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xushisuo@sina.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4 篇
    回复总数:115 条
    留言总数:5 条
    日志阅读:26040 人次
    总访问数:3048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许士锁发表的博文
二道街那位乡下租书老汉走了,留下了一屋子的书,再也无人问津![2019/12/2 9:21:02|by:许士锁]

与那位乡下租书老汉相识,始于30年前的1989年。在那之后的10多年的时间里,我租看他的书怎么也得有2000多册。但却始终不知道他的尊姓大名,主要原因是,他没说过,我也没有问过。更主要的一条原因是,租书老汉性格比较古怪,不爱说话,也不愿意与人交流,说起话来也很“冲”。在这里,就称他为租书老汉吧!

1989年初,我从部队退伍回到老家——河北省故城县,有幸在县里某局办公室谋到了一份文字方面的工作,我家在30多公里外的乡下,只有到周末的时间才能回去。平时下午下了班,就只能呆在宿舍里,没地方可去。当时,县城里的文化生活很贫乏,晚上的电视节目就那么几个台,没有图书馆,县工会有一间阅览室,书刊也不多,也不经常开放。想看书也没有地方可去。

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发现,在县城二道街、百货商场北门外,有一处租书摊。摊主是一位老汉,家是附近一“城中村”的。据说,老汉早年在天津上班,后来办了病退,每个月有固定的退休金。上世纪80年代初回到家里后,发现乡亲们的文化生活很贫乏,老汉就掏出了积攒的工资,购置了几百本书,先是在附近的县新华书店门口摆摊,后来,新华书店搬走了,老汉就把摊子摆到了附近的百货商场的北门。开始时租一本书,每天的租金是5分钱,后来涨到了1角钱,再后来又涨到了2角钱,之后就再也没有涨过。

初与租书老汉相识时,老汉大概50多岁的样子。矮矮胖胖的,一头白发,脾气不太好,经常发火,身上常年穿着单位发的工作服,以蓝色居多。看穿衣打扮绝对不像是一位退休老工人,准确地说,外表看上去,很有些不拘小节的样子。

每天上午9点钟,只要天气允许,租书老汉都会准时出现在百货商场北门,一辆涂了绿油漆的手推车,载着他的家当。他先是在地上铺上一层塑料布,再把手推车上的几箱子书一一搬下来,分门别类地摆到塑料布上,还有几个小型的木制书架,上边也摆满了书。身后的墙上,老汉钉了几根钉子,系了绳子,一些杂志就挂在绳子上边,供读者借阅。不忙的时候,老汉就拿出钢针和绳子,将摊上的书,重新装订一下,免得看的读者多了,书籍会散页,影响其他读者借阅。

中午,租书老汉的老伴、一个乡下老太太,就会给把饭菜送到书摊上,常常是一个大保温杯,还有用干净的毛巾包着的一、两个馒头,或者是菜包子。老汉一点儿也不挑食,打开保温杯就吃,还要照应着书摊,怕冷落了读者。到了后来,他岁数越来越大,怕身体吃不消,就在中午回到家里休息一会儿,由他老伴照看生意。

到了下午3点多钟,租书老汉就会慢慢地把书收起来,把墙上的杂志摘下来,装进各自的纸箱子里,把塑料布叠起来、放好、装到车上,慢慢地推着回家。有些借阅者去还书时找不到老汉,就会找到老汉的家,好在,离得不远,步行的话,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样子。

我去过租书老汉的家,那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座落在城区东部、著名的京杭大运河河堤下。老汉的家并不宽敞,4间建于多年前的老房子,老俩口和他们的儿子、儿媳就住在北房里,出了北房,没走几步就是南房,中间的院子很窄,一辆手推车想在里边转弯,就显得很困难。从租书老汉家出来,向东走上10多分钟,就是那条大运河了。

租书老汉的书,就放在两间小南房里。说是南房,其实是非常简陋的,我一伸手,就差不多摸到了屋顶。南房里,有几张木桌子、两张小床,老汉的书,放满了桌上、床上,连地面上,也是一箱一箱的书。屋里通风不太顺畅,还有些潮湿,几只麻雀飞进飞出的,有的书上有了麻雀屎。床底下有老鼠挖出来的土。有些长时间没有动过的书,纸张甚至都有些粘连了,翻阅起来有些困难。

租书老汉的书刊种类很杂,以通俗文学类居多。开始时,多是些正规出版社的书籍,多为纯文学、古典文学,名著也不少。后期,人们的阅读兴趣发生了转变,老汉的书摊上,更多的是武侠、言情作品,金庸的、古龙的、梁羽生的,还有什么琼瑶、雪米莉的,这些作品,有些是盗版的,印刷质量可想而知。

租书老汉基本上不出远门。他的书,一大部分是托熟人出门时捎回来的,再就是与前来借书的读者交换来的,还有的是经常有机会出远门、能在大城市里买到书的人,主动送到书摊上来的,当然,都是需要老汉掏钱来购买的。碰到好心的,老汉买本书就会花不了多少钱。而碰到贪心的,就需要老汉出原价购买。但不管怎样,只要是老汉相中的书,不管是出多少钱,他都会想法买到手里。

时间长了,读者手里有了不需要的书,也可以找老汉去换书摊上的自己喜欢的书。记得有一次,我相中了一本原版的《文化大革命十年简史》,非常喜欢,就从自己的存书中,拿出了七、八本通俗文学杂志,给换了回来。现在我的藏书中,至少有10多本,就是从租书老汉的书摊上淘换回来的,虽然不是什么多少年之前出版、有保存价值的老书,却也是自己非常喜欢的、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书籍。

1989年,一直到2004年,我一直是租书老汉书摊上的常客,差不多每天都要从他那里租看一、两本。那些年算下来,从他那里租看的书刊,少说也有3000多本吧。文学名著、名人传记、历史传说、通俗小说等等。就好像身边有了一个小型的图书馆。尽管每天借书、还书、往返需要三、四十分钟,但丰富了精神世界、开阔了视野,所以,乐在其中、自得其乐!

其实,那些年,包括我在内,小县城里,有相当一部分人,一直是这个小书摊上的忠实读者。可以说,租书老汉的书摊,就是这部分爱读书、喜欢读书的人们心灵的绿洲、精神的伊甸园。以至于到现在,我们这些喜欢读书的人聚在一起时,还会常常提起这位租书老汉。

那么,租书老汉成天出摊、租书,这一年年的下来,一定会积攒下了不少的钱吧?有一次说起这个话题,老汉告诉我说,经常来租书的,也不过就是那么相对固定的一群人,如果有一段时间不添置新书,人家就会慢慢地不来了,所以,外人看见我天天能挣个几十元钱,可这几十元钱,过上那么十天、半月的,就又换成了新书。到最后不干了,也就是剩下一堆书了吧!他说,说实话,我干这个,更多是图个乐和!我一个月有几百元钱的退休金,吃喝花销也是蛮够了。租书挣不挣钱的无所谓!

再后来,我调离了原工作岗位,加上读书的环境也好了许多,也就渐渐地不再去租书老汉的租书摊了。听说,租书老汉的租书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加上他身体有病,以至于他出摊的时间也不固定了,甚至两、三天也不出去一次,有想看书的,就自己到他家去取。

又过了段时间,租书老汉离开了这个世界。听到这一消息,我内心确实触动了一下,但仔细相来,仅仅租书就这么多年了,租书老汉也确实不是小岁数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逃避不了!

前两年的一天,我又去了租书老汉的家,想去挑选几本自己喜欢的书买下来。老汉的家人说,不愿意几本几本地卖,想一次性卖了,并且出了个价格:3万元,不还价!我无语了,普通老百姓,谁能一下子拿出3万元买这些书?再说了,那些用来出租的书,好多都已经破损了。至于说这些书的内容,除了武侠,就是言情,已经没有多少的阅读市场了,也没有多大的保存或收藏价值!

又听说,租书老汉的家人,还专门去过附近城市里的文玩市场里,向专门做旧书生意的老板推荐这些书,人家一听说书的内容及价格,便都纷纷摇头而去。

唉,真情的想不到,租书老汉生前喜爱的这些书,时过境迁,竟然无人过问了。再过上几年,这些书损坏会更严重,恐怕到那时就更没人问起了。  

这些书刊最后的结局在哪里?不知道!

但租书老汉的这些书刊留给我们读者的影响,还是会深深地留在大家的印象中、记忆中的!

谢谢租书老汉了!

标签:那位,乡下,老汉,走了,留下,下了,屋子     阅读次数(193) | 回复数(2)
上一篇:农村土地承包延长30年,没地的村民该咋办?
下一篇:今后过春节,乡下村庄估计听不到鞭炮声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