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wangxm0605@sina.cn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6 篇
    回复总数:923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95703 人次
    总访问数:14129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笑梅发表的博文
第十七章 家庭纷争,致使山杏中考失利(长篇小说连载)[2018/8/15 21:03:09|by:笑梅]

   第十七章  家庭纷争,致使山杏中考失利(长篇小说连载)



       转眼到了一年一度的中考日期,每年的62122号是河北省石家庄地区一带,初中升入高中的中考日期,山杏她们这届初三毕业生马上要进入中考了,中考前,学校放三天假,让考生在家好好放松休息,以备战中考。

       第一天上午,山杏感觉没啥事,就打算先把衣服洗一下,就打上水倒在院子一角的大盆里,然后把衣服泡上,过了一会儿就在搓衣板上开始揉搓衣服,等晾干了,好在中考期间穿。谁知刚洗了几件,父亲石头就黑着脸怒气冲冲地从外面回来了,刚进门就直冲桂花奔去,当头便问:“你跟村东头的光棍金珠是咋回事?”桂花听见就感到莫名其妙,然后开始辩解,说:“你听谁说的?我跟金珠咋啦?”石头一听更来气了:“桂花,你还装?你装啥?这村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桂花又说:“装?我装啥?我有啥好装的?你又听谁挑拨你的?”石头说:“你别管,无风不起浪,你肯定在外有野男人,你就是个骚娘们!”桂花听见就回敬道:“你还说我?那你跟那个叫素华的女人是咋回事?你说,你说呀?”石头听见怒目圆睁,嘴里骂:“你这骚娘们,出去偷人,还嘴硬?”一抬手,只听:“咣,咣……”两巴掌,桂花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桂花也火冒三丈地伸手用力朝石头脸上抓去,嘴里骂:“你这流氓无赖出去找娘们,还有脸说我?我跟你拼了……”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杏儿见状就急忙过来拉架,嘴里大声嚷道:“你们别打了,我过两天就要中考了,你们能不能为我想想?”

桂花听见就使劲儿忍住,不在说话了……

       没想到,到了晚上,石头更来劲儿了,桂花去那,石头就追到那,桂花最后实在没地方躲了,就去了杏儿屋里,杏儿看见,她们虽然在无休无止地争吵,可桂花脸上却没有半点悲伤,甚至还带着几分得意,桂花知道石头心里有她,要不也不会这样跟她闹腾,就使劲忍着,可是石头似乎醋劲越来越大,半夜三更就穿着三角裤衩直奔杏儿屋里,杏儿看见就骂:“你还要脸不要脸,就穿成这样来我屋里?”石头瞪着杏儿竟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追在桂花后头不依不饶地满屋子骂,闹得一家人一宿都没睡……

       这样连续不断地争吵打骂,让杏儿感到实在无奈和悲哀,石头的疯狂让杏儿不知所措,她在为自己的中考担忧,也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可石头依然跟中了邪一样不管不顾的,他早就把杏儿的学习前途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啥前途啊,命运啊,都见鬼去吧,这些与他统统无关……

        第三天夜里,石头依然在无休无止地闹腾,根本不管杏儿中考一事,并要桂花拿出证人来为自己洗刷,杏儿看见就哭着央求母亲桂花:“妈,我这一辈子只升一次高中,你别跟爸一般见识,就当为我受点委屈行吗?”桂花听见就使劲点点头,让泪水往肚里流…..

        在杏儿心里,她是清清楚楚地知道,桂花其实另有所爱的……

        那时,杏儿很小才六、七岁时,那天,她在楼上玩,听见底下有动静,然后就好奇地扒着头往下看,这一看非同小可,却正好看见桂花双手正扶着柜子,金珠在她身后抱着她,那根尘根就从后面给桂花插了进去,杏儿看看金珠的脸再看看他的尘根,一黑一白,那差距太大了,然后见金珠身子跟拉锯一样来回抽动,后来就听见桂花欢乐地大声呻吟起来,杏儿看着看着,整个人都呆了,后来听到金珠说:“花,这样时间太短,太不过瘾了,改天从前边插吧!那样才够劲!”做完,提起裤子系上腰带坐在床边只喘粗气,桂花则意犹未尽柔柔地看着金珠,不一会儿,石头挑着一担水颤颤悠悠地从外面回来了,看见金珠就招呼一声:“你过来了?”金珠看见,就热情地迎出来,嘴里说:“嗯,啊---……担水啦……

        后来,当杏儿已经长到十六、七岁,那天晚上,杏儿实在累了,看看桂花焦虑难耐的样子,似乎在等人,杏儿也没多想就先躺下睡了,正在熟睡之际,被柜子一阵紧似一阵吱吱扭扭的怪声惊醒,接着又是桂花一阵接着一阵欢乐的呻吟声,杏儿已经长大了,她知道那种声音是啥声音,她并没急着睁眼去看,而是嘴里故意发出:“哼,哼……”的声音,然后,身子开始左右翻动,桂花看见小声说:“别让孩子听见,快别弄了!”金珠却说:“没事,好好做吧,孩子睡熟了,没那么容易醒。”然后,二人继续欢快地做爱,杏儿听见,更是无法平静,只是隆起胳膊来回翻身,这下,桂花感到事情不妙,然后惊慌失措地提起裤子一下冲出门去,在院子里再也不敢进屋…..很晚了,杏儿见母亲还没进屋睡觉,就大声喊:“妈---,都几点了,还不睡觉?”桂花听见声音依然在颤抖:“哦,我马上睡。”半响才从院里进屋,拉灭灯躺下再也不敢乱动了……

        后来,突然有一天,桂花被开水烫伤脚了,石头在外面打工,金珠就白天黑夜地粘到桂花家,还给她买来各种烫伤药消炎药,看着桂花被烫化了脓的伤口,金珠就责怪桂花为啥不早告诉他?桂花听见也不做辩解,那伤口连杏儿看了都恶心地转过脸去,金珠却仔细查看伤势,然后,把刚热好的新鲜獾油给桂花涂上,一边涂嘴里一边唠叨,他是如何如何去跟别人低三下四地央求,最后人家才把獾油给他,他拿到就一溜烟地跑来给桂花涂上,桂花听见,脸上就出现柔柔的表情来,杏儿听见就心疼起桂花来,不管怎样,一个女人在最需要帮助照顾时,还有一个男人肯日夜守护着她,她觉得这就是母亲桂花的爱情了。

        后来有一天,在十二里之外的地方过集,桂花就让金珠带着杏儿去赶集,桂花虽然已经长大,却是第一次赶集,熙熙攘攘的集市商品让杏儿眼花缭乱,金珠看见一双粉色布鞋就叫过杏儿,问:“杏儿,你喜不喜欢?”杏儿看见就蹲下身来认真看,那双布鞋是半高跟,花型款式都让杏儿一见倾心,金珠看见就问价钱,杏儿一听价格,那是她根本舍不得买的价格,金珠二话没说,就从兜里掏钱付账,然后,金珠又看见一条质量不错的裤子,又喊杏儿过来,杏儿不明白,金珠为啥非给她买东西?杏儿不要,金珠就说:“傻丫头,喜欢,我就给你买。”然后就真的又给杏儿买了……穿了新鞋新裤子的杏儿,回家如实告诉母亲桂花,桂花就远远地看看杏儿再看看裤子和鞋,就说:“很配,很好看的……”说完,脸上就出现神秘莫测的笑容,后来,杏儿想起这事,总在想:这是不是金珠和桂花在贿赂她?但是她觉得母亲桂花作为一个远嫁他乡的女人,她的苦,杏儿心里最清楚了,也就默许了她们的交往。

       而让杏儿想不明白的是,自她懂事起,母亲桂花就不断地让她到一个叫素华的女人家里去找石头,她告诉杏儿,她在那那抓了个现行,是石头跟那女人正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正在做爱。那女人甚至就大明指骨地跟桂花说:“桂花,你看你家的种那么好,生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好看,把你家的种借我用用,行吗?”桂花听见,就羞臊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后来,桂花就每天让杏儿到素华家的窗户偷看,看看石头在他家干那事了没有?如果看到了,要杏儿立马回家报告给她,杏儿小小年纪就被母亲桂花逼着监视父亲石头在外偷情没有?杏儿就觉得难为情,说啥都不去,桂花就一次次骂她逼着她去,而杏儿去了无数次,一次都没看见石头和那女人滚在一起,杏儿回家就拿眼睛问桂花,桂花见状又是那句永不更改的话,她何时何时亲眼看见了……可是,道是桂花捷足先登,让杏儿看见跟人做爱好几次……有人调侃着说,杏儿姊妹四个跟石头一点都不像,有人甚至说,杏儿跟金珠长的一模一样的……杏儿听见就知道那人是别有用心,最起码,她的牙跟石头父亲一模一样,她的牙说坏就坏,小小年级牙就开始龋齿牙疼,而石头四十岁时,牙齿已经完全换成了假牙,再者,杏儿心里想,她是叫石头父亲叫了好多年的,她心里一直拿石头当父亲,她不管别人咋说,她是这么认为的……后来又听母亲桂花对杏儿说了一个中年女人的糗事,说那女人,自己跟一个比她大好多岁的老头搞在一起,最后,那老头看见她女儿年轻,她女儿似乎少把高粱火或者缺根经,就问她妈,说:“他一次给我五块钱,你说我跟他睡不?”她妈却说:“由你吧,你愿咋样咋样……”杏儿听见背上就直冒冷气,这是啥娘?又是啥闺女儿呀?

       有一次,杏儿放学回家穿过深深的巷子,途经一家邻居,听见两个女人在屋里唠叨,说金珠跟这个跟那个,听着听着,杏儿就感觉那是几个女人在为金珠争风吃醋,金珠一个光棍不只是母亲桂花这一个女人……杏儿听见,就对村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女之事感到彻头彻尾的无聊和蔑视……

        当石头在无休无止地跟桂花闹腾要她拿出证人证明她的清白时,杏儿竟站了出来说,她可以证明桂花的清白,她说桂花没有传说中的事,那是人们谣传……杏儿清纯的眼睛让石头信了,杏儿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紧张地在“咚,咚……”地敲着小鼓,可她外表却异常镇定,她要救自己救母亲救这个家庭,她心疼的是母亲桂花这么多年所遭的罪和作为一个女人为家庭的付出和艰辛,她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一份爱情,因为杏儿是个孩子,石头就一下子相信了杏儿的话,就不再闹腾了,一家人的生活又归于平静,杏儿在心里默默祈祷,只希望母亲桂花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

       不过,这已经是距离杏儿中考只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了……杏儿在昏昏沉沉中睡了三、四个小时,这三天当中杏儿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她头痛欲裂疼痛难忍,她悲哀,她难过,她捶胸顿足不知所措,她生怕说错一句话又会惹来父母间一场无休无止的争吵和打骂……

        天亮了,杏儿匆匆忙忙起来随便吃点东西就去中考了,这两天中考当中,杏儿耳朵里依然是父母无休无止的争吵,眼前依然是父母那些不堪入目的糗事,她头痛欲裂,昏昏沉沉,两天的中考结束了,杏儿一下子瘫坐在麦秸窝里,满脸是泪……杏儿心里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这时,杜伟不知从那冒出来说:“考不好也没关系,人生不只是上学这一条路……”杏儿听见,眼睛只呆滞地望着杜伟,往日的光彩一扫而光……

阅读次数(154) | 回复数(1)
上一篇:第十六章 干爹 (长篇小说连载)
下一篇:二十三章 山杏儿,出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