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治安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8009@163.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76 篇
    回复总数:193 条
    留言总数:4 条
    日志阅读:29216 人次
    总访问数:5429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w8009发表的博文
难忘父亲的“吃苦家风”[2018/12/6 16:39:50|by:w8009]

难忘父亲的“吃苦家风”

我们这代人少有不经历过苦难的,只是程度不同,内容不同而已。但像我的父亲给我的“吃苦家风”的恐怕就少有同例的了。

可以说,“吃苦”就是我们的家风。隔代较远的祖辈我不了解,但父亲所“承”,所“传”都直接影响教育了我的几代人。

我的父亲幼年离家学徒,所受之苦,我们常有所闻。他做人父之后,又将吃苦耐劳作为家训,无时无刻不在教育着我们。

父亲1938年加入共产党,在村里领导抗日。为严守了党的秘密,在敌伪的残酷折磨下,毫不屈服。工作使他深深懂得革命的艰苦,所以对我们要求和教育也非常严苛。我稍有差错,管教、打骂之厉害一点不逊于今天所说的“狼爸”。

在我七八岁时,一个初冬的早晨,父亲带我到村西一块地去登耙耙地。那时,秋耕地的犁花已经结了冰碴儿。我蹲在耙上,攥着冰冷的铁耙齿,手指冻得生疼。在地头回耙时,我攥不住耙齿摔了下来,父亲冷冷地瞪着我,我不敢作声,紧着爬了上去。回家后,母亲让我在灶膛烤了烤火,父亲看见又处分我没骨头,成不了器,硬把我抓起来扔到院里,直直站了大人们一顿饭的时间,一家人谁都不敢说情。

母亲和乡亲经常说劝父亲改改脾气,管教孩子别那么“严酷”。父亲则说:“他能在家待一辈子吗,出门干工作少了吃苦行吗?小时多吃点苦,有点吃苦精神,出门干工作就少抱点屈,也少想点家。”

父亲真的把我训出了一股子“硬气”,使我从不知道什么是“苦”,更不知道什么叫“抱屈”。

1955年我和弟弟同时考上县里中学,上学之前父亲对我们说:“咱家三年碌碡不翻身了,你们上学还要多吃点苦。”我们除自觉节衣缩食之外,还要经常去校外打工,填补我们的伙食费用。但我们都没有因为“吃苦”而委屈。

我的大哥离休后80岁去世,在他最后的日子,我去看他,他深情地对我说:“咱们弟兄几个,你在家、在外吃的苦最多,受的累最多,抱的屈也最多。”还说父亲难为了我。

我的弟弟在他退休后的著作里也说:“二哥(我)总是(被)当大人用,十几岁就挑起了家里的农活。”“二哥被父亲打怕了……”等等,也是说我小时吃了很多苦。

哥哥和弟弟说的话,其实正是父亲的“难为”。我也经常回想,也正是父亲的“难为”,才使我长了点“骨气”,有了今天的“成就”,我真的没有感到过抱屈和艰苦。

70年代我调到公社高中任教,我仅初中毕业,工作和学习经历的艰难困苦,简直是不可言状,但我从未退缩和低头。尤其学校迁建,所有用料大都是师生自己搬运,我当班主任,都是率先捡重担和学生一起卖力,淌汗,从未拖过学校工作的后腿。我先后被评为“学雷锋积极分子”、“模范教师”等,多次受到表彰。

我调城里工作后,学校承办了县直司法干部中专文化补习教学,学校让我讲《应用文写作》和《形式逻辑》。那时父亲跟着我养老,几位干警下课后常和我的父亲在一块儿说会儿闲话,有时说说我讲课讲得好。父亲也对他们说我,“不容易,年轻时吃了很多苦,都是自己学的”。我才看到父亲脸上有了空前的喜色。我觉得这可能就是父亲当年要我成的“器”了。不过,我确实从未觉得“苦”,更没有觉得“抱屈”过。

80年代,我被评为“全县中学语文教学标兵”,加入了共产党,我进修大学毕业,家属农转非随我进城。我晋升高职,工资优厚。

所有这些,都是父亲“家风”“家训”的“吃苦教育”使然!

“吃苦教育”也延伸到了我的后代。

我的小女儿生前是单身,带着一个女儿,生活很不宽裕。她患有严重风心病,曾几次病倒在教学的路上,老伴多次叫我找找领导,要求把她调回城里工作。我总是坚持说,年轻吃点苦吧,自觉吃点苦,不抱屈。直到女儿实在不能坚持工作才把她调回来。不久做了二尖瓣置换手术。她的术后生活尚未恢复平静,2011年又因意外事故不幸遇难。我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发现她的一份省人民医院的检查报告单,报告说她:“三尖瓣关闭不全,心脏血液大量反流。”日期是她这次出事的一个月前。她病到这个程度我们都不知道,她去检查没告诉我们,回来也没和我们说过。这时我才知道女儿为了工作,为了家庭吃了很多苦,自己抱了很多屈。她的老领导从外地赶来吊唁,哽咽着对我说:“这孩子忒执背,有多大困难,从未给我找过麻烦!”她的单位规定请假超过2个星期,学校就收回工资卡。她因病请假2周,去学校交工资卡,时任领导却说:“你自己拿着吧,这么苦哈哈的,安心休息,养好病再说。”她成了学校唯一“带薪养病”的老师。

现在,她的女儿也走上了社会,先后在几家民企打工,她总把事业当快乐,工作多么紧张,都没有说过一声苦啊,累的!几家业主都愿意留她,说她踏实,能吃苦。

张治安    15031852757

衡水安平城内为民西街一号楼     053600

阅读次数(53) | 回复数(1)
上一篇:“戗竿”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