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李福才
  • 性别:男
  • 地区:河北省阜城县建桥乡西倪村
  • QQ号:648447814
  • Email:abc46428@sina.com
  • 个人签名: 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86 篇
    回复总数:285 条
    留言总数:14 条
    日志阅读:25644 人次
    总访问数:4736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秋水南山发表的博文
衡水市阜城县建桥要求设站(第19号)意见书)[2019/1/9 13:05:22|by:秋水南山]

尊敬的省市县领导你们好:
河北省规划的石衡沧港城际铁路,车站设置重大错误,为要求设置建桥火车站,我们阜城县建桥乡农民代表从去年2月开始至今,将近两年时间,给各级政府寄送投诉书18次。这是第19次,共100多份。

其中,提出14个为什么?直至现在没人给于答复。
在2018年5月31日,由衡水市副市长王建明带队,有省发改委、铁三院、及各有关部门负责人、共13人到阜城县与我们座谈。在座谈会上我们充分发表了意见。至今没有给我们一个正式文件答复,我们只好再次向各级领导反映。
一:阜城至泊头西站铁三院测46.38公里,(实际阜城至泊头市将近大约60公里),这个区间,名气最大的就是沧州市的交河镇、衡水市的建桥乡,交河镇是老县城,有5万人口,泊头市第一大镇;建桥乡是千年古镇,历史上就有一京二卫三建桥之称,现在是中外驰名的彩钢之乡。建桥离阜城18公里,离交河十多公里,交河离泊头约30公里,按国家规定,按正常逻辑,名正言顺的,科学合理的,顺理成章的,就应该设置交河、建桥两个车站。而现在,确把车站设在建桥乡、交河镇中间,设在一个荒郊野外、漫洼途中丶位置偏僻丶交通不便,人烟稀少的李家寺小村。这是违背科学,不符合四部委文件精神,违犯国家设计规范的,是明显错误的。
二:从阜城至泊头市,铁路线从建桥西边穿过,离建桥乡驻地三百多米,呈西南东北方向。设置建桥站,铁路线不拐弯不绕道。建桥站设在建桥西边,交河站设在交河城东南,直奔泊头,线路顺畅,名正言顺,科学合理。建桥距阜城,铁三院亲自测量18公里,数据真实,铁证如山,符合规定,理由充分。文庙至泊头市10公里设置了车站,建桥距阜城18公里,铁路从家门囗经过,为什么不给设站?谁能说明为什么?为什么?老百姓说,这就是欺负建桥没有当大官的!

三:设置车站是百年大计,永久工程,应顺应历史发展,俱有前瞻性,应经得起历史考验。 他 不像建个工厂,错了可以重來。车站设置错了是无法改变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多年以后,交河镇丶建桥乡必定会有更大发展,社会经济、城镇规模丶人囗密度会有更大增长,会建设成为现代化小城镇。因此,现在就应该设置交河镇、建桥乡两个车站。否则,把车站设在李家寺小村,生米做成熟饭,将來必定后悔莫及。就会造成重大历史错误,成为历史遗憾,谁來为此承担责任?谁做这个错误决定,谁就会成为历史罪人。
设置车站还应符合城镇发展规划,应符合农村发展大方向。交河镇100年也发展不到李家寺,反而是多年以后,李家寺及周围村庄会集中到交河镇。建桥乡的村庄会集中到建桥,而现在确把车站设在李家寺,即不符合城镇发展规划,也不符合农村发展大方向。
再说,北边一条302省道,南边一条阜霞路省道,火车站夾在两条主干公路中间,就会失去大量客源,对铁路本身也是极为不利的。交河人去泊头市、沧州市,建桥人去衡水市,大客小客,招手停车,随时上下,票价便宜,而做城际高铁两头都距离很远,两头都不方便,票价又贵,谁会去做高铁?
四: 修铁路设车站,对交河镇,对建桥乡是百年不遇的重大发展机遇,对城镇化发展,对社会经济发展具有巨大带动作用。我们要貭问各级政府,各位官员,这个重大历史发展机遇,我们是应该给交河镇?给建桥乡?还是应该给李家寺这个小村???是应该发展交河镇建桥乡两个乡镇,还是应该发展一个小村???

五: 石衡沧港线路和车站规划,是2016年下半年决定的,而在以后一年多时间里,国家四部委发觉了高铁车站选址存在的问题,在2018年4月24日,四部委联名发文,要求高铁车站要设在城镇中心,确保群众方便出行。当时我们正在积极上访,要求设置建桥火车站。可是,河北省发改委,不顾我们的要求,不顾四部委新发的文件精神,于四部委文件下达8天后,在5月2日急急忙忙对石衡沧港铁路做出了批复。为此我们多次给河北省委书记,给省政府省长,给市县领导寄去了紧急报告,对省发改委即不执行《城际铁路设计规范》又不执行四部委文件精神的做法,表示坚决反对。四部委文件就是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在河北省为什么不能贯彻执行???
六: 去年6月衡水市发改委铁三院,來阜城与我们座谈后,用文字答复我们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说:石衡沧港“名为城际,实为高铁”,因为是高铁,建桥距阜城18公里不能设站。可是,文庙到泊头市10公里确设置了车站,明明是石衡沧港城际铁路,愣是瞪着眼睛说瞎话,把城际说成高铁,來忽悠我们老百姓。难道说在建桥段是高铁,到文庙段就变成低铁了?为什么一样客两样待?《城际铁路设计规范》明确规定,车站间距最长20公里,一般5至20公里,建桥至阜城18公里,符合设站规定。京张城际时速350公里,全长174公里,设10个车站,这个活生生的铁的事实,彻底打破了“高铁论”。
第二个理由说:把交河站设在李家寺,铁三院考虑的是阜城县、泊头市正中间,交河镇、建桥乡正中间”。铁三院不考虑千年古镇彩钢之乡建桥,不考虑交河镇三万城镇人口,不考虑客流多少,不考虑交河镇、建桥乡的城镇发展规划。不考虑阜城县与泊头市之间的实际距离,只考虑“阜城泊头正中间”,这样考虑,违背客观实际,不符合科学设站要求。
而铁三院为什么还要坚持“正中间”,设置一个车站呢?难道老县城交河镇,彩钢之乡千年古镇建桥乡,还不如一个几百人的小村?这样设站是明显错误的。一个卖菜的老太婆,都知道找个人多的地方摆摊,而铁三院丶河北省发改委为什么确把车站设在没人的地方?合肥市北城站,因位置偏僻,几乎没有客流,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铁三院不应从中吸取教训吗?

在2018年5月31日座谈会上,省发改委和铁三院又说明了三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把车站设在李家寺是考虑到照顾阜城县大白乡。看來照顾大白乡,这才是问题的实质,上次说考虑的是正中间那是打掩护。这样的说法更是奇葩,铁路经过的建桥乡,距阜城18公里,省发改委、铁三院为什么不考虑设置建桥站,照顾建桥乡?为什么不考虑照顾建桥乡以西以南的乡镇?设置交河站,为什么不考虑交河镇城里几万人,为什么不考虑交河以北的郝村镇营子镇?确单单地考虑到交河城南十多公里的阜城县的大白乡?
假如说,如果大白乡处在現在建桥乡的地埋位置上,你们又会如何设置???可能一开始规划,首先就设置为车站了吧!
设置这个区间的车站,关键问题是,阜城至泊头这60公里,到底是应该设置一个车站还是两个车站?根据城际铁路性质,根据《城际铁路设计规范》,根据四部委文件精神,根据交河建桥的历史和现状,非常明显的就应该设置交河建桥两个车站,这是省发改委铁三院也否认不了的铁的亊实。可你们为了照顾大白乡,把应该设置的两个车站设成一个车站,而且设在一个小村,你们这样做是明显错误的。如果照顾大白乡,应在设置两个车站的前提下,再考虑如何照顾大白乡。
要说照顾大白乡,我们没有意见,大白乡也是我们阜城县,可是,照顾大白乡不应影响建桥设站。
照顾大白乡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把交河站设在交河镇东南——大白乡徐化庄村北。这个地方离交河、离大白更近了,距建桥10多公里,即不影响建桥设站,又照顾了大白和交河,同时更有利于铁路增加客源,实现了建桥、交河、大白、铁路四全其美。这是照顾大白乡的一个最隹方案,希望有关领导认真考虑。

第二个理由:省发改委还有人说:“这样设置虽然不符合城镇发展规划,(个人不打自招了,不符合城镇发展规划就是错误的)但是可以说是符合乡村发展规划的”。这个说法更是强词夺理,信口开河,违背科学,漏洞百出的。请问:把交河站设在李家寺,符合的是那个县市的乡村规划?李家寺村有什么样的乡村发展规划???这个说法是毫无道理的。
第三个理由:座谈会最后,衡水市政府副市长王建明要求铁三院会后要给建桥乡代表一个正式答复。可是等到6月10日,我们也没收到铁三院的答复,反而收到乡党委王收书记的电话,王书记说:“上边说了“交河镇、建桥乡不算城区,车站设置就这样了”。并强调说,“不叫我们再继续上访了。想用行政权利压服我们,压服了我们,压不服老百姓的心。车站设置,是科学问题,学朮问题。不能以权代法,不能让权力说了算;要让四部委文件说了算,要让《城际铁路设计规范》说了算;要让科学合理、公平正义说了算。你们这样做,不是太主观了,太霸道了吗?
十三个人和我们座谈了一下午,我们提了那么多意见,等了10天,就等來了这样一句不负责任的答复。当时我们要求他们给一份正式文件答复。可是至今也没有给于正式文件答复。
这个答复更是让人感觉幼稚可笑的,几万人的交河镇、建桥乡不算“城区”,难道处在荒郊野外,漫洼途中,位置偏僻,人烟稀少,交通闭塞的李家寺这个几百人的小村 就算城区???

设置李家寺一个站的正确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阜城泊头之间距离特别近。可客观事实是,阜城泊头大约60公里,建桥距阜城18公里,成为设置两个车站的铁的证据。
请各级党委政府领导,仔仔细细地,认认真真地看一看答复我们的这五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高铁;第二个理由是“正中心”,第三个理由是照顾大白;第四个理由说虽然不符合城镇发展规划,但符合乡村发展规划;第五个理由说交河镇、建桥乡不算城区。
这五个理由,不符合国家有关设站规定,不能说明设置李家寺站的科学性、合理性、正确性。不能回答我们提出的十四个为什么吗?他们这样回答,是不负责任的诡辩。
在座谈会上, 我们72岁的退休老支书深情地激动地说:“在座的都是共产党员,都是国家干部,受党培养教育多年,希望你们真正站在共产党员的立场上,站在对党、对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立场上,以个人的党性做保证,说句良心话,说句真心话,把交河站设在李家寺是不是错误的”?当时会场鸦雀无声,无人回答。
七:现在争论的焦点,不是我们和某个地方争车站,而是因为去年衡水市政府答复我们说,建桥不能设站,因为是高铁,李家寺站离建桥5公里,(实际车程8公里)。我们认为交河站不应设到李家寺,应该设到交河城东南,这也是交河广大群众的迫切要求。我们曾经和交河5名老党员座谈,他们表示强烈要求把车站设在城东南,并在微信群里发了意见书。只是没人愿意出來带头上访,这并不说明交河人民没有意见。
这个亊也真是有点奇怪,李家寺是泊头市、沧州市;交河镇也是泊头市、沧州市。难道交河镇、泊头市、沧州市的官员们都是傻瓜,不愿把车站设在交河镇?可想而知,他们内心是迫切要求的,可是又不想站出來坚持真理,这是为什么???
再说建桥这边,建桥乡党委政府去年就已公开表态:设置李家寺站是错误的,并向阜城县政府发改局写了申请,要求设置建桥站。阜城县发改局也向市发改委写了申请,要求设置建桥站。我们认为,衡水市委市政府,也肯定地愿意设置建桥站。 因为设置交河、建桥两个车站,对沧州市泊头市,对衡水市阜城县,对双方都是有利的,这两个市县方面并没有矛盾,他们的意见是一致的。可是,河北省发改委、铁三院为什么就是坚持阜城泊头之间只设一个李家寺车站呢?为什么死死抱住李家寺站不放呢?其中有什么隐情呢?你们又如何解释阜城泊头之间这60公里呢?如何解释文庙至泊头10公里设了车站,建桥至阜城18公里不给设站呢?
我们认为, 现在的问题,主要就是在河北省发改委身上。铁三院是听省发改委的,市县政府更是听发改委的。河北省发改委,代表的是省委、是省政府啊!你们的责任重大啊!难道你们就不怕承担责任?就不怕犯错误?就不怕受处份吗?
八:在去年和今年两次座谈会上,铁三院始终坚持说,现在的线路走向,车站选址,是市县政府同意的。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市县政府,这说明:铁三院也不敢承认现在的设站是科学地,是正确的。铁三院是铁路专业设计部门,有很多工程师、专家学者。现在的车站设置,科学不科学?合理不合理?他们心里最明白。这么一个严肃重要的座谈会,铁三院始终没有给我们做出一个正式的文件答复。因为他们没有充足的理由,没法给于答复,或者他们也有苦衷。省发改委、铁三院拿出了意见,市县政府能不同意吗?
即便是衡水市政府,阜城县政府同意了规划,也不能说明就是科学的,合理的,正确的。而在实施过程中,人民群众提出了意见,发现了错误,而且,国家四部委又下发新文件,提出新的要求,也应该重新调整规划。
九:石衡沧港城际铁路在规划方面,也存在着其他方面的错误。规划中说:“初期客流量1000万人,远景客流量2500万人”。这个规划,缺乏科学依据,是明显地拍脑代决策。京津城际10年客流量2亿5千万人,每年才2500万人,那是两个超级大城市,你这个小小石衡沧港也按2500万人规划,难道不是错误的吗?
初步调查, 泊头西站离泊头即有站将近10公里,武邑站离市中心7公里,阜城南站与阜城站相隔一公里。给群众乘车造成极大不便,应按四部委文件精神,尽量靠近城里,尽量合二为一。并且应该适当增加乡镇车站,降底规模,降低标准,经济实用,以作到方便群众乘车,增加铁路客流。
十:我们为要求设置建桥站,将近两年时间,给各级政府寄送了19次意见书,(包括本次)共100多份,只是去年6月衡水市发改委给了一份文字答复,省发改委铁三院只是给出了3条口头理由,这五个理由,是根本不能成立的,更不能说明不给建桥设站的真正理由。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就是因为河北省发改委某些领导政治站位错误,发改委内部政治生态有问题,贯彻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到位,和党中央离心离德,对党对国家不忠诚,不执行国家四部委文件造成的。
在前些年,国家治理比较乱,就是谁有权谁说了算,不做深刻论证,盲目决策。现在国家党风政风正在好转,国家有《城际铁路设计规范》,有四部委文件做指导,有中纪委反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十二条文件,不允许有人不讲规则,以权代法,盲目瞞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同我们党的性质宗旨和优良作风格格不入,是我们党的大敌、人民的大敌。”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指示, 最近中央纪委发布文件,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12种表现进行重点整治,这也是反腐败的新提法。其中提到:
《漠视群众利益和疾苦,对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无动于衷、消极应付,对群众合理诉求推诿扯皮、冷硬横推,对群众态度简单粗暴、颐指气使;“不顾实际情况、不经科学论证,违反规定程序乱决策、乱拍板、乱作为”》。

针对中纪委指出的这些问题,难道河北省发改委不应该认真学习,联系实际,深刻反醒吗?
邯黄铁路,投资168个亿,佔用几万亩良田,现在铁轨生锈,杂草从生,车站一片荒涼。建好的车站摆着不用,不开通客运,我们这些老党员感到心疼。现在又投资300多个亿重新建铁路,而且不听民意,盲目瞞干,拍脑代决策。这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啊!最后造成重大损失,谁來承担责任?为避免邯黄铁路悲剧重演,希望省委政府慎之又慎。
希望省市县各级党委政府,认真学习习总书记指示,认真学习中纪委文件,真正地联系思想,联系实际。勇于承担责任,改正错误。落实四部委文件精神,对车站设置错误进行调整。我们建议,把现在的交河站顺着原有线路,撤离到交河镇东南方向徐化庄村北,离交河镇、大白乡更近了,再增设一个建桥站,这是一个最隹方案,。河北省发改委不会再有其他理由不给建桥设站了吧!
我们这些六七十岁的老党员,这种为党为国为民,关心铁路建设的无私奉献的精神,难道不能使你们受到感动吗?
我们将会坚持到底,直至反映到铁总,国家发改委,党中央国务院!
建桥乡农民代表
阜城县人大代表张桂壮
电话 13363185688
身份证号13112819560804XXxx
建桥乡西倪村退休老支书李福才
电话 13932833330
身份证号13303119460428xxxx
建桥乡建北村退休支书杨存法
电话 15075482848
身份证号13303119490602xxxx
建桥乡建北村农民代表多银河电话13833802350
2018.12.11日阜城打印12日寄出








阅读次数(170) | 回复数(1)
上一篇:女儿带我登上了万里长城
下一篇:康中烨吃亏让人风格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