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范炳功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409446941@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63 篇
    回复总数:827 条
    留言总数:6 条
    日志阅读:74670 人次
    总访问数:142151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hfbg发表的博文
海鲜今昔[2018/5/27 7:26:24|by:hhfbg]
我的家乡虽是农村,但靠着渤海边才几十里,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吃着海产品长大的,曾记得,阳春三月,小商贩们用笨重的加重自行车或小推车,顶着春风,就把用海水加工熟的鲜虾米,从海堡上送到家门口,那鲜虾米晶莹如雪,卷在烙熟的粗细粮粉擀成的薄饼内,就着碧绿的“小割葱”,咬一口,鲜美无比,既有海腥味的醇香,还含着浓浓的葱香,那时候,买一斤鲜虾米才一毛四分钱,吃虾米的日子几乎能经历半个春天。
清明时节,各种海货都要陆续上来,清明的大螃蟹,半斤沉的不算大,硕大的个头一揭开,顶盖儿肥,母蟹满籽满黄,籽黄味道最美,未及入口,香气扑鼻。吃螃蟹小有讲究,也是自己的亲身体验,蟹钳子折下来相当于西餐的刀叉,盖子里的边缝里的蟹籽蟹肉,全靠它清理。吃蟹肉在四棵小腿中间掰开,大块的蟹肉就会分解开来,蟹肉嫩白饱满,可着口的大嚼大吃,尽兴而至。吃蟹腿最有趣,拣肥的中段,两头一掐,一头放在嘴里一抽,啪一声,即可入口,蟹腿肉除去固有的鲜香,其特点是嚼起来劲道。至于季后产出籽儿去的“老虎”螃蟹,体内肉少,虽今日也称为奇缺,但在那时几乎没人稀罕,县城水产公司大草袋子上来的货,当时才2分钱一斤。而那时即使上眼的大蟹,价格也就相当于现在买一块奶糖,两毛多,这样的价格持续多年。
当然,说海货顶尖儿的还是渤海湾的大对虾,名震遐迩,七〇年,在李家堡亲戚家小住,看渔货从船上刚卸下,有对虾从鱼堆里啪啪弹跳出来,长长的髯须后面,有一对扑朔迷离的小眼睛,有人拿手掐住,欣喜不止,那渔民说,对虾现在货少了,一只就能卖5毛钱。对虾个头肥大,有的4、5两重,虽称对虾,可生来并不是一对,都是渔民们给它们首尾相对,撮合而成,而卖起来都以'对'数数。记得最后一次像模像样吃对虾,是81年在唐家堡一个表弟家,那时对虾能上桌就算高待了,以后就没了记忆了,对虾肉嫩肥美,下锅之前,色泽淡青伴着透明,煮熟了,通体鲜红,让人垂涎。
吃海货贝壳系列好多,家乡常见的是毛蚶,蛤喇为多,71年春天,沿着南排河向东海边施工修路,路北有一条海水小河,淤泥里藏着含量好多的青蛤,民工们只要把手插进河底,掏出淤泥,稍稍在水中一荡,便有五六只青蛤盛于掌中,凑几个人,半个时辰,就会捞上多半桶来,放上些盐,一个开锅,即可享用,撬开薄薄的蛤皮,那肉嫩的看似几乎要化,但入口嚼来,别有一番鲜美,一路施工,吃一路青蛤。与此,道南是南排河,时有白洋淀的体积很小的家眷船,在河中顶上来的海水里捕捞,做饭的大师傅就拿玉米面向他们换取各类海货,如梭鱼,黄花鱼等类。
说起毛蚶,六零年,粮食缺少,虽吃饭困难,但一度海货不缺,有一段时间,我记得毛蚶一草袋一草袋的,卸的水产公司门前像小山,1、2分钱一斤,县城里家家户户吃毛蚶。吃毛蚶也有一点学问,火小吃生了泻肚,火大了,毛蚶不张嘴气死了,不但吃着费劲,肉质也就老了,费劲不讨好。如火口掌握的恰当,毛蚶在锅里全都张着嘴,拿碗具盛出来,趁不凉,就势两手一掰,用嘴一嘬,即入口中。
前日不久,在城里一饭店去吃鲫头鱼,渔村歧口的一位已近花甲的朋友,吃一口,稍一品味,便指着桌上的鱼盘说:这是“鲫头”吗,这是南方的小黄花,渤海的鲫头,好几年就算没了。说这我倒是认可,在60年代,春天里卖鲫头的小贩,走街串巷,整日不断,乡下吃鲫头鱼家常便饭,鲫头鱼大头细尾,个儿虽小,味道独特,老百姓做法基本一致,掐下剔掉砂粒的头部,剁碎与面粉相合,做成片状丸子,煎出黄色至半熟,再溜下鱼身,到一定时辰,丸子、肉、汤,各不混淆,每人一碗,就着玉米饼子,香气扑鼻,别具风味且实惠,也是乡下那年代吃海货最平常的饭。现在老的人们至今念念不忘,现在吃的鲫头鱼,一般都是南海的,只称作黄花,其实鲫头鱼学名就是“小黄花”,但只因渤海湾产的鲫头鱼风味上乘,所以现在人们一见到集市上的“鲫头鱼”,看一眼就说:是“黄花”,意思就是不是渤海湾产的,不予认可。
其实在70年代末,不少海货就很奇缺了,像著名的海鱼类刀鱼、鲙鱼、鳎麻等市场上也属凤毛麟角了。那时,货源最多的是马口鱼,生产队在麦熟时节,用大马车买回马口或青鱼分给社员们,马口贵一些,但味道类似于鲙鱼,故家家户户喜欢多买一些,放上一些盐,是麦收季节的必备好菜,青鱼便宜,但味道稍差,人们买的少一些。现在集市上马口鱼、梭鱼都不缺,都是异地货,鳎麻也有,只是这鳎麻很小,人们称作鳎麻尖儿,是鳎麻鱼的另类。
如今人们都把吃海产品叫吃海鲜,而不叫吃“海货',顾名思义,“鲜"指美味,但产量的减少也是“鲜”称的缘由。现在家乡吃海鲜也非难事,不论城里小镇,叫几样上桌都是很容易的,但价格很贵,像螃蟹,一般都得5、6十元一斤。大虾、皮皮虾,鲈鱼虽常可见,但其味道远非于往日,好多海产品不是异地上来的货,就是人工饲养的,正宗的渤海湾海鲜,真能吃到,不是太容易了。



阅读次数(465) | 回复数(5)
上一篇:这个小妹不让摸(纪实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