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6 篇
    回复总数:923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6234 人次
    总访问数:14250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二十三章 山杏儿,出嫁[2018/11/10 15:25:40|by:笑梅]

               二十三章

山杏儿,出嫁

那天,傍晚时分,杏儿因为多日不见母亲桂花就有些想家,就让二虎骑摩托车送她回家,路上,不知为啥?平日很好骑的摩托车,那日就平白无故地自动熄火了,再启动再熄火,再启动再熄火,最后一小段路,几乎是二虎在前面走,杏儿在后面推,就那样走回家的,杏儿见了,就隐隐感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心头……

第二天,二虎走了,杏儿则留在家里想多待几日……

那天,杏儿就把二虎的家境和他家在山庄居住的事告诉母亲桂花和父亲石头,谁知,桂花听了心里就一百个不同意,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嘴里说:“不行,不行,当初,咋就没到他家看看?还让杏儿去跟她学啥破维修技术?我们家本来就在山庄上,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总不能让咱们家杏儿再往深山沟里钻吧?杏儿虽然害过大病,可那也是……”顿了顿又说:“再说了,我就是从大平原跑到这小山沟里来的,再让杏儿走比这更糟糕的路,我们家岂不是没有奔头啦?”

杏儿听见,心里就“咯噔”一声,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她和二虎已经……

并且还怀上他的孩子,对于桂花的话,她不敢辩驳,只是嘴里小声嘟囔着,说:“这不,眼下,他在集市上有门市有生意吗?”然后,抬头看了一眼桂花的表情,又说:“况且,他自己在大村里跟他大哥买了6间房子,每人三间,他顶算是大村里的人!”

桂花听见就白了杏儿一眼问:“杏儿,你个傻闺女,你是不是真对二虎动心了?”

杏儿听见就嘴里嘟囔:“动心又咋了?人可是你让领回来的,又不是我自己找的!”

桂花听见就指着杏儿的鼻子骂:“杏儿,我可警告你,他家在山庄上,人迟早要落叶归根,假如你真嫁了他,你迟早还是要回到那个破山庄,到那时,有你受不完的罪!”

杏儿听见,却执着起来:“受罪就受罪,有啥大不了的?我就喜欢跟他在一起,并且,我很喜欢那种田园生活,白天看着蓝天白云,鸟儿在山梁上翻飞歌唱,晚上,听着蛐蛐在角落里低鸣,还有小河里哗啦啦的流水,很幽静很美的,妈!”

桂花听见,火气“腾”一下子就起来了,从地上窜起来,朝杏儿喊道:“杏儿,你说啥?你喜欢跟着他受罪?喜欢在那看蓝天白云?你还挺诗情画意的?告诉你,不行,这门亲事只能到此为止,以后,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不准再跟他去学啥破技术了!”

杏儿一听就有点急!嘴里哽咽道:“妈!你咋会这样?我和二虎是真心相爱,我喜欢他!”

桂花一听更是火冒三丈:“啥?真心相爱?真心相爱顶个屁用,能顶吃?还是能顶喝?二虎一没房子,二没地,三没钱,咱们这的彩礼你又不是不知道,恐怕他连彩礼都交不起,你跟他?你跟他喝西北风去啊?”停了停,桂花又压低嗓子说:“我找人看了,你俩大相不隔,如果真嫁了他,你们会生一辈子气打一辈子架的……

杏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睁大眼睛盯着母亲桂花的眼睛,想查找母亲是否在说谎?她不相信,曾经三番五次向她承诺,要一辈子对她好,一辈子好好疼她爱她的二虎,那可是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会食言?

杏儿眼里就浮现出二虎的种种疼爱温暖和关怀,然后,就摇摇头说:“我不相信二虎会那样待我,他不会,我相信他!”

桂花见状就跳过来,指着杏儿的鼻子骂:“你还真对他死心塌地的!”

杏儿坚定截铁地说:“我要嫁给他,我爱他,我爱他一辈子!”

杏儿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咣,咣”两巴掌,随着,就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然后,就看见桂花眼腈血红,充满怒气,嘴里开始破口大骂:“不准,就是不准,你还反了你了?你从小,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你爹那样每天往死里打我,我都舍不得走,我为了你们姊妹仨受了天大的罪,到如今,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的话你死活不听,你想气死我啊?你个死妮子,你想气死我啊?”骂完,就径直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杏儿见状只能住口,想起那些曾经苦难的日子,抱着母亲桂花大哭道:“妈,对不起,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然后,拿出手绢替桂花擦去脸上不断流下的泪珠……

看到母亲桂花这样伤心欲绝,而有了身孕的杏儿更是不知所措……这样,杏儿就暂且又回到家里居住……

二虎再来时,杏儿就把一切都告诉了二虎,二虎听见,整个人就惆怅起来……

一日,二虎提了礼品,特意找到阿庆,把杏儿回家以后的事告诉了阿庆,阿庆听了,反过来嘲笑二虎,说:“小子,你真他娘的窝囊,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把杏儿搞定?你还没和她那个?”说着眼睛里闪出一种神秘莫测的光来。

二虎一听心领神会,一时有些紧张,生怕自己说错了话,最后出来的话就成了结巴,说:“阿庆哥,我……我已经那个啥了……杏儿已经……已经……怀孕了!”

阿庆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说:“兄弟,生米做成熟饭,那就好说了……

二虎一听,心里顿时来劲了,然后冲自己的脑门拍了几下:“阿庆哥,你看我…..……都吓成啥样了?”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都“嘿,嘿,嘿……”地坏笑起来……

二虎他娘,兰香在二虎开店的集市上有一个烧香的干姊妹,名叫香菱,杏儿听兰香曾经介绍过,说香菱在三十多岁时,突然有一年就得了疯病,把5个不大不小的孩子撂在家里,就每天披头散发,一丝不挂地往山上跑,家里人咋弄都弄不住,看了好多地方也不见好,最后,只好随她去了,这样跑了三年,香菱整个人就跟鬼一样,后来,有人看着可怜,就介绍兰香来给她看,说来也怪,经过兰香再三焚香祷告,香菱竟奇迹般地痊愈了,兰香也因此在这道川里声名鹊起,从此后,香菱就踏踏实实地跟着兰香烧香拜佛,两人最后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最后,两个女人就结为干姊妹……后来,香菱就接了兰香给她安得香炉,整日给人把脉看香,找她的人每天都乐驿不绝的……

杏儿曾去过她那里几次,香菱干姨一看见杏儿就格外喜欢,每日,嘴里傻杏儿,傻杏儿地喊个不停,可心里却是很疼杏儿,杏儿也感到与她很投缘,一有时间就跑她那玩……

那日,杏儿就把自己怀孕和母亲桂花反对的事告诉了干姨,干姨啥也没说,摸摸杏儿的脉,仔细斟酌之后,郑重其事地说:“从脉象上看,我敢肯定这是个儿子!如果头胎是儿子的话,母以子贵,儿子命硬,你身上那些邪病都会随着儿子的降生被统统带走……

杏儿听见,就惊讶地睁大眼睛,别的,她不懂,她只知道害病害怕了,只要能让她彻底平安,不再犯病,她啥都肯做……这样以来,杏儿就想为了自己身体的平安健康保住孩子……

当杏儿再次回家,偏又赶上父母一场无休无止的争吵打骂,那次,桂花和石头又打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三夜,杏儿过得胆战心惊的,她每日都寝食难安,后来,她回味起父母这么多年的生活,她从心里打了个寒颤,她实在过怕了这种家不像家,人不像人的生活,她想,只要二虎对她好,拿她当人看,她就心甘情愿地嫁给他……虽然母亲桂花拼命反对她和二虎的婚事,可杏儿却像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要嫁给二虎……

当杏儿的身子再也遮不住人们的眼睛时,眼尖的女人就远远地指着杏儿的脊梁骨骂:“你看,那不是石头家的闺女吗?八成是怀上了!”

有人就替杏儿辩解:“你快别瞎说了,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另一个就开始连她一起骂:“你是咋了?你是眼瞎?还是咋得了?你看那腰身,腰身都成了直的了,还能没怀上?现在,这大闺女想男人都想的…….啧啧……哈哈……

听见这话,杏儿就感觉人们齐刷刷的眼睛在向她射来,杏儿的脸就感觉到火辣辣的,好像有千根针万根刺向她扎过来,就恨不得地上立时有个地缝钻进去……

另一个开始坏笑起来:“那都是过瘾过得…….

另一个女人也开始坏笑:“咋?你家的男人不过瘾啊?不行,我给你拿个火柱崴崴!”’然后就听见她们荤笑起来……

一个男人就开始接茬,说话跟刀子一样快:“你说,这就奇了怪了,你们女人们生孩子时叫的唧唧喳喳的,光嫌生孩子疼,那过瘾的时候咋都全忘了呢?”

一句话,骂的在场的女人们全都一哄起来围成圈,用拳头狠狠凿他,嘴里骂着:“你这臭老婆养的,看我不撕烂你这张臭嘴……



这时候,杏儿走到那里,她就觉得人们的眼睛就跟芒刺一样盯着她,一时间,她这样一个腼腆不爱说话的大姑娘竟不知如何去面对,她的名誉竟像她得的那场大病一样,上面被人唾骂造谣中伤……

当母亲桂花也问杏儿同样的话时,桂花就让杏儿去做人流,杏儿听见就想起在书上看到那些女人们呲牙咧嘴捂着肚子痛苦的表情,又想起女人生孩子唧唧喳喳要死的样子,就免不了害怕,想起干姨香菱的那些话,就止不住地摇头,嘴里说:“我怕,我怕…….

那日母亲桂花逼急了,晚上时,杏儿约了二虎来接她,就这样杏儿又一次从娘家逃出来,几番躲闪之后,杏儿最终被送到二虎的山庄老家……

后来,石头和桂花在旁人三番五次的劝说下……当父亲石头到山庄接杏儿回家商量婚事时,杏儿已挺起了大肚子,孩子已完全暴露出来……

在一个寒冷即将过年的冬日里,刚下过雪,天还不大晴,路上还结着薄冰,杏儿是被二虎用一辆绿色小吉普车娶走的……

娶亲那天,杏儿挺着已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大肚子,母亲桂花看见,则在一旁依旧喋喋不休地破口大骂,杏儿心里就一万个委屈,就那样含泪被二虎搀扶着穿过长长的青石巷,在人们一声声异样的笑声中上了二虎的吉普车……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因为路远,杏儿的婚车在途径一个村子时,偏偏遇上正在出丧的灵车,灵车在一片素白祭奠的哀乐中缓缓驶过,老哇从不远处飞过来,低下头冲着杏儿嗒,嗒,嗒……”地叫了几声飞向远方……

杏儿就忍不住地看看不远处的灵车,再抬头看看刚刚飞过头顶的老哇,然后,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枣红尼子大衣,她不知道这种种的不详将会给她以后的婚姻生活带来啥?而为了报答二虎,出嫁那天,杏儿竟连一件新衣服都没买,出嫁穿的衣服还是向朋友借的,二虎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就连几样最简单的家具都是从大哥家借的……

后来,人们才知道,杏儿怕二虎担饥荒,甚至连婚宴都没让二虎摆,杏儿是赤身进了二虎家门的……



第24章

杏儿预感到,错嫁了

20岁的山杏儿就那样出嫁了,对于杏儿的婚礼,二虎是只交了1400元的彩礼,新娘妆没买,婚宴没摆,家具没买,三间旧房子,别的啥钱都没花,杏儿就那样赤身进入二虎的家门,二虎就好像是白捡个媳妇一样,可是婚后的生活又怎样呢?难道真可以像山杏儿所期望的那样?

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爱情都有保鲜期,过了保鲜期,爱情软着陆,一切都回到现实,回到柴米油盐酱醋茶中……喜爱看书的杏儿觉得,她的婚后生活真像张爱玲的至理名言一样,两个人结婚以后,男人发现娶回来的不是热恋中的女孩,女人发现嫁的不是热恋中的那个男孩……

转眼要过年了,那日,二虎就骑自行车到二十里之外的集镇上去购年货,二虎在前面骑,杏儿挺着大肚子坐在后座上,二虎悠闲地蹬着自行车,当发现前面有一个留着长发的年轻女孩时,二虎忽然就“噌,噌,噌……”加劲蹬起来,自行车突然加速,让坐在后座上的杏儿就突然剧烈地颠簸起来,就感到腰跟肚子像断裂一般疼……

杏儿就忍着剧痛问二虎:“二虎,你在干嘛?骑这么快干嘛?我都颠死了!”

说着,脸色就痛苦地开始扭曲……

谁知,二虎一听竟哈哈大笑,嘴里说:“你忍着点,我想追上前边那个长发女孩,看看她到底漂亮不?”说着,腿就不由自主地又加大了力度,自行车竞像疯了一般向前飞驰而去……

听见这话,杏儿嘴上“哦”了一声,心里却像锥子剜的一样疼,她虽然感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二虎这种对女人美貌的关注,让她感到难过不已……

杏儿就生起气来,嘴里不由自主开始质问:“啥?你带着我,去追她?还看看她漂亮不?你把我当成啥了?”

二虎听见,腿上的力仍然没减,嘴里回应道:“没啥意思,我只是想看看她漂亮不?”

杏儿听见,心里虽然不舒服,可不知道说啥好!

等追上了,那女的虽然长发飘飘,可一脸的雀斑和青春豆,听见杏儿和二虎说话,就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正瞄向她的二虎和杏儿,脸上一脸的得意……而二虎眼睛却贼溜溜地冲着对方的浑身上下扫了几遍,然后,再回头看看杏儿俊美的脸庞,眼睛就住不住地透出笑来……

杏儿看见二虎投过来的目光,心里就止不住地打了个寒颤,她不知道是为自己?是为二虎?还是为以后的婚姻生活?

想到这里,杏儿突然就想起公公庆山曾跟她说的那句话,那时,杏儿怀着身孕,眼看纸包不住火,为了躲人耳目,就被二虎从她们村接到二虎山庄老家,那时,山杏和二虎还没领结婚证……

那天晚上,公公庆山望着正在犹豫不决的杏儿,突然就说:“我们家二虎那才叫本事,他屁股后面的女孩,那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公公说完这话就径直走了,留下杏儿一个人独自发愣!

在这之前,二虎和公公庆山曾经多次示意,要杏儿与二虎偷偷把结婚证给办了,杏儿知道他们的用意后,开始左右为难,她不想那样大逆不道,她不想那样背叛自己的家庭和母亲,可看看正在日渐隆起的肚子,想想反对激烈的桂花母亲,又想想深爱着的二虎,20岁,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就那样被日夜煎熬着疼痛着,也许正是公公庆山的这句话起了作用,杏儿就忍痛让二虎背着父母到乡里偷偷开了介绍信,又偷偷领了结婚证……

而后,杏儿被父亲石头接回家,母亲桂花得知此事后,当即就被气挺过去,石头、杏儿、二虎、阿庆见状,慌忙过来,卡人中、窝腿、急救,过了好大一会儿,桂花一口长气才吐出来……

就指着杏儿的鼻子开始破口大骂:“杏儿,我把你个死逼妮子,你就活活把我给气死了!你咋就拿自己家的大人不当人呢?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哭起来……

杏儿听见,只怯怯地不敢作声。

桂花依旧在骂:“你是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你没有二虎,你就不活了,你就死啦?你个死逼不要脸的傻逼妮子!”

杏儿听见这一句比一句难听的辱骂,眼泪一下子就“哗哗”流出来了,嘴里却“呜,呜,呜…….”开始委屈地哭起来……

桂花看见越发来气了,嘴里又一番破口大骂:“你还有脸哭?你还有理了?是不是?你背着我去跟二虎结婚,你把我这个当娘的放在眼里没有?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娘的?你,你,你…….”骂着骂着竟一下子又背过气去……

杏儿二虎见状赶紧过去又一次卡人中、窝腿、急救,杏儿嘴里心疼地哭喊起来,道:“妈,妈,妈…….你别这样,女儿大逆不道,女儿实在不孝,女儿实在对不起你,妈,妈,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过了好大一会儿桂花又一次清醒过来,醒过来的桂花背过脸去,眼里“哗哗”地流着泪,却伤心地再也不愿多看杏儿二虎阿庆一眼……

后来,好多天,杏儿再也不敢顶撞跟母亲桂花了。桂花无数次在跟杏儿大闹不止之后,气也消了,又见杏儿挺着大肚子,木已成舟,不得不承认这门亲事,最后才为杏儿和二虎举办婚礼……

可如今,杏儿想起这些,想起母亲,想起她为二虎所受的那些无法承受的苦痛,她的心就止不住地疼……接着,杏儿又想起公公庆山的那句话,她就感到脊梁骨开始冒凉气,她突然开始恍然大悟,敢情二虎屁股后边那些女孩,就是这样一大把一大把来的呀?杏儿想着想着就在心里默默地为她不顾一切所选择的婚姻,所选择的二虎捏了一把冷汗。

到了集市上,因为快过年了,集市上的年货也玲琅满目的,服装鞋帽,对联、灯笼、瓜子、花生、猪肉、牛肉,自成一片,一切年货应有尽有,杏儿就挺着大肚子跟在二虎身后,好奇地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忘了暂时的忧愁……

返回时,一路上二虎就兴高采烈的给杏儿讲,他过去的往事,讲他在砖厂干活时,当着班长,那些大闺女小媳妇给他暗送秋波风花雪夜之类的故事,讲了一出又一出,二虎讲的眉飞色舞,眼里透着亮光,杏儿听着听着就有些呆了,杏儿因为刚进入社会,刚出校门就得了一场大病,没浅到痊愈,二虎就闯进了她的生活,然后,就……在二虎面前,她就觉得自己跟白纸一样,二虎拿他的那些往昔来炫耀,杏儿听着听着,她只感到她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不合时宜的降生,不合时宜的长大,然后又不合时宜地来到二虎身边,最后,不合时宜地嫁给了二虎……



没过几天,接着,天就突然下起大雪来,几天几夜的鹅毛大雪,让房屋、山川、田野,村庄全都笼罩在一片雪海当中……杏儿望着一望无际的大雪,整个人都沉浸在无比的兴奋当中,于是对着大雪就情不自禁地涌起:毛泽东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过路的人听见杏儿如百灵鸟一样动听豪放的吟诵,就止不住回头多看几眼,而杏儿却浑然不知,她已经深深地沉淀到那首诗中,被那首荡气回肠气势磅礴的诗歌所打动和折服。

那日,杏儿多年不曾有的灵感就突然冒了出来,就即兴写了一篇作品,拿给二虎看,当时,二虎没说话,眼睛只是莫名其妙地盯着杏儿,足足有几分钟的时间,杏儿以为他肯定能提出好的建议来,当时就没吱声……

因母亲桂花身体不好,石头父亲又在外打工,等天放晴,桂花就捎信来,让远在十几里之外的杏儿和二虎,来帮她扫房顶上的雪,杏儿得知,就不顾自己怀有身孕及时赶到,帮二虎上房一起扫雪……

这时,杏儿抡起铁钳开始铲雪,雪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晶莹剔透异常纯洁,看着厚厚如棉被一样的积雪,杏儿就突然想起作品的事,便笑着问二虎:“二虎,你看了我的那篇作品了吧?你感到写得咋样?希望你多提意见……

二虎听见没有言语,依旧莫名其妙地盯着杏儿……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二虎竟笑眯眯地望着杏儿问:“你这是从那抄的一篇作品?”

杏儿听见,被咽的一时就说不出话来,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望着二虎被午后阳光拉长的身影,心里就突然感觉到,也许,她嫁给二虎真的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二虎根本不会理解一个热爱写作人的心境,他根本不懂她,他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杏儿就那样呆呆地矗立在那,心想,也许,她婚前没告诉他自己酷爱写作,那是天大的错误,可得过疯病的山杏那时从来就不敢把理想与她捆绑在一起,理想对于她来说,那似乎是天方夜谭,理想似乎是另一个世界的事,而眼下,现实在她面前成了一道无可逾越的沟壑,可是现在她的梦想醒了,她还是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没有梦想的日子,那该怎么让人活?没有梦想的日子,她该怎么过下去?杏儿想到这里,低头看看自己挺着的大肚子,心里就莫名地惆怅起来……

阅读次数(128) | 回复数(0)
上一篇:第22章 青果生涩,未婚先孕 (长篇小说连载)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