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0 篇
    回复总数:908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4159 人次
    总访问数:13880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第十八章 水荒 (长篇小说连载)[2018/9/4 16:48:37|by:笑梅]

             第十八章水荒 (长篇小说连载)

       山杏儿虽然知道中考考砸了,可她也想能出意料之外,毕竟她不是阅卷老师,所以仍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在家等消息,那年,山杏十七岁,还是一个清纯葱茏的半大女孩……

      山杏因为身体不好,石头和桂花怕她去地里干活中暑,所以就让她每天在家挑水做饭喂猪收拾家务。在杏儿心里,每年到了春天,村里为了引水保春耕,机井便不分白天黑夜地抽水,抽着抽着,那唯一能用辘轳绞水的井也被抽干了,这时,老百姓吃水都成了问题,人们心里出现前所未有的对水的恐慌和渴望,于是每到机井抽水,人们便从很远的地方挑两只水桶赶到,在抽水机跟山坡的交接处,一个能蓄半坑水的水坑里,疯狂地抢水吃……

      父母每天干农活很累,挑水的任务就很自然的落到山杏身上,起初,挑水时,是在两里外十几米深的瓦罐井里挑水吃,杏儿十七、八岁的年龄,因为一直在上学,没有参加多少重体力劳动,这时,尽管肩部垫了条毛巾,可是两桶水加上一个扁担,似一座山一样,压在肩上压得的她喘不过气来,杏儿觉得自己就像当年的新戏名剧河南梆子《朝阳狗》里的银环一样,挑起水桶来颤颤悠悠的,她心里既难受又难过,眼泪几乎都流了出来……可为了吃水为了给父母减轻负担,山杏只能忍,忍着眼泪都流到肚里去了,后来,连绞水的辘轳也被人偷走了,山杏只能自带一根大拇指粗的绳子拴上水桶,把桶系到十几米深的瓦罐井里,用一双稚嫩纤细的手一下一下拔水,一双手被磨地通红通红地肿了起来,疼的挨都不敢挨,最后被磨出血泡磨出茧子,才算止住疼痛。

        后来,这口唯一的水井被抽干,于是,每天山杏就随着大队人流到大山脚下一个用水泵抽到那里用于灌溉农田的交界口,这里有一个蓄水坑,有时,挑水的人多,她到不了近前,由于人多,很小的一坑水不一会儿便渐渐下去了。那时,山杏习惯性地用扁担的一个铁钩穿过水桶拴住扁担最上面的环,即便这样,弄不好与其他人的水桶相撞也会导致水桶脱落沉到水底,打不上水,一家人的生活用水就泡汤了,这时,会引起劳作中父母不约而同的大声责骂,这是山杏最害怕的事了,有时,用扁担吊着水桶打水,因为水距过高,抅都抅不到……

      那晚,天黑了,因为山杏外出办事,徒步走了二十几里路回家,感觉嗓子渴得冒烟,就揭开水缸舀水喝,可水缸却空空的只剩下水缸底的一丁点水了,就凑合着喝了,拿起扁担挑起水桶匆匆去挑水了,眼看天黑下来,路又远,在拥挤的人群中,有一个比山杏高出一头的大男孩与她争抢地方,慌乱之中,山杏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她的水桶被那男孩碰落掉进水坑沉到水底,杏儿一见便急了,非要男孩帮她捞,男孩却仗着人高马大,就瞟起脸轻蔑地看了杏儿一眼,反嘴开始辱骂,说:“你是什么东西?让我帮你捞水桶?你没看到天黑了吗?”杏儿听见,似乎,这些话都是硬生生搧在她脸上的耳光,眼看男孩打完水挑着水桶要走,杏儿急了,便抓住水桶与他理论,说:“你不能走!你今天必须帮我把水桶捞出来!”男孩嘴里狠道,“不帮你捞,就是不帮你捞!”杏儿急道:“你不帮我捞,今天就走不了!”男孩说:“就凭你?”杏儿说:“走不了就是走不了,你不捞就是走不了”男孩急了,嘴里更发狠道:“去你娘的,就不帮你捞怎么了?”说着抡起胳膊一拳打过来,杏儿脸上便感到火辣辣的疼,嘴里却毫不示弱,说:“怎么?你欺负我是个女的?你今天不能走就是不能走!”说着,更用力去拽男孩的水桶,冲突中,男孩的两桶水“咣咣”地就被滱的满地都是,水到处开始横流,见杏儿的手还在抓着水桶梁,男孩顺势死劲地按下了水桶梁,山杏疼痛难忍,感觉手指头都要断了,盛怒之下,山杏顺手捡起路边一块小石头拼命砸男孩的手,男孩终于松手了,杏儿才从水桶梁夹缝把手拿出来,那时鲜血已顺着手指流下来……这时,众人也都过来劝架,邻居女孩海林捞水桶,却误打误撞把山杏的水桶捞了上来,就跑过来拉住杏儿说:“杏儿,别打了,别打了,我把你水桶捞出来了。”杏儿听到,就松了手,然后打满水,才一路泪水一路颠簸地把水挑了回家,晚上,山杏的手疼痛难忍,一夜都无法入睡,石头和桂花干农活累了却懒得理她……不料第二天中午,男孩却由他母亲带着找山杏说理,说:“山杏,你这孩子平时看着挺好的,你每天还去找他姐玩,你怎么狠心就把他手凿成这样?”山杏在大门口坐着,就抬起头看看她们娘俩,一边流泪一边伸出手指给她看,嘴里说:“我的水桶被他撞落沉到水底不帮我捞,还打我还恶语伤人,他比我整整高出一头,他是男孩我是女孩,女孩能打过男孩吗?我不找你家,你反来找我?我不反抗我的手恐怕就保不住了,我......”男孩母亲见状,竟啥也没说转身带着男孩离去……

        日子就这样在一天天的等待中过去,眼看到了每年九月一号各个学校的开学日期,杏儿心急如焚,杏儿明知中考考砸了,为了能圆那个大学梦,和杜伟一样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优秀大学生,杏儿就千方百计地打听,苦思冥想着怎么继续求学,她又一次给姨姨桂花写了一份长信,没过多久,桂花又回复了一封长信,杏儿看母亲桂花不再反对,就想着,看看有没有复读学校?那天,经人介绍,让杏儿去县中找一个初三老师,因为那时杏儿她们村到县城还没通公交车,所以,她就骑着自行车,后座上驮着一百多斤的母亲桂花上坡下岭,过了一个村又过一个庄,在经过无数个山梁陡坡的公路之后,千辛万苦地来到百十里之外的县中去问,却不料人家说,今年教材要改版根本不收补习生,即便收,要的补习费也是山杏她们这个家庭所无法承受的,山杏就在心里默默盘算,教材一改版,一切都得从新学起,要一年学三年的课程,杏儿感觉这样升高中更没把握,就这样上学的时间一拖再拖,当山杏拿着录取通知书到一所职业高中报道时,学校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

        山杏刚到学校,一切都感到陌生,她知道拉的课太多就日夜往前赶,可高中课程和初中课程几乎接不上茬,没有培养学习兴趣和适应阶段就直接进入,这让山杏儿感到无法适应,伴随着课程的不断进展,山杏感到力不从心学习困难,而这样的状态是山杏有生以来不曾有过的,自尊心极强的她,第一次感到学习特别吃力,而且没有啥效果,望着老师每天讲的听不懂也无法听进去的课程,山杏整个人都呆了,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杏儿看看各科成绩只有化学85分,其它科目都在四、五十分左右,山杏就拿着试卷躲到宿舍里,她看看那些成绩单,心里就感到无比悲伤难过无奈,她不知道怎么回家跟父母交代,父母每天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含辛茹苦地供她读书,可她就考了这几分?她的脸开始发烧,然后,就一张一张在角落里把成绩单统统都烧了,成绩单烧了,可成绩单上的分数却跟几个扎眼的红刺一样,刺的山杏无法承受,那些刺眼的分数就压在杏儿心里成了一块大石头,山杏想起老师同学们常说的那句话,分分,学生的命根,一个学生再怎么优秀,每科成绩都不及格,她能算一个好学生吗?杏儿觉得她的命根脆弱的如大树上的一根朽枝一样,大风一吹就会折断,她无法承受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终于明白,那些学生为啥会厌学,为啥会逃学,一方面,自尊心极强的山杏,觉得进入这样的学校是一种耻辱,另一方面又感觉自己根本无法跟上老师的讲课进程,这让她感觉就像有两个据一样来回拉扯,让她骑虎难下,左右为难,有些课她根本听不懂,更无法说领受,所以成绩上不去也在必然之中……

       后来,山杏就在这样复杂的心情中,放假回家了,回家后,听母亲桂花说,大人们因为争水吃,发生了争执,有人一不做二不休,趁夜黑把一大车牛粪倒进那仅有一村人可以吃水的池水中,这样断了他们的霸气,同时也断了他们的水源……

        学校又开学了,杏儿这次回校,面对日益滑坡的成绩她日夜寝食难安,那天,一名任课老师无意中在教室地上写了一句:“穷混日子”,这更勾起杏儿的心事,杏儿在写了一篇作文《穷混日子》之后,心情更是糟糕透了,至此,杏儿的神经性头痛又开始经常发作,有时候疼的她实在忍受不了,就满床打滚,然后,姐姐青儿就带她到医院看,医生在检查完之后,对山杏说,这种病看不好,只能吃药调解维持,这更增加了杏儿的心理负担,后来,杏儿就整夜整夜的失眠,在连续失眠二十多天后,在读了两年高中,体弱多病的杏儿,因为神经性头痛时常发作,再也无法求学,终于辍学了,在那个风高夜黑的日子,杏儿就和一名同学在火车道旁坐了整整一夜……老师找到她们说她们无故擅自出校,让她们写检查,杏儿的犟劲又上来了,就愤怒地瞪大眼睛,说:“让我写检查?我是真不想活了……”然后,扭头便又消失在夜色中……

        十九岁的杏儿,辍学回家后,就整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她觉得这是她人生当中的奇耻大辱,她整日被深深地埋在羞愧懊悔自责当中不能自拔,这时,她的幻听病也越来越厉害……她整日听见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在耳边跟她说话……可是家里的吃水问题依然是生活中的重中之重……

       为了家里能吃到水,杏儿和姐姐青儿便奉父母之命到河南二姨家相亲,希望以此彻底解决吃水问题,河南的二姨家虽然是平原却很落后,也是穷乡僻壤。烈日当空,栽红薯依然是人工在很深的瓦罐井里拔水作业,那男孩没啥文化一米六的小个子很难进入杏儿的内心,可那男孩却偏偏相中了杏儿,那时,姐姐青儿正在热恋,返回途中,青儿怕杏儿不嫁,就黑着脸怒气冲冲地对杏儿破口大骂,青儿竟用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肆意谩骂侮辱山杏,返回家乡,母亲桂花见山杏儿未再提及那男孩,担心一家人的希望泡汤,桂花整日对杏儿破口大骂,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像一把把刀子一样深深地刺痛了杏儿,杏儿稍有辩驳,桂花便开始拼命地打她,一时,杏儿的心被伤的透透的……一气之下,杏儿放弃了为全家人牺牲的念头……

        这时,山杏回家依旧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她的幻听越来越严重,失眠也越来越严重,每天头昏昏沉沉的……那些声音让她越来越害怕,她听见房子四面都是男人的说话声,那个声音甜蜜地时候,都在说,如何如何喜欢杏儿,如何如何离不开她,如何如何想睡她,如何如何想生生世世跟她在一起,如何如何要娶她做新娘而且非她不娶……有时候,那个声音又异常可怕,说每天都在监视着杏儿,每天都要拿菜刀砍死杏儿,她吃饭睡觉休息,那个声音都在折磨着杏儿……夜晚,山杏儿出去看时,看见在院子里一个遮天盖地的大黑布挡在她面前,那个黑布在风中一飘一飘地抖动着,慢慢向杏儿围过来,围过来……杏儿看见,“啊,啊……”地尖叫着进门把门插上,整晚都不敢关灯不敢离开灯……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68) | 回复数(2)
上一篇:第十七章 家庭纷争,致使山杏中考失利(长篇小说连载)
下一篇:第19章 19岁的山杏终于疯了(长篇小说连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