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红梅
  • 性别:女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2391986285@qq.com
  • 个人签名: 上善若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44 篇
    回复总数:3533 条
    留言总数:30 条
    日志阅读:362681 人次
    总访问数:49122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梅君发表的博文
梦里的碎碎念[2020/7/10 20:57:25|by:梅君]

梦里的碎碎念

窗外几声鸟的叽叽喳喳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眯了眯眼,仿若觉得天还不是大亮,还可以偷一会儿懒,于是便微闭了眼,很努力的回味起梦中的情景。

梦中的父亲已经年老,记不清他穿的什么样的衣服了,只是记得父母的碎碎念。父亲说要出门,母亲一把拽了他的衣服一下子:“停下,让闺女看看你的头发,瞧自己作古成什么样子了。”

原本我并没有注意到那么多,听母亲一说,我才注意到,平常爱理光头的父亲,怎么忽然留起了平头,头发的边缘参差不齐,凹凹凸凸,甚至有的地方不但没有头发,连头皮都破了,血迹斑斑的。

听到母亲的叨叨,父亲不好意思的抬手胡噜了一把头发:“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谁还不知道已经老了。”

说着话,母亲嗔怪的眼神再次扫了一眼父亲不成体统的头发,忽然那眼角的余光里看到身边的小床上一顶鸭舌帽静静的躺在那里,于是,伸手拿起来,再一抬手,就把帽子扣在了父亲头上:“看看这么着行不。”母亲边说着话,边用手把帽子在父亲的头上转动了几下,把帽子调正,也企图尽量把乱七八糟的头发遮盖起来。“你瞧,这儿还是盖不住,这一绺头发多长,咱也不知道自己又琢磨什么呢,想起来自己推头(理发的意思)。”





“三头黄牛,咿呀嘛一匹马……”父亲忽然一下子来了这么一嗓子,一侧身,躲开母亲,自己径自出门,找同伴聊大天去了。留下被吓得一激灵的我们娘俩,就那么无奈的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我们知道,喊也没用,父亲的耳朵背的厉害,除非在他耳朵边大声喊,他才听的到。

看到父亲出门的一瞬间,忽然感觉父亲真的老了,从前的父亲是多么爱好的一个人啊,再回头,母亲的头发也已经花白,腰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佝偻了。


心就那么一沉,忽然听到远处“布谷,布谷”的叫声传来,凄凄婉婉,又有燕子清脆悦耳的鸣叫就在窗下,猛一睁眼,天已经大亮了。快点过完麦,抽时间再去看一下老人,虽然前两天去的时候告诉母亲了,家里孩子离不开人,等过完麦再来看他们,反正有手机可以视频。这会儿看来,等不得了,知天命之年的我,更惦记年迈的父母了。
阅读次数(2123) | 回复数(1)
上一篇:一别经年
下一篇:书香伴我度光阴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