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ztsbd@163.com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04 篇
    回复总数:3147 条
    留言总数:40 条
    日志阅读:189827 人次
    总访问数:25325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踮着脚摘星星22发表的博文
把好“方向盘”[2018/12/27 11:07:22|by:踮着脚摘星星22]

把好“方向盘”

文/赵同胜

他年长我三十多岁,应该算是我的父辈了,可一来二去,他却成了我亦师亦友的莫逆之交。这多少让我有点始料未及。

他姓赵,我也姓赵,他是老赵,我自然就是小赵了,我入职早,那时还不到18岁,因此,别人大多也是称呼我小赵的,可他不,他嘴里唤的是“同胜”,亲切自然,一如师长,抑或家人。

我拿着平生写的第一篇新闻稿站在他面前时,腿有些发颤,递稿子的手也跟着在抖,似乎能清晰地听到稿纸发出的哗啦哗啦的声音。他微微抬了一下眼皮,没咋瞅我,随手将稿子拿了过去,戴上花镜,看得极为专注。在他眼里,好像只有那稿子,我这个大活人只是一个陪衬。我微微低着头,不敢正眼看他,胸中塞满了忐忑。稍顷,他抬眼看了我一下,轻描淡写地说了声“放下吧”,再无言语。我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明显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带着一脸的落寞,扭身逃似地离了那间屋子,像是刚偷了东西的贼。

那年,我20岁。不知搭错了哪根神经,文字功底奇差的我,鬼使神差地迷恋上了新闻,千方百计想过一把“土记”瘾,也想充当一回无冕之王。后来,我分析,应该是倔强的脾性作祟,越是缺什么就越急着补什么。

我似乎已经预感到了稿子的命运,刚刚涌起的热望一下子又回到了冰点。看来我真的不是“这块料”。

他是县广播站的编辑,在省市的报纸上隔三差五能看到他的名字,他像神一样立在了我的心里。可我头一眼看到他的表情实在太过冷峻,有些受之不住,便不想再与新闻为伍。我在心里打了退堂鼓。

接到那个电话时,我正百无聊赖,他乍一报出姓名,吓得我一激灵。他说我的稿子编发了,要我注意收听,还特意用语言的逻辑重音再三叮嘱我别忘播出的时间。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失态了,先是“啊”地一声大叫,接着就是语无伦次的呓语。但我确信了这不是梦,掐了一下胳膊,真的很疼。

那稿子,除了新闻事实外,语言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从导语,到主题,再到结尾,哪还有我的丁点痕迹,完全是老赵一手打造。但我听到的却是:本台通讯员赵同胜报道。我的泪刷地就下来了。

那之后,我成了一贴“膏药”,粘住了老赵,不懂的就问,不认可的就和他理论,也不管他嫌烦不嫌烦。而此时的老赵,早已不再冷峻,和我说起写作来滔滔不绝,脸上的表情,每一个纹理都舒展成了笑意。对我投给他的稿子,他都字斟句酌,时常改得面目全非,而后,还要仔细誊写一遍,清秀的楷体让我大开眼界。他这样做,是想最大限度地让播音员能看得清,以免出现瑕疵和纰漏。老赵的精细由此可见一斑。

后来,老赵出外采访总爱带上我,他最喜欢走乡串户,他以为,那里才会有鲜活的新闻。一辆自行车,一个笔记本,一只陪伴了他二十多年的旧钢笔,看上去有点寒酸,但老赵却不以为然,他描摹别人的精彩人生,其实他何尝不是在躬身践行。

老赵说,写稿就像开车,只要把握好你的方向盘,即便路途再艰,也不会跑偏。我心里嘀咕,老赵还真像个“老司机”,生生把我这个“文盲”领上了道儿。

大概三年后,我写他编的稿子获得了全省好新闻奖,这对一个县级新闻单位和我这样一个基层的通讯员来说,都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老赵手摇着大红的获奖证书,天真的像个孩子,而我表面上不露声色,其实心里早已山花烂漫波涛汹涌。一幅有趣的老少图,两颗执着的记者心。那画面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每每想起,都会笑出声来。

二十二年前,我离开了小城,来到了现在居住的城市,就很难再见到老赵了。而今,老赵已是耄耋老人,我也成了年过半百的“老司机”,期间,我的新闻作品幸获《人民日报》金奖,文学作品亦屡有奖项进账,也算是小有成就。可在老赵面前,我不敢拥有“老司机”的名头,必须是在屁股后边跟车的那个。话一出,老赵笑得前仰后合,手一扬,杯中酒一饮而尽。

老赵年轻时曾做过大手术,身体保养得这么好,不知是否和新闻的滋养有关,他手里的“方向盘”,不光能驾驭文字,还能驾驭生命,不由让人肃然起敬。

亦师亦友,老赵无疑是我此生最重要的立志标杆。

阅读次数(504) | 回复数(10)
上一篇:走出悲催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