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李福才
  • 性别:男
  • 地区:河北省阜城县建桥乡西倪村
  • QQ号:648447814
  • Email:abc46428@sina.com
  • 个人签名: 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5 篇
    回复总数:302 条
    留言总数:14 条
    日志阅读:31972 人次
    总访问数:5784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秋水南山发表的博文
回忆六三年特大洪水[2019/7/2 7:55:40|by:秋水南山]

上个世纪的1963年,河北省中南部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使这一带的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了重大灾难和损失。虽然过去了50多年,回忆起来,仍感到记忆尤新,心惊胆战。
那是1963年8月初,正是河北省的雨季汛期,由于太行山一带多日连降暴雨,造成山洪大暴发,向巨大的猛兽,又向脱繮的野马,毫无顾忌地向太行山脉东部的刑台、石家庄、衡水、沧州地区大平原上奔泄而來。据当时上级开会说,水头就有几丈高。
当时,阜城至武邑至衡水还没有油面路,都是土路,虽然阜城县委政府有一辆212机普车,可因为道路泥泞,机普车无法行走。县政府水利局干部就骑着县供销社大车队里的马,去查看水情。当看到几丈高的水头,从西向东捕來时,急忙回到县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当时县委政府领导,认为虽然阜城以西有清凉江河,河上也有大堤,可能大堤也不管用了,怎么办?县委决定,全县各村要村之为战,都要挡护庄堰,搭高台。因为多数的村庄比周围都要高,再挡上两三米高的护庒堰,就有可能把洪水挡住,万一挡不住了,一旦洪水进村,房倒屋塌,人们可以暂时躲到高台上保住生命。当时这样安排还是比较正确的。
这样,在8月上旬,我们阜城县铁匠公社西倪村各队都开始搭高台。当时,我是第三生产队会计,我们队在倪登明家大院子里搭起了高台,选用最粗的木梁做立柱,而且埋了有一米深,以防被水泡倒。第一生产队在倪振元家院里搭的。
当时,人心慌慌,地里的农活全部停止了,所有男女整半劳力,全部投入到抗洪当中了,一部分人搭高台,一部分人推土当护庄堰。也有的户开始准备干粮,有的蒸窩头,有的烙大饼,万一大水一來,没有吃的怎么办!
就在人们村之为战,进行抗洪准备中,在1963年8月10日,县里根据水情有所缓和,做出新的决策,当晚,各公社给各村党支部下达命令,命令我村派十几名精兵強将,基干民兵,协带铁锹小推车,按时赶到蒋坊乡北陈屯一带清凉江河道囗,公社公安员安金才,全符武装,真枪实弹,亲自带队,任务是推土堵道囗,连干一夜,堵住道囗,第二天洪水汹涌进入河西八里公社,进入清凉江。
1963年8月11日,阜城县抗洪指挥部,紧急命令全县各公社,集中全部男女壮劳力,抢险死守阜城西清凉江东大堤,蒋坊以东清凉江南大堤。我们村的100多名男女壮劳力,集中在铁匠公社小马村村北,因当时多年没闹过大洪水,人们为了种地运输方便,把清凉江大堤,掘开一个二十多米的大囗子,我们村的任务就是首先挡住这个大囗子,然后整个大堤加宽加高2米。人们拼命地干了一天,堵住了道口,第二天上午,洪水就从西向东流过來了,看着我们堵好的道囗,人们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当时,还有的小青年淌过河水,到河北水里摘西瓜,第三天再想过河就过不去了,水流增大,游水游半截就冲地往下流了,只好回來。
虽然堵住了道沟,可整个南大堤都很矮,如果洪水继续上涨,危险以然存在,所以上级决定整个大堤长高两米,以保万无一失,第二天,人们又开始紧张的推土筑堤。一直干了约一个星期,河水也涨了七八天,开始停止上涨了。
这时侯,人们才彻底松了一囗气,虽然大堤筑好了,河水也不涨了,可人们依然守护在大堤旁。而且夜间有人巡逻,以防万一。
当时,人们就睡在打麦场上,少部份人睡在场园屋里,还有的睡在大树底下。人们吃饭就由个人家做好交到生产队上,队上派人每天送一次,因为当时是刚过了麦收,推土筑堤这个活又累,各家各户大部份都是送馒头、大饼,很少吃粗粮的。工地上有大锅烧水,吃干粮,就咸菜,喝白水。
我们住在小马庄村北,清凉江南岸,这时侯,整个清凉江以西的衡水、武邑,以北的交河县,全部是房倒屋塌,一片汪洋,平地都能行船。俱说,衡水县城有的地段电线杆都设了,做在二楼正好能洗手;交河县城只有城里十字街没上去水,其他村庄都进水了。我们在工地上看的很清楚,直升飞机每天不断地给交河城里空投食物。
一直到十多天以后,水位开始下降,大部份民工回家了,只留下小部份人员看守。
经过全县人民十天的艰苦奋战,清凉江东大堤、南大堤保住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被英雄的阜城县人民战胜了。人们回到村里后,虽然撘的高台没用上,当的护庄堰没用上,可人们那个高兴就別提了。
清凉江大堤挡好后,阜城县域内的江江河、湘江河也进水了,我们村的农民从小马回来后,又按着县、公社的命令,到东倪、赵门村挡湘江河大堤,还有一部分人推着小土车,淌着半米多深的水,到江江河边的营盘公社罗村,结果到了工地后,无法施工,也没干活就又回到赵门庄,继续挡湘江河西大堤。
那次抗洪救灾,真正体现了全国一盘棋,体现了社会主义优越性。一处有难,八方支援,因为阜城没有受到洪水严重侵袭,属于轻灾区,武邑衡水所有牲畜都分到阜城县各大队,各生产队,免费寄养。我们第三生产队就给武邑寄养了十几头牲畜。
那一午,虽然阜城没有受到洪水严重侵袭,但也被列为灾区,吃到了全国各地运來的粮食,有大麦,油麦,木薯干,蔬菜有白菜,罗卜,胡罗卜,过年时还有猪肉,牛肉,羊肉。我们各生产队会计,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公社拉救灾物资,回村后再按人囗一样一样分到各户。
那一年,阜城不但保住了清凉江大堤,保住了30万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且,保住了津浦铁路安全,受到国家的表彰。
据有关资料公布,这次洪水是河北省有记载以來罕见的特大洪水, 不少河段堤防漫溢溃决,洪水四处漫流,平地行洪,冀中,冀南平原及天津市南郊广大地区一片汪洋。海河流域南部三水系洪水,其之大、来势之猛、影响范围之广,为该地区所罕见
全省104个县受灾,33个县城被洪水包围,13142个村庄遭受水淹,总计1963年洪水淹没耕地6600万亩,受灾人口2200万人,死亡5600人,伤46700人,直接经济损失60亿元。
河北省这场罕见特大洪灾,惊动了党中央,在1964年11月17日,伟大领毛主席做出了《一定要根治海河》的伟大决策。在全国开展了历时十几年的,根治海河伟大的群众性的历史性工程,从此再没有受到洪水灾害。
衡水市阜城县建桥乡西倪村
河北农民报通讯员李福才
电话 18634090939
2019.7.1日
阅读次数(552) | 回复数(5)
上一篇:大年三十买化肥
下一篇:延安游记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