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6 篇
    回复总数:923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6235 人次
    总访问数:14250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第22章 青果生涩,未婚先孕 (长篇小说连载)[2018/11/5 15:52:45|by:笑梅]



第22

青果生涩,未婚先孕   (长篇小说连载)



话说,杏儿到十几里之外的二虎店里学习维修技术了,杏儿刚进门,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开始收拾,不大工夫,当杏儿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汗珠,回头看一眼杂乱无章布满灰尘的小店一会儿功夫就变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的,她的心里才舒了一口气,眼睛又和小时候一样弯成一道弯弯的月牙,在一旁愣着的二虎,赶紧把杏儿拉在一边,嘴里不好意思地说:"你看你,刚来就开始忙活,不嫌累吗?"杏儿就歪着头冲他笑笑说:"给师傅打扫卫生那能嫌累呢?"

      
这时,杏儿依然每天头疼失眠,每每看着,杏儿都神情忧郁感伤万千的,也或许是因了写诗的缘故,那似乎是一种诗人特有的气质……而这时,杏儿并没有把自己热爱文学写作的事告诉二虎,她的一场大病让她对一切都太过自卑,梦想与现实,人生与理想,这几个看似简单而又意蕴深远的名词,在她心里激烈地碰撞着缠绕着疼痛着,杏儿觉得,梦想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只能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那似乎是一个遥不可触及的梦…..

看着杏儿依然整日被疾病所困百病缠身,二虎就带着她到处求医问药,回到店里,二虎又会生火做饭忙前忙后,在二虎心里,他是很同情杏儿的,杏儿害了那么大的病,刚痊愈不久,石头和桂花除不尽父母职责,还每日对她非打即骂,这让二虎心里无法理解和认同,又或许是想把杏儿早早踢出门去以减轻负担……杏儿来跟二虎学维修技术了,二虎就担起来了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尽管他与杏儿还未举行婚礼,可是二虎觉得杏儿把属于女人的一切都给了他,杏儿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是他的准媳妇,这样,二虎就带杏儿去省城火车站找到当地著名的坐诊老中医诊治,拿回中药后,开始熬药,一时间,二虎的店里每天就飘出浓浓刺鼻的中药味,每日二虎就为她熬药送水送茶送饭,杏儿看见,心里就感到暖暖的,眼神也变得温和起来,慢慢的,杏儿就被二虎融化了,她心里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心头的坚冰也在二虎的细心呵护下,一点一滴开始融化……慢慢的,杜伟在杏儿心里的位置一点一点被二虎侵占直至灭亡,杏儿就心甘情愿做了二虎的俘虏……



可啥归啥,杏儿是来拜师学艺的,开始,二虎先给她一本电子类基础书让杏儿看,让她背记,可杏儿对那些东西没有任何兴趣,看着,看着,两只眼睛就开始打架,过了几天,这种情形依然循环往复,这让她大为恼火,她心想自己喜欢的是写作,喜欢读的是文学类的书,这些物理知识,这些生硬枯燥的物理名词和阿拉伯数字让她实在看不进去,这样,杏儿又感到维修家电看似简单,却不是那么回事,她想起那句俗话,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可不管怎样,她在母亲桂花面前信誓旦旦地保证,保证她会学一手好手艺,想着这些话,她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学,白天在店里看书学习,晚上,她在父母的一个朋友家找到了住处,可让她意外的是,她的这一步打算又是错上加错,她不知道羊入虎口是啥滋味?这一次,她是结结实实尝到了……



二虎是一个男人,一个单身年轻男人面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天下那有不吃腥的猫呀?白天还好说,到了夜晚,二虎就有点不舍,每日两只手轮换着拽着杏儿的手不让她走,杏儿虽想保全自己,可终究逃脱不过二虎的软磨硬泡,第二次与二虎发生性关系,开始,杏儿在半推半就中勉强就范,时间一长,杏儿也青春正盛,她深切地感受到,性爱是发出身体内部那种动物般原始本能的欢愉和畅快,是任何一种物质的东西所不能替代的,开始他们还怕怀孕,还带着避孕套,可时间一长,就感觉隔着一层胶皮远不如带着肉体温度的性爱来的酣畅淋漓,索性就摘了,两个人就放开一切纵情欢愉,二虎就拉开床,把杏儿拽上床,爬在杏儿身上(此处有删节),杏儿情绪来时,她们就变换着,杏儿就爬在二虎身上(此处有删节),一张简单的床就吱吱呀呀剧烈地摇晃着,墙上一块儿挂钟被震动到,“咣,咣,咣…..”地掉在地上,她们说,顾不了那么多了,她们的热情达到了极致,变换着各种姿势(此处有删节),当一种异物喷出体外时,杏儿整个人都成了一朵艳艳的花,二虎看见就一把拉过杏儿,把胳膊环绕在她的脖子上,两个人就甜蜜地酣然进入梦乡……醒了,杏儿就想起那句话,男人因性而爱,女人因爱而性,杏儿和二虎就深情对望着,她们的爱情就在这爱和性当中稳定成长……后来,杏儿就把自己被邪灵侵犯的事告诉了二虎,二虎和杏儿在一起时,二虎也会帮她想办法,可是不管怎么弄,杏儿都没有好转,后来,二虎又叫母亲兰香给杏儿焚香祷告查看,兰香在点燃一炉香时,望着袅袅升起的香烟,兰香就又开始师婆子跳下神放开喉咙传话,杏儿依旧听得津津有味,她甚至感到很痴迷兰香婆婆的唱词,兰香说,那还是水帘洞的几个青蛙精在作怪,最后,兰香说,因为是自家媳妇,她拿出她的独家绝技,拿剪刀用白纸剪了一个青蛙形状的纸片,到来一盅白酒把纸片放在酒里,拿火柴把纸片和酒点燃了,杏儿只聚精会神地看着湛蓝湛蓝的酒火,嘴里动了动,想说什么,兰香却拿手指在嘴边虚了一声,制止她说话。后来,杏儿真感到比以前强多了,却始终未痊愈。

让杏儿意想不到的是,二虎的欲望旺盛的让她迎接不暇,家里农活忙了,杏儿回家帮忙,多日不见,二虎就有点忍耐不住,看见杏儿在田里除草,瞅瞅四周没人,二虎就拉着杏儿到更深的玉茭地里,一把抱住杏儿,急速的脱下裤子露出尘根,把杏儿放在两拢当中,然后整个身子压了上去(此处有删节),杏儿虽羞愧不止,但二虎是她的准夫君,她们又深爱着,所以并没有拒绝,当那种白色透明精液从二虎身体里喷射而出时,二虎又一次抱着杏儿眼泪汪汪的……周围飒飒的凉风和来回飘摇的玉茭长条叶子遮住了她们的羞怯也遮住了她们快乐的呻唤声……



说来也怪,当二虎穿越山路激情来临时,他们就着山风,天当被,地当床,二虎就一把把杏儿拉过来,嘴唇就堵上了杏儿的嘴,然后手向杏儿丰满的乳房伸过去(此处有删节),二虎在杏儿身上找到那种仅属于男人的威严和雄性欢愉,杏儿在为二虎献身的同时也纵情享受着属于女人的雌性欢愉,在交欢之后,她们就躺在软软的草地上,杏儿头枕在二虎胳膊上望着山梁上湛蓝的天空还有自由漂荡的白云,就开怀大笑高声放歌……性爱使她们的爱情达到了极致……

杏儿也在这性和爱同生的爱情滋养当中,模样变得越发温柔可人,那清浅的一笑,那袅娆的风姿,一抬头一举足都放射出少女特有的青春风采,当杏儿走在马路上,留着一头新剪的墨黑的新式沙宣齐耳短发,着一身淡蓝色的裙装给本来文静的杏儿更增添了一种难得的清新和雅致,尤其她上衣那一支弯弯的素色玫瑰花,更像一朵朵绽放着的蓓蕾,让人感到青春的涌动和少女特有的蓬勃和朝气……她站在人群中,犹如鹤立鸡群,在款款走过人群,撩拨的那些年轻男人的眼睛贪婪地在杏儿周身扫射,无论在城乡,杏儿过处,那尖利悦耳的口哨声时常在杏儿身后环绕……

于是,在山杏儿来了不多的日子里,从不穿裙装的乡下女孩或成年女人,一夜之间,那些随风舞动着的,或艳丽或清新或雅致的裙装就变戏法似的从各个角落随着女人们一阵阵欢快的笑声飘到人们眼前,男人们抬眼看看眼前的女人,再望望远处的山杏儿,依然摇摇头,嘴里说,这些跟风的女人们始终穿不出杏儿那种淡雅高贵的气质;杏儿穿牛仔裤了,一夜之间,女人们又会变戏法似的变出各种牛仔裤;杏儿穿一身或白色或黑色的套装,人们都会纷纷效仿,一时间,山杏儿似乎成了她们心中的女神……而让她们不知道的是,杏儿那种犹如出水芙蓉一般淡雅高贵的气质是多年学诗写作舞文弄墨弄出来的,不是凭空就长出来的,有人说,当今社会气质最好的,莫过于诗人,而杏儿偏偏属于这一种,那气质是由内而外的,任何人装是装不出来的,并且无可替代……

二虎看着他和杏儿的事已完全稳定下来,那日就带着杏儿回老家去见父母…...当二虎初次把留着沙宣头,身着一身洁白长裙的杏儿带回家,一村老幼看着出落的如此清纯脱俗的杏儿,眼睛都看直了,上了岁数的老大娘就咧开嗓子喊:这是谁家的闺女?出落的比花还标致!八成是王母娘娘遗留在人间的八仙女吧?一时间,人们看见杏儿就喊着,小仙女来了,小仙女来了,岁数小一点的就亲切地喊小仙女姐姐来了,杏儿听见更是娇羞地望着他们,而这神态更似出水芙蓉一样娇羞动人……散开众人,二虎用摩托车穿越山路把杏儿带到真正属于他的家时,杏儿才知道二虎家住在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小山庄……兰香见杏儿终于被二虎带回家,就禁不住眉开眼笑,抱着杏儿说:真是高山出俊鸟,平地出河蟆,看我们家杏儿好看的,咱们家的杏儿终于回家了!杏儿听见就迎过来甜甜地叫了声:大娘,大伯好!二虎爹听见就咧开大嘴憨憨地笑,嘴里诶,诶,诶……”地迎着说:杏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邻居听见也抱着孩子赶过来,望着杏儿教孩子:快喊花奶奶,快喊花奶奶孩子就童声稚嫩地喊:花奶奶,花奶奶,花……”而杏儿只是抿嘴笑着……周围人听见,哄的一声开怀大笑起来……这时,兰香看见,她心里的一块儿石头总算落了地,赶紧张罗着去准备饭菜,包南瓜腊肉馅饺子去了……



这时,杏儿才知道,二虎家五个儿子两个女儿,二虎有个哥哥叫大虎,其余三个分别是大豹二豹三豹,她心里就感觉也许这一辈子就与这一家虎豹为伍了,二虎家人口多,房子少,二虎其实是排行老四的,这样,属于二虎的财产就微乎其微,父母年龄又大了,二虎是属于家徒四壁的无产阶级者,也或许这正是二虎不嫌弃杏儿有疯病的真正原因吧!尽管如此,可是杏儿已深陷爱情当中,她深爱依恋的是二虎,而不是他们家的财产,她想,只要二虎对她好,她就啥都不在乎……

一天,杏儿兴致来了,就想她得那么大的疯病,她们村的人都不敢娶她要她,而二虎却无视这些,啥都不在乎,非她不娶,她想弄清楚这里面真正的原因……那天,杏儿来到二虎面前突然就问:二虎,我得这么大的病,难道你不在乎?见二虎默不作声,接着又问:你为啥要在我们村找媳妇?还找了我这么一个疯子?你究竟图的啥?二虎听见,就认真地望着杏儿,沉思片刻,就把她和海林如何相识如何相爱,然后如何分手的事全盘托了出来……

却原来,二虎跟海林是在一次坐公交车认识的,一路的攀谈,感觉对方印象很好,下车后,两人就互留了电话和住址,都是青春正盛的年龄,又都未婚,年轻的男女那个不渴望爱情?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熟了之后,两人就开始慢慢互诉衷肠,而后约会,后来,二虎就去海林的住处找她玩……去了几次之后,突然有一天,海林就不明故里地提出分手,而二虎,慢慢的交往,已让他对海林生出男女之间本来的情愫,二虎就有点舍不得,想留住海林,那次,二虎见海林出门干活没有水杯,就一路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不顾路远,特地买了一个水杯给送她,谁知海林接过水杯,看也不看,一抬胳膊,只听远处传来,咣,咣,咣……”几声碎响,那只水杯远远地被扔向不远处的河滩……二虎见状,心里就一万个不痛快,两人就这样不欢而散,最后,她们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而二虎看到海林如此不近人情,就发誓要在海林她们村找个媳妇,他就想看看海林究竟眼光有多么高?以后究竟会怎样?究竟要嫁一个啥样的人?后来,二虎就认识了阿庆,阿庆就把杏儿介绍给二虎……再者,二虎说,他让母亲兰香看过,兰香说,杏儿的病是一时气迷得的,不是啥大事……就这样,二虎就开始猛追杏儿……

杏儿听见,眼光就开始暗下来,她就没想到,她是海林和二虎憋劲憋出来的产物,以后,她该怎样面对二虎?又该怎样面对这份感情?想起海林,杏儿就想起那个让她受尽屈辱,被同学们半路堵截唾骂,指着鼻子骂她小偷;想起那个放夜校,半夜在她背心拼命挥舞拳头狠狠杵她,白天又笑眯眯的,跟啥事也没发生一样心里歹毒的海林,那些事虽然过去多年,可它在杏儿心里始终是一道挥之不去的疼痛和伤疤,她不知道前世做了啥孽,一生要与海林紧紧纠缠在一起,找个对象,还是海林的前男友,想着想着,杏儿的心里就感到莫名地难过……



二虎看出杏儿的心思,就一把把杏儿拉过来揽在怀里,抚摸着杏儿的头说:你放心,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难过归难过,可杏儿与二虎已发展到一种无法克制而又不能自拔的地步,而后,二虎的温柔又慢慢地化解了杏儿心中的阴影……

而后不久,杏儿突然发现该来的例假不来了,并时常伴着一阵儿接一阵儿反胃难受的呕吐现象,平时并不喜欢吃辣椒和醋的她,突然对酸的辣的东西都情有独钟……

阅读次数(125) | 回复数(2)
上一篇:第21章 危难之时,失了童真(长篇小说连载)
下一篇:二十三章 山杏儿,出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