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4 篇
    回复总数:917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4862 人次
    总访问数:13996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第19章 19岁的山杏终于疯了(长篇小说连载)[2018/9/18 19:11:21|by:笑梅]

        第19章   19岁的山杏终于疯了(长篇小说连载)

      当山杏被那个声音折磨的胆战心惊死去活来时,终于有一天,山杏实在忍不住了,她想,她不能老是被那个声音控制着,她要奋起反抗,她要看看到底有没有人那样说她?她要一看究竟……

        那天,她听见那个声音在房上,说他是部队一个当兵的,他对杏儿早就一见倾心,暗恋杏儿很长时间了,他非山杏不娶,他要生生世世跟山杏儿在一起……杏儿听见就忍不住飞快地到房上查看,刚到房上,又听见那个声音说,他已经下房走了,杏儿就随着那个声音从几米高的房上跳下来一路追去,让杏儿奇怪的是,她却啥都没有看见……后来,山杏就写了一份长信来到部队找他们连长,连长指导员在认真看了山杏的书信,听了她的诉说就信以为真,就让山杏儿一个兵一个兵查看,可查到最后,杏儿摇了摇头,没有她要找的人……

        没过几天,正好赶上杏儿她们家晚上浇麦子,刚吃过晚饭,桂花和石头背着铁钳就匆匆走了,只留下山杏一个人在家里,半夜时,那个声音又说,他实在是喜欢山杏,得不到她就直接强奸她算了。杏儿听了,顿时就吓出一身冷汗,她又慌乱地一溜烟跑去找连长和指导员,要求他们保护,连长和指导员看见杏儿惊慌失措的样子就说:“别怕,我们会在你家四周步哨保护你。你先走,我们在后面护送,查查这个人到底是谁?”杏儿听见就用疑惑的眼睛问:“你们有这个能力保护我?”连长和指导员看见就拍着胸脯说:“我们都是习武之人,让他有十个八个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你放心。”山杏听见就在前面走,连长和指导员就紧随其后。然而,杏儿又怕连长和指导员再生出歹心,她可只有死路一条了。杏儿就吓得在长长的青石巷飞也似得拼命奔跑,连长和指导语就在后面追,杏儿使出浑身解数拼命奔跑,连长和指导员见一个小妮子就这样飞快,他们也不甘落后,就在后面拼命追,可追着追着,怎么追,他们始终都被杏儿远远地甩在身后……

        第二天,连长和指导员就告诉石头和桂花说:“你们家山杏儿多半是中邪了,我们都是习武之人,晚上跟着山杏儿这样一个普通女孩,却被她远远地甩在身后,这不合乎常理,还是请香道的神婆或者法师给山杏驱驱邪为好……”母亲桂花把这事告诉杏儿时,杏儿听见只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心里开始鄙夷,习武之人连她一个柔弱女子都追不上,自己饭桶不说,却返过来说她有病,你们才有病哩!

        石头和桂花就听信连长和指导员的话,于是每日就请来那些神婆在家里,一时间,杏儿家每天香烟缭绕烟雾升腾的,桂花弄那些香啊箔啊,一捏就是一大花楼,就在院子里烧的火光冲天的,杏儿看见就跑过来疑惑地睁大眼睛问:“妈,你们在干嘛?‘人们都说,烧的香多招的鬼多,’你们烧这干嘛?你们这是在给谁烧?”桂花见山杏儿依旧不见好转,就花了更多的钱找人给她做替身,那是几个老太太用活好的泥巴照着山杏的模样做个头,然后,用棉花木棍做身子,又做了一身漂亮的小衣服穿上,做成替身,把替身放在大堆的烧纸和用箔揑的金元宝银元宝上,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就一起烧了,院中一时火光冲天,人们就围着这些烧纸跪了一圈,她们期盼山杏能祛除邪病尽快地好起来……

        后来,桂花和石头怕杏儿再往出跑,索性每日给杏儿放些吃的,就把杏儿给锁在屋里,杏儿看见就很郁闷,疾步冲到门前,手摇着门,嘴里大喊:“妈、爸,你们为啥把我锁起来?咋?你们要限制我的人生自由?你们有这个权利吗?”桂花只摇着头说:“在屋里好好呆着,别出去跑了!”杏儿摇着摇着,就见院里没了人,就一屁股坐在门后大哭道:“妈、爸,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那天,杏儿听见那个声音说:“

        杏儿,我是杜伟,我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我很想你呀!我得了严重的相思病,我很想你,我想跟你生活在一起……我在门外等你,你出来吧,我要娶你……”杏儿听见,她日思夜想的杜伟怎么会在这时候来呢?就立时从地上爬起来,翻开衣柜一件一件地试穿衣服,最后,把她认为最漂亮的枣红上衣和一条红裙子穿上,杜伟在外等她,她就想出去看看,可门还锁着,她就使劲地摇门拽门,门“咣当,咣当……”地响,没想到,那铁锁竟一下子被杏儿摇开了,杏儿就从屋里出来,她正打算出去时,石头和桂花恰好从外面回来了……

        这时候,每天晚上,石头和桂花已不让杏儿一个人单住,她们就把杏儿的铺盖搬到他们屋里,让杏儿与她们同住。平时的睡觉顺序是,石头和桂花睡在一起,杏儿在挨墙的一边,是挨着母亲桂花睡下的。可那天,桂花和石头闹矛盾了,半夜,桂花怕石头再去动她,就翻身躲到杏儿这边,这样,石头一下子就挨着杏儿了,石头想桂花了,就伸手去摸,却正好摸到杏儿,石头就在杏儿身上上下开始抚摸,这时,杏儿多日的失眠也实在是累了,当她迷迷糊糊刚睡着时,就感觉到有一双手在她身上乱摸,杏儿一下子就惊醒了,而这时,当石头感到不对时,就止住把手缩了回来,杏儿被惊醒了,心里一下子就对石头产生莫名的反感和恐惧,眼前就闪现出铁蛋那时候对她所做的一切,心里骂道:“你这个流氓无赖,我可是你的亲闺女,你这么摸我,是要强奸我吗?”然后就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受,脑子开始一阵儿眩晕,就默默地坐起来,她想,床上既然已经没有我睡的地方,就来到地下躺在地上,这时,那个声音告诉她:“杏儿,你就是一条小金龙,你是唐僧西天取经的小白马幻化成人,下界来修炼的…..”杏儿在地上躺着躺着就感觉到特别凉,就起来默默地坐在板凳上,直到天亮…..

        夜晚石头的抚摸已经让杏儿不堪忍受,中午时,杏儿看石头和桂花不在,她感觉到这个家已不能再呆了,连石头父亲对她都这样,她要从这个家里逃出去,当她穿着那身红裙子打算要去找杜伟时,刚开开大门要走,这时,偏遇石头和桂花又从外面回来了,杏儿看见石头父亲就感到胃里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就瞟着脸不愿多看石头一眼。谁知道,石头看见杏儿要出去,石头不知道从那听来的,杏儿这时候穿红衣服对她更不好,也不知从那叫来好几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人,就跟一起进来的几个男人说:“来,扒光她的衣服,看看她光着身子咋出门?”于是几个男人一哄而上,上前两个人抓住杏儿的手脚,两个人一下一下开始给她脱衣服,杏儿看见,就疯狂地乱蹬,就用尽平生力气拼命护着身上的衣服,指着石头的鼻子开始破口大骂:“你这畜生,你这个流氓,你这个无赖,你还想强奸你女儿吗?我可是你亲身自养的闺女……”石头听见,就无限痛苦地望着山杏儿……可是骂归骂,石头依然让他们照常往下进行,尽管杏儿极力躲闪用尽平生力气护着身上的衣服,可一个19岁的柔弱小女孩那是几个成年男人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山杏儿就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几个成年男人面前,衣服被生生地剥光了,杏儿青春的胴体就那样不遮不掩地暴露在众人面前,那一刻,杏儿感到天旋地转,她彻底崩溃了,那一刻,她赤裸着身子蜷在一个角落里,用绝望恐惧无助无奈的眼睛望着这几个男人,杏儿瑟瑟地抖成一团儿……后来,杏儿彻底疯了……

        山杏就这样赤身裸体地被关在那个小屋子里,过了几天,当桂花把一身素色衣服放在杏儿面前时,杏儿就拿起衣服左看看又看看,然后穿上,扭动起身子,开始跳起舞唱起了小蓓蕾组合唱的那首《小草》歌曲来:“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河流呀山川你育哺了我//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河流呀山川你育哺了我//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河流呀山川你育哺了//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然后接着唱《热情的沙漠》,后来是《信天游》,再后来是《牡丹之歌》……一首接一首,不分白日黑夜,不知疲倦地唱啊跳啊……她觉得四周都是她的忠实观众,她的杜伟依然再用那双热辣辣的眼睛注视着她,唱到精彩处,她看见全场起立为她鼓掌欢呼,她的杜伟站在人群中央举起双手为她热烈地鼓掌,眼里满是温暖和爱意,鼓完掌之后,又轻轻地坐在她面前给她抚琴伴奏,她觉得她的每一首歌都在为杜伟唱,她觉得只有他最懂她了……她是那样热烈地爱着杜伟,如痴如醉,近乎发疯,杜伟是她生命的全部,她每天满脑子满眼睛都是杜伟的影子和声音……

        当夜深了,杏儿突然坐起来要唱时,桂花就把杏儿的手拽回来,把她一把揽在怀里,说:“杏儿累了,跟妈妈一起睡,等天亮了再唱……”杏儿实在累了,就暂时被桂花揽在怀里……当杏儿一觉醒来,看见桂花的眼睛哭的像核桃一样,就睁大眼睛问:“你是谁?你咋来这里了?你咋了,你的眼睛咋会肿成那样?”桂花听见,就努力睁大眼睛笑着说:“杏儿,我是妈妈,你不认识妈妈了?”杏儿听见就摇摇头,说:“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在天上呢!我是小金龙转世,我的妈妈是大金龙才对。”

        桂花听见,泪就又止不住地往下流…..嘴里说:“你还记得你姐姐青儿吗?”杏儿就问:“青儿是谁?我不认识!她在那里?”桂花听见,眼泪就止不住“哗,哗……”地流下来,心里就开始心疼杏儿,继而无限惆怅起来……后来,就听说杏儿被石头和桂花带着,坐火车坐汽车,几经周转,把她送到保定精神病医院了……

        到了精神病医院,一进医院,杏儿就被几个护士逮着,用一条皮带手拷和脚拷锁在一张单人光板床上,杏儿在这里还是大声地唱歌,唱了不知多长时间,杏儿实在累了,人们过来按住杏儿给她打针喂她吃药,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天,看杏儿渐渐安静下来,她们就把杏儿解开了,杏儿摸摸被勒的青紫的手腕和脚腕,杏儿这时不再暴跳如雷,可每天都到各个病房去唱歌,人们看着清纯的杏儿唱出抑扬顿挫的歌声,就止不住鼓掌……而更多的是和杏儿一样神志不清的病人……

        当晚上杏儿实在累了,又有药物的控制,杏儿渐渐进入梦乡,当她迷迷糊糊睡的正香时,一个人热辣辣的身子忽然就爬到她身上,然后,用舌尖撬开她的双唇,在她的嘴里快速地搜索着,当一碰到她的香舌时,那个人用力嘬了起来,杏儿就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浑身就软绵绵的,由于对杜伟的过度思念和爱恋,杏儿竟也朦朦胧胧地接受了她,跟她热烈地拥吻起来,吻着,吻着,两个人情绪就高涨起来,然后对方就伸手开始给杏儿剥衣服开始摸下身,杏儿特有的本能就突然惊醒了,嘴里呢喃着,问:“杜伟,你要干嘛?嗯,嗯……”就快乐地呻唤起来,没想到,正在这时,那个人却突然坐起来,冲杏儿脸上“咣,咣……”两巴掌搧过来,眼睛里就恶狠狠地闪过一道寒光,嘴里破口大骂:“你这忘恩负义的畜生,你怎么就把我抛弃了,你怎舍得抛弃我?你……”杏儿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摸着火辣辣疼的脸颊,大声质问:“杜伟,你在干嘛?你要干嘛?你为啥要打我?”然后,那个人边说边骂地就走了……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杏儿也完完全全把她当作杜伟了,每次杏儿朦朦胧胧地睡熟之后,那个人又出现了,亲密过后,那个人就会又“咣咣……”给她两个耳光,然后嘴里边说边骂地走了……杏儿后面就开始躲避她,换了好几个地方……终于有一天,那个女人又突然来到杏儿面前,亲昵地说:“亲爱的,你让我找的好苦啊!你这些天都躲到哪去了?”说着伸手过来抚摸杏儿的脸庞,杏儿把她的手扒开,躲开说:“你是谁?你别动我!你干嘛每天打我?你不是杜伟,杜伟舍不得打我的……”然后就倔强地抬头直视着那女人,再也不作声了,后来,杏儿趁她不注意时,悄悄地再一次遛了……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92) | 回复数(1)
上一篇:第十八章 水荒 (长篇小说连载)
下一篇:第21章 危难之时,失了童真(长篇小说连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