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6 篇
    回复总数:923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6218 人次
    总访问数:14244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第二十章 杏儿相亲(长篇小说连载)[2018/9/20 16:26:58|by:笑梅]



                  第二十章杏儿相亲(长篇小说连载)

        当山杏在封闭宽敞明亮的精神病医院,在没有太大刺激和药物的作用下神志慢慢地清醒了。清醒后的山杏每天不再无休止地放声高歌,而是每天坐在一个角落里安安静静地看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慢慢地,她发现新进来的每一个病人都会和她一样被锁在那几张固定的光板床上,这好像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又好像是一道不可或缺的程序,等过一段时间病人慢慢安静下来,才会从那张床板上解开,身体重获自由。

        这时候,山杏已在医院接受针灸治疗,每天下午,当杏儿她们刚朦朦胧胧地午休睡醒,一位五十开外和蔼可亲胖墩墩的小个子中年男医师会来定点给她们针灸,男医师皮肤白净,两只小眼睛始终笑眯眯地望着每一个人,这让杏儿感到男医师很慈爱安详,等给病人扎上针,这位男医师便跟她们漫天遍地地聊,聊人生、聊世界、聊外面的见闻,这时,杏儿便会聚精会神地听着,注视着男医师的一举一动,她觉得他对她们这些精神病人没有半点歧视,倒像是久违了的朋友,互相促膝谈心,这让杏儿感到很温暖,她觉得针灸的这段日子是她在医院度过最明亮的日子,最后,这位医师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们,看看你们现在都还这么小,等活到我这把年纪,回过头来再看,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就像我,还没感到活,就已经年过半百了,这五十年回头看看就像是短短的几天。凡事都要想开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杏儿听着听着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些话在她以前从未听说过。

        当她们看到一个刚进来16岁的小姑娘时,有一个人又高声说,还有一个14岁的小姑娘也刚刚进来,杏儿抬头看时,只见那个16岁的小女孩高高的个子,皮肤白净,忽闪着两只大眼睛,只是两只大眼睛有些呆滞而且黯然无光,跟山杏刚进来时没啥两样,也是每个房间里转着唱歌,杏儿看看午后从窗户透进来的温暖阳光,再想想这段没有记忆的大病日子,她不知道这段日子将会给她一生带来怎样的结果?而那位男医师说:“现在,得这种病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年龄越来越小,当下社会,孩子们的精神疾病还有心里健康成了社会的一个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该洗澡时,杏儿便端着脸盆拿着刚领到的换洗衣服,随着长长的病人队伍由护士带队到澡堂一起去洗澡,当然,这是只有神志清醒后的病人才可以参加的,在随着队伍东拐西拐,穿过一条又一条长长的走廊,绕过好多病房之后,在一个大院里,在几队穿着清一色病服的长长的女队伍走过,杏儿又看到长长的几队男病人队伍,男病人神志清醒的也好奇地往女队伍这边看,杏儿也好奇地朝男队伍看去,在慌乱中,她看见其中也有很多岁数很小的,同时,病房的窗户里伸出很多脑袋,身上同样穿着病服,他们朝院里可以看见蓝天的病友招手欢呼,杏儿抬头看看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金色的夕阳投来暖暖的光,杏儿只怯怯地瞥了一眼,便随着大队人流来到澡堂,走进澡堂淋浴池,脱完衣服,打开水龙头,一股热水“哗哗……”地从喷头飞溅下来,落在杏儿青春的酮体上,杏儿顿时感到浑身舒服异常,全身不由地放松了下来,当她拨开水雾,准备洗头时,翻遍盆里的所有东西却怎么也找不到洗发水和洗澡巾,她这才发现母亲桂花只给她留了肥皂,杏儿看见气就不打一处来,嘴里开始嘟囔,道:“这都好多天没洗澡了,好不容易洗次澡,本想好好洗洗,去去身上的晦气,可是天呐……”杏儿除了生气什么办法都没有,就使劲往头上身上打肥皂,打了一遍又一遍,可肥皂根本不去油渍,刚洗过,头发还是一绺一绺的,就像根本没洗过,看起来像抹了好多头油,没有洗澡巾,身上的泥垢根本无法清除,杏儿就觉得这澡洗的难受之极,心里就莫名地烦躁,大致又打了两遍肥皂之后,只能无奈地穿上衣服,摸着黏糊糊的头发,跟随队伍原路返回病房……

        转眼,中秋节到了,当护士大声喊着山杏儿的名字,说有人来探视,杏儿便纳闷地从病房里走出来张望,这是她清醒以来第一次被探视,杏儿有些兴奋也有些沮丧,她回想起神智不清时所做出的种种举动,就有些羞于见人,更确切地说,是不敢见人,她再也无法像害病以前那种昂扬向上神采奕奕的健康心理了,她正不知所措时,就看见大伯父石山胖墩墩的身材和肥头大耳的一张笑脸……杏儿看见就感到失望,大伯父不是她日夜思念的母亲桂花,眼睛也随之暗了下来……

        在杏儿的印象当中,大伯父石山就住在保定市区,他是解放初期被招工招到保定来的,然后就成了城里工人,后来,又娶了当地媳妇,最后,在保定安家落户,石山算是名副其实的保定人了,石山是受弟弟石头和桂花的托付,走时,石头和桂花给石山留了些钱,托付他隔段时间买点好吃的,来看看杏儿,所以石山是杏儿住院期间见得最多的亲人了,今天,石山给杏儿带来好多枣泥馅的月饼,他说,有他公司发的也有他买的,杏儿就在石山的注视下,一个接一个地吃,虽然枣泥月饼很难吃,吃的杏儿有点咧嘴,可她从小到大却没吃过也没见过这么多月饼,这让杏儿狠狠地吃了个月饼饱,没有父母和家人陪伴的中秋节,让杏儿心里生出无限凄凉,可看看眼前那么多月饼,看看石山的笑脸,再看看不远处的大铁门,在监狱般没有自由的精神病医院,杏儿觉得在这样的地方度过中秋节,这是她人生记忆当中一个永远无法消失的中秋节了……..石山看着杏儿清醒了,吃的如此香甜,脸上就露出笑容,说:“杏儿,在里面好好养病,啥都别想,等过一段日子,你爸和你妈就会来接你出院。”山杏听了,就看看不远处的大铁门,每一个进来或出去的医生护士,在离开门的那一刻,只听“铛铛……”地一声巨响,大铁门就被死死地锁上了,铁门里边是一个世界,铁门外边又是另一个世界,杏儿眼里看着这些,又抬头看看医院铁岭子护着的窗户,再看看被上了大铁锁的医院病房,还有紧闭的医院大门,再看看窗户外面的阳光,就点点头,眼睛闪出亮光来,大伯父走后,杏儿就在医院里每天板着手指头开始数,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大伯父来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同样的话,山杏从日出盼到日落,又从日落盼到天明,从春盼到夏,又从夏盼到秋,在这期间,杏儿每天接受针灸药物治疗,与往日不同的是经过长期的药物治疗,杏儿的身体一天天浮肿起来,脖子也跟个直棍一样打不转弯,不能前后左右伸转自如,走起路来更像是木偶一样,这让杏儿越来越感到自卑……

        一年之后,在快过元旦时,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日子,桂花和大女儿青儿把山杏从医院接出来,坐火车乘公交几经周转,坐车来到离杏儿她们村十几里之外的村子,父亲石头则赶着牛车在那里等着,小牛车上铺了厚厚的被子,最后,杏儿被母亲桂花扶到小牛车上,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杏儿就躺在小牛车上,石头就一路吆喝着那头老黄牛把山杏接回了家。出院回家的杏儿,依旧靠着药物治疗,却终日被控制着,药物的副作用让杏儿的脖子始终跟个直棍一样打不转弯来,而在杏儿心里,有了精神病史之后,她再也无法把自己当做一个正常人,她想起那些曾经辉煌和无比鲜亮的过去,极度自卑心情坏到了极点,仿佛一下子从高贵的白天鹅变成丑小鸭,看着门外来来往往的行人,看见往日她曾经一度瞧不起的傻子还有缺两把高粱秸的二傻子,最起码,她们不懂荣辱情仇,而她心里清清楚楚的,却还要遭受这种疼痛折磨,这时候,杏儿觉得她连那个傻子都不如。这时,她被医院诊断为幻听幻觉的毛病依然存在,只是她不再拿那种声音当回事……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过年了,不过还没出正月,杏儿这时依然很少出门,但毕竟在家里,药量的慢慢减少,杏儿的各种症状开始减轻,脖子也能动了,又开始干一些简单的家务活,偶尔出门喂猪,人们也会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她,不过,刚刚20岁的杏儿青春正在天生丽质,那纯情的回眸一笑仍然可以打动很多男人的心,见杏儿恢复如初,那天,邻居阿庆看见桂花就说:“桂花,给你家杏儿介绍个对象吧,这个后生做生意,有技术,是修理家电的。”桂花看杏儿已成这样,恰好也到了婚嫁年龄,就说:“要不,带过来见见吧!”就这样,邻居把一个叫作二虎的浓眉大眼的小伙子带了来。小伙子见了杏儿,又听阿庆说杏儿是个多么多么有文化的人,上学时成绩怎么怎么优秀。杏儿看到二虎只是感觉这小伙子穿一身笔挺的西装,1.7左右的个子,眼睛大大的,小麦色的皮肤,别的啥感觉都没有。桂花看见客人来了,阿庆又是邻居,就寻思,这大清正月的,家里来客人了,就招呼着给客人包饺子,一顿热气腾腾的饺子,几样家常小菜和小酒吃的二虎满脸是汗,杏儿看见二虎如此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一笑,笑的二虎春情荡漾眼睛都贼亮贼亮的……

       谁知歪打正着,阿庆和二虎却把这理解为女方对男方有意,不然不会包饺子给客人,饺子通常是乡下人招待贵客的一种特殊方式,就这样,二虎开始三天两头来杏儿家串门……而且出手大方,时常给杏儿家买些礼物,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熟了,有一天,杏儿问二虎:“你咋会长的那么难看?”在杏儿心里,她的白马王子应该是个书生气很浓文质彬彬,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美少年,二虎跟她心中的那个他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二虎听见,就望着杏儿幽默地说:“你看惯就好看了!”而后,杏儿把自己得病的事和现在耳朵里的幻听告诉了二虎,二虎听见就说:“我给你找个人看看吧!”说完这话,二虎几天就没了踪影,杏儿想,八成,这二虎是嫌她有精神病史才故意躲开的,就没再寻思啥……

        说来事也凑巧,这时,偏巧杏儿的弟弟小军在学校上学上的好好的,突然有一天放学淋雨回家就头疼高烧不止,桂花看见,急忙请来村医诊治,连续输液十来天之后,依然高烧不退,最后,石头和桂花连夜就把小军送到县医院,小军后来被确诊为病毒性脑膜炎,医生说,如果再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听到医生的一番话,石头和桂花吓得面如土色……杏儿听说,已顾不上自己的病,大早晨就急忙步行十几里之外坐公交车跑到医院看望小军,当她看着小军每天要在腰椎上取液体化验,十六岁的小军受着非同寻常的病痛折磨,几天下来,小军脸色已如白纸一般,脸色严重扭曲变形,作为二姐的杏儿对从小一起长大一母同胞的弟弟就心疼万分,于是,再次主动承担起一切家务,石头和桂花则只能留在医院照顾病重的小军……

        没想到在小军住院没过几天,一天上午,二虎竟带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虽然已近六十岁,1.6米的个子,皮肤黝黑却神采奕奕的,眼睛透着乡下人少有的亮光,脸上满是乡下人俗有的诚实和庄重,与众不同的是,老太太脚上穿着一双黄胶鞋,这让杏儿感到好奇,因为在乡下,女人出门大多穿蓝色球鞋,这样走起远路来脚舒服不累,既显美观又不失庄重,黄胶鞋大多是男人们的专利,女人穿黄胶鞋,这是杏儿第一次见到,二虎看见,就过来介绍说,这是她母亲兰香,杏儿就走过来迎着兰香叫:“大娘好!”兰香看见就万分喜欢,然后焚香祷告,然后,就让杏儿用一个盆挖了一碗谷子在桌上,就把整把香在盆里点燃,其中有四柱香插在四周,中间是一大束香,香带着特有的榆香味在袅袅燃烧,兰香仔细地查看香的燃烧走势,然后几尽郑重地说,杏儿家的房子正好在一个龙脉的脉劲上,她来时就仔细查看了杏儿家房子的大致走向,接着又给杏儿讲风水之说,杏儿就顺着她指的方向看,接着她让杏儿听那哗啦啦的流水声,说,这是龙脉在走,说来也怪,杏儿仔细听就真的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可是杏儿知道家里根本就没有水管,兰香就说这样的房子只有大富大贵之人居住才能压得住,一般人压量不住就会深受其害,然后,又焚香为杏儿祷告,说是杏儿得这种疯病是几个河马精在作怪,杏儿的耳朵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电话线,她要把那电话线隔断,然后,兰香就神情凝重地说,现在有大神降落下来附在她身上传话,兰香就开始大声唱起来,那声音似天籁之音优美动听却又不失庄重,杏儿就在那聚精会神地听着,不知为啥,杏儿从小就对神啊怪啊的,感到新鲜好奇,这时候,她更感到刺激,当兰香唱着,今天,我来把你的电话线掐断之后,杏儿竟神奇的再也听不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了,再听,还是没有,再仔细听,还就真的没有了!兰香唱毕,杏儿就感激地望着兰香,说:“谢谢你,大娘,这声音可把我给折腾苦了,这下没事了,谢谢你大娘……”兰香临走时,告诉杏儿说,像杏儿这么大的病看一次得三百块钱,而三百块钱对于那个年代对于杏儿这样的家庭,不是一个小数目,谈到钱,父母还在医院,杏儿神无分文,只能感激地对兰香一再道谢。而对于二虎,杏儿是心存感激的,他不但没有嫌弃自己的疯病,反而还请母亲兰香跋山涉水来给她看病,杏儿心里就被一种柔软的东西感动着……

       小军住院了,别的活还好说,这时杏儿家,父亲石头还养着好多牛,需要铡草喂水喂料,杏儿感到自己大病初愈无力胜任,就主动请叔叔过来帮忙,杏儿就把牛圈的钥匙从一串钥匙当中摘下来给了叔叔,让杏儿意想不到的是,叔叔这时乘机把杏儿家好多上好的木头板材都拉走了,这是桂花回家查看质问,杏儿才知道的,这让杏儿对这个叔叔乘火打劫的人品产生反感,后来,叔叔说,小军往医院送需要车费,他开拖拉机去送,他得要有钱,这板材是顶他油钱的,杏儿听见,更对这个钻进钱眼的叔叔感到费解……

        这时,早就对青儿爱慕很长时间的同村男青年李成见杏儿家出了事,一家大小人都过来帮忙,每天人来人往的,时间长了杏儿就觉得不对,杏儿就寻思着,青儿看不上李成,李成再怎么努力那也是白搭,杏儿不想欠别人太多人情,又不想让人说闲话,并因此给青儿找来无为的麻烦,就制止李成一家说:“大叔,我很感谢你们一家,只是别这样一家人往这跑了,李成有啥事等我姐回家跟我姐说,你们这样别人会有闲话的……

          李成一家听见,见杏儿说的有理也就暂且不管了……







阅读次数(138) | 回复数(1)
上一篇:第19章 19岁的山杏终于疯了(长篇小说连载)
下一篇:二十三章 山杏儿,出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