不防一刀刺中郤犨,郤犨扑通倒地,郤锜急拔佩剑,来砍清沸魋,长鱼矫用刀架住,战斗起来。郤至一见不好,纵身逃出,驾着战车逃走。清沸魋又砍了郤犨一刀,见郤犨已死,回身来攻郤锜,郤锜虽是武将,郤犨一死,有些心慌,那清沸魋有千斤力气,长鱼矫少年勇猛,战不过二贼,也被清沸魋砍倒了。亦被结果了性命。长鱼矫见郤至逃走,说声不好!风驰电掣般地出来追赶。

再说郤至驾车刚出府门,正遇胥童、夷羊五带兵前来,心想,寡不敌众,驾车转身回走,劈头撞见长鱼矫来追。长鱼矫飞身跃上战车,来杀郤至,此时郤至方寸已乱,措手不及,被长鱼矫杀死,割下了脑袋。这时,清沸魋将郤犨、郤锜的脑袋都割下来了。这伙贼人拎着三个血淋淋的人头入朝向厉公请功去了。

上军副将荀偃听说郤元帅在讲武堂遇刺,驾车出府要来讨贼。中军元帅栾书不约而同,也闻讯赶来,他们俩刚来到朝门,准备见晋厉公,正遇见胥童带兵赶到。栾书、荀偃二位将军说:原来是你们这些偷鸡摸狗的坏东西谋害大臣,祸国殃民!……”

      
胥童说:栾书、荀偃,你们是郤氏同党,阴谋造反!喝令手下捉拿二将。胥童手下的将士将栾书、荀偃团团围裹,拥到朝堂之上。

厉公问胥童和长鱼矫说:罪臣三郤已经杀了,军队如何不散?为什么吵吵嚷嚷来到金殿?

  

      
胥童说:我们捉来了郤氏同党栾书、荀偃,请主公治罪。

      
厉公说:叛逆谋反之事,与栾书、荀偃二位将军无关,寡人不能治他们的罪。

      
长鱼矫跪爬到晋厉公跟前说:元帅、副将,他们都是一伙的,郤氏三人被杀,兔死狐悲,已伤其类,不杀了此二人,将来他们会为郤氏报仇,晋国得不到太平啊!

      
晋厉公说:一日杀了三员大将,无辜再杀他俩,寡人于心不忍。晋厉公赦栾书、荀偃无罪,官复原职。二人谢过厉公,回府去了。

长鱼矫叹口气说:主公,您不忍杀他们二人,他们将来忍心杀您啊!长鱼矫因为这件事,不敢在晋国居官,逃奔西戎国去了。

胥童的阴谋得逞了。晋厉公封他为上军元帅,代郤锜的位置。任命夷羊五为新军元帅,取代郤犨的位置,清沸魋为新军副将,代郤至的官衔,把楚国的人质熊茷释放回国了。

  

  

  

(二)

胥童一下子爬上了上卿的位置,耀武扬威,深受晋厉公的宠信,他们不把元老、旧臣放在眼里。栾书、荀偃两位将军与他们这群坏蛋合不来,常常称病在家不去朝中议事。晋厉公骄奢淫逸,不理朝政。

有一次,厉公和胥童驾车出游太阴山下。这里离晋国国都绛城几十里路。住在亲信丽匠家,三宿没有回来。荀偃私下找到栾书,说:咱们主公是无道昏君,你心里清楚。我们俩总装病,不参与朝政,只能苟且偷安一时,不是长久之计。胥童那帮坏家伙会生疑心,将来我们俩也是郤氏下场,您想到了没有?

      
栾书说:那怎么办呀?

      
荀偃说:当大臣的应该以国家为重,以君王为轻。您现在掌握兵权,搞一次政变,拥立一个贤明的君主谁敢不听啊!

      
栾书说:这件事能办妥吗?

      
荀偃说:龙在深渊里,没有人敢动弹它,龙如果离开了水,到了旱地上,三岁孩子都可以制服它。贼子胥童与昏君厉公出游于太阴山下,宿于丽匠家三宿,至今未回,这就是龙离开了水,在旱地上。再说,晋国的人心向背,您也知道,我们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栾书长叹了一口气说:“我栾家世世代代是晋国的忠臣,今日为了国家的生死存亡,顾不了许多啦!后世必骂我是弑君的的叛逆了!

      
二人商议一定,自称病愈,要见厉公,商讨国家大事。派遣牙将程滑带兵三千,埋伏在太阴山左右。栾书、荀偃亲自到宠臣丽匠家,迎接厉公还朝。晋厉公被强不过,只得起驾回朝。胥童领兵在前边带路,栾书、荀偃簇拥在厉公左右。大队人马刚走到太阴山下,只听一声炮响,伏兵蜂拥而至。牙将程滑一刀将胥童砍死,晋厉公被吓得从车上跌下来。栾书、荀偃吩咐手下将晋厉公绑缚,囚在车中,安抚其他将士,大队人马在太阴山下驻扎。

荀偃跟栾书说:范匄(gai)和韩厥二位将军恐怕不服,不如假传君令,把他们俩召来。

  

      
栾书表示赞同,立即派两辆飞车分别去接范匄和韩厥。

使者来到范匄府上,口谕召见命令,范匄怀疑,派一个心腹家人去韩厥府中打听,看看韩厥去了没有。结果韩厥推托有病,也没有去。范匄亦敷衍使者,没有应召。两个使者回报栾书、荀偃,范韩二将都没有召来。   

  

栾书问荀偃说:这件事怎么办啊?

  
荀偃说:栾元帅,您已经骑在虎身上,还想下来吗?

  

  
栾书已经明白了荀偃的意思。当天晚上,命令牙将程滑把酖酒(毒酒)给厉公喝下。晋厉公当即就一命呜乎了。

厉公驾薨不径而走,范匄、韩厥二位将军忽然听到君王死亡的消息。也没有打听死亡的原因,一齐出绛城来到军营吊唁,众臣扶柩回朝,办完晋厉公的丧事,栾书、荀偃等元老大臣共同商议立晋国新君之事。

荀偃说:三郤的死亡,是胥童这个坏蛋造谣诽谤的,说他们要立公孙周为君,这是天意。我们应该把公孙周接回来,主持国政。

      
群臣都表示赞同,立即差荀罃去周朝京城迎接公孙周回国。公孙周当年十四岁,聪明绝顶,才华出众。突然见到大臣荀罃来接,向周王奏明情况,辞别周王,回返晋国。他们一行人等来到清源地方。栾书、荀偃、范匄、韩厥等文武大臣齐聚迎接,见礼已毕,公孙周和文武百官说:我十岁就在周朝当人质,没有想回到家乡,更没有想回国当君王,可是,我当国君,得我说了算,让我当傀儡,不如不当,众卿家听不听命令,就在今天,如果不这样,你们另选贤君,我不能任人操纵。

      
大臣们听了这一番话,觉得新君很不一般。大家都说:我们愿意侍奉贤明君主,听您的命令!

      
栾书、荀偃背地里说:新君年少厉害,大家要谨慎从事!

      
公孙周随文武百官进了绛城,拜祭了太庙,即位为君,为晋悼公。第二天临朝,当着百官的面,斥责夷羊五、清沸魋狼狈为奸,杀害三郤的罪恶。吩咐武士立即推出午门斩首。把晋厉公的死,归罪于牙将程滑,命令车裂于街市。这一举动,吓得栾书夜里睡不着觉。第二天,上朝辞官告老回乡了。

河北卢龙县榆林甸学区

张国中 066400 电话13343347499

  

  

  

  

  

阅读次数(218) | 回复数(1)
上一篇:12世山拉嘎上坟
下一篇:烧毛豆荚吃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