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红梅
  • 性别:女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2391986285@qq.com
  • 个人签名: 上善若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47 篇
    回复总数:3541 条
    留言总数:30 条
    日志阅读:392589 人次
    总访问数:52400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梅君发表的博文
庭院香香香几许 [2020/8/22 21:25:02|by:梅君]
庭院香香香几许
县文联主席丁书强老师说他特意写了一幅书法作品《室雅兰香》,装裱好代表文联送给我,用来感谢我对武邑文化建设事业做出的贡献。
微信里看到这条消息,我心头一热,稍稍打了一下愣神儿:“作为武邑人,我只不过在我的公众号‘梅君小苑’里把武邑文学爱好者的作品发布出来,把文化武邑传播出去,为自己家乡做了我应该做的。丁老师是中国书法大家,他的作品,可以说是一字千金都难求。现在他把亲自书写作品送我,这莫大的殊荣突然降临,让我怎么承担得起!”
我腰不好,行走不大方便,领导专门来家里看望我,接来送往是最起码的礼节,老公能回家最好了。这样想着,我把消息告诉了老公。赶巧儿,老板这段时间正忙,雇佣的也只他自己。他说看情况,尽量往回赶。
(一)
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再有一个不能自理的孩子,跟城市的高楼大厦相比,家里的环境脏乱差程度可想而知。
好在装裱字幅需要时日,我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整理一下屋里和院子。床单褥单门帘,我一股脑的扯下来,洗!墙角屋边、角角落落,我仔细打扫。想着丁老师他们忙里偷闲过来,喝一杯水是应该的,我把过年待客时才用的杯子拿出来,仔仔细细清洗一个遍,放好,只待丁老师他们到来。
这样忙乱着,虽累,也并快乐着。晚上安顿好孩子,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安然入眠,我兴奋的想象着,和丁老师、杜老师还有好朋友东侠见面的幸福时刻会是什么模样。
忙忙碌碌的日子过得好快,等待的日子却是如此漫长。每天晨起后,我都要先检查一下屋里院外,看看哪儿有尘土、哪儿有树叶哪儿有小草芽冒出,特别是院里的小花儿们,那一枝哪一盆有花落,我赶紧剪除,哪一棵因风雨侵袭变得歪斜,我赶紧扶正,为的是让它们也以最好的姿态,陪我迎接幸福时刻的到来。
忐忐忑忑里,终于等来了丁老师要来的消息。但是,老公却不能及时赶回来,稍稍有些遗憾。
(二)
我是骑三轮到街上迎接丁老师一行几人的。
与文联主席丁书强老师、诗词楹联学会秘书长杜书堂老师,为宣传武邑做公众号时,我们在微信交流较多,并且因为在我的公众号有他们的作品发表,生活照简历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所以他们一下车,我便准确认出了他们;东侠是文联副主席,又是我的挚友、好姐妹,曾经见面多次;文联副主席付俊泉老师是第一次见面,经丁老师介绍得知,他也是武邑的大才子;还有桥头镇领导王玉,一看就是温文尔雅的气质型美女,一点架子也没有。
见到丁老师他们,惊喜、激动、握手致意,那一刻,我的心情无以言表,甚至有点懵懵的,仿若在梦中一般,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特别是当我看到丁老师从车子里拿出他送我的《室雅兰香》书法作品时,我的眼睛有片刻的时间被定格在那儿了。装裱精美自不必说,单就那四个字,字体飘逸洒脱,出神入化,才入眼帘,便仿佛有股兰香清幽入鼻,令人心旷神怡。想象里,《室雅兰香》已经悬挂在了我的室内,对面窗台上一盆开着粉红小花的兰花,正散发着清幽淡雅的香气。我在书屋一角,一支笔,一本书,于静谧中独坐、静思,如临仙境。
“漂亮!漂亮!!真是漂亮!!!”瞅着装帧精美的字幅,我如获至宝,不对,是已获至宝。愣怔着魔怔一般的我,嘴里只会说这几个字了。
(三)
丁老师他们时间紧,还有别的事要忙,于是就选在小院的葡萄架边合影。杜老师还是摄影爱好者,我们几个听从他的招呼,合影留念,用来记住这个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的时刻。我先跟丁老师合影,再跟在场的所有人合影留念,丁老师他们的出行任务算是完成了。跟东侠虽然是好朋友,但是我们俩还没有合过影呢,于是又特意请杜老师给我们来一张合影。
我看着自己胖的走形的身材,给杜老师出了个难题:“杜老师,喃这么胖,您能把喃给照瘦了才算真的摄影师。”东侠那儿也凑趣:“喃个矮,您能把喃给照的高了才算真本事,哈哈。”
“好说好说,你俩换一下位置,你侧一下身子。”杜老师笑着指点着我们俩按他的要求站位置、摆姿势,随着相机咔咔咔声传出,我们的合影被定格。
杜老师给我和东侠照合影的功夫,丁老师、付老师、王玉副书记也没闲着,他们流连在小院的花花草草间,因了最近雨水丰盈的缘故,小院菊花、美人蕉、月季、鸢尾兰等长在地上的绿植都绿油油水灵灵,步步高花开正艳;靠南墙的用木头搭的临时花架上,还有葡萄架下都摆放着一盆盆的盆栽,它们之中观叶型的叶子青翠欲滴,赏花型的,花开娇妍,还偶有蜜蜂流连花间。大家羡慕之余,齐声夸赞我的小院极富生活情趣,看着就让人舒服。
听着大家的赞誉,不由得我心生感慨。孩子被困床笫,我自己也是身体欠佳,因此素常日里,总是被困在这个四四方方的小小院落里,凝望着四四方方的天空,“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总是在心头萦绕。而如今,听到大家在小院里留下的欢声笑语,想到我的公众号“梅君小苑”、想到文联领导赠送的《室雅兰香》,这不正是应了那句“与人玫瑰,手有余香”吗?刹那间,竟然心胸豁然开朗起来,这“庭院深深深几许”,是不是该换成“庭院香香香几许”啊?

(四)
相聚的时光是短暂的,纵使有万般不舍,也总有分手的那一刻。
丁老师、杜老师都知道我行动不便,一边说着“别送、别送,后会有期”,一边匆匆走出家门,东侠和王书记在后边,跟我挥挥手说着“再见”。我知道他们是怕我送他们,一边着急的说“你们慢点走,慢点走,等等我”,一边骑上三轮在后边追,一行人的脚步慢了下来。
挥手、再挥手,我目送丁老师一行人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拐弯处,一点踪影也看不见。忽然,有泪水,模糊了双眼……
标签:梅君     阅读次数(521) | 回复数(5)
上一篇:县文联赠送《室雅兰香》
下一篇:放生风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