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红梅
  • 性别:女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2391986285@qq.com
  • 个人签名: 上善若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44 篇
    回复总数:3533 条
    留言总数:30 条
    日志阅读:357948 人次
    总访问数:48613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梅君发表的博文
那个卖烟叶的老人 [2020/8/20 5:08:37|by:梅君]

那个卖烟叶的老人

桑村集是一个小集儿,来这儿卖东西的还有可能离着个二十多里地的,买东西的,还真没远处的,都是三里五乡的,离着没几里地。每每集上见了面,多数都是相熟的,都相互打招呼。

地里活不太忙的时候,我也经常去桑村集上溜一遭,有时候是买点水果,有时候买点日用品。从前每次路过桑村卫生院的时候,卫生院斜对过的那个卖烟叶的老人都会跟我打招呼,有时候微笑着说一句:“不忙了,来赶集啦?”我也笑着回应:“不忙啦,来集上溜一遭,买点小东西儿。”有时候看到我骑着三轮过来,原本坐着守摊儿的他,忽然就欠起身,用手指着我的车子:“快点、快点,你看看你那三轮轱辘,它转了。”一开始呢,我没反应过来,以为是说的车轱辘真的有毛病,不转了呢,还真低头看看,明白他在跟我开玩笑。后来习惯了,知道他在开玩笑,也就笑着回应他:“车轱辘不转了,怎么来集上看见你老人家啊。”然后相互哈哈一笑,各自别过。而最近,总也没见到那位卖烟叶的老人,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卖农产品的老者,在那儿摆地摊儿。今天又是如此,依旧没有见到卖烟叶的老人。

我有点纳闷,于是问卖农产品的老人:“这儿经常卖烟叶的老人呢,怎么又没来啊,好几个集没见到他了。”

“呵呵,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他是地下工作者,去那边卖烟叶去了。”老人虽然嘴里打着哈哈,却是面露凄色。

“真的吗?走了多长时间了?”我问。

“可不是真的。一个多月了吧,听说冒病儿(就是急病),没受什么罪儿,走得挺快。唉,这人啊!”

我耳朵里听着,一霎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认识卖烟叶的老人有二十多年了吧,那时候家里种了苹果树、杏树、杏梅等很多果树,每到收获季节,就一准儿来桑村赶集卖。一开始赶集卖东西的时候,跟谁都不熟,不太好找摆摊的地方,找不到好的地方摆摊,东西就不好卖。桑村卫生院是丁字街西靠中间的位置,集日上卖东西的黄金地段。桑村卫生院斜对过是一个卖烟叶的老者,常摊儿,摆了长长的一拉溜不同种类的烟叶。由于我们家没有谁抽烟叶,跟他没有打过交道,所以也就只是见面点个头,一笑了之,彼此并不是太了解。

有一次赶集卖苹果,去的晚点了,好位置没有了,只能在集的一头摆开摊子。由于不好卖,于是闲下来的时候,就去里面溜达。走到他那儿,看他守着摊闲坐着,于是打了个招呼。他看我两手空空,不像赶集买东西的样子,随口问我,今儿个手里什么都没拿,不像买东西啊?我正愁烦呢,待听他一问,就跟他诉了几句苦。不想,他没听我说完就乐啦:“我一听你说话,就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爽快人。人好,脾气就好,这样的人,我喜欢。”

“摊子摆不开,耽误您的买卖多不好意思啊。”

“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也不少挣钱;孙男娣女的也都上高中了,用不着看孩子了也。我养老钱儿够花,没什么负担,出来赶集就图个乐呵。没事,以后只要来赶集卖东西,就过来找我,咱挤挤就成,谁叫咱投缘呢?。”真如他说的,从此以后,我再赶集卖东西时,只要三轮车往他跟前一停,他就乐呵呵把自己的烟摊紧缩一下,给我腾出一点地方。

后来我不种树了,他还依旧摆烟摊儿。只要见面,没有不打招呼的时候。

现在,那个热情爽快、幽默风趣的老人,怎么说没就没了?感慨人生无常的同时,我心里的失落感也久久不能散去。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一举一动,依旧是在眼前晃啊晃,就像他从来不曾离去。

标签:梅君     阅读次数(382) | 回复数(0)
上一篇:时光去了哪里?
下一篇:书香伴我度光阴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