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李福才
  • 性别:男
  • 地区:河北省阜城县建桥乡西倪村
  • QQ号:648447814
  • Email:abc46428@sina.com
  • 个人签名: 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7 篇
    回复总数:242 条
    留言总数:14 条
    日志阅读:18572 人次
    总访问数:3855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秋水南山发表的博文
实心学大寨还要受批评[2018/5/8 15:28:31|by:秋水南山]






       一九七五年我29岁,担任着阜城县铁匠公社西倪庄村党支部书记。当时年轻气盛,坚持原则,初生牛犊不怕虎。面对县委副书记的批评,不但不承认錯误,反而要求县委做检查,这件事成为我永久的记忆。

           那是四十三年前的一九七五年10月,秋收种麦完成以后,阜城县在古城公社大礼堂召开了阜城县、公社、大队三级干部大会。那时开三干会,都是自带被褥自带碗筷,乡里自带伙房及炊事人员。人们住宿也都是安排在企事业单位,或是周围各村的农户家。这次会议开了五天,主要内容就是传达、贯彻、落实全国第一次农业学大寨会议精神,迅速在全县掀起农业学大寨运动的高潮。我做为铁匠公社西倪村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参加了这次大会。在会议前,县委宣佈调整了铁匠公社领导班子,原公社书记郝志起调县人行任行长,王东顺调铁匠任公社书记,同时调入的还有史训勇副书记。

          这次会议,首先传达了全国第一次农业学大寨会议精神,学习了中央文件。做出了在全县开展农业学大寨的工作佈署,并决定在全县开展一场深翻土地的群众运动。对各公社各村分配了深翻土地的数量任务。

      我回到村里以后,首先召开了党支部委员、全体党团员干部会议,又召开了全村群众大会。认真传达贯彻了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精神,传达了阜城县委关于在全县开展深翻土地的决定。为了统一思想认识,调动全村党员干部及广大社员群众开展农业学大寨的积极性,在全村开展了一场我村怎样学大寨的大讨论。在讨论中,广大党员干部、社员群众一致认为,我村学大寨首先应该开挖村东的引水渠,这是影响我村农业丰收的主要矛盾。


      当时的现实情况是,在我们村东有一条南北方向的赵门干渠,渠里的水滿滿的,就是因为到我村这一公里没有挖渠,致使我村村北一个一百多亩的大坑塘长期干枯缺水,村北村西八百亩耕地无水浇灌,严重制约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就这样,大队党支部根据广大党员干部、社员群众的意見做出决定:首先开挖这一公里引水渠,然后再按着县委的布署开展深翻土地。因为这个渠在我村村东,挖渠本身也是一项学大寨的行动,所以我们还为这段渠起了一个有政治意义的名子叫“东风渠”。

       当时我村四个生产队,根据各队人口多少把挖渠任务分到各队,由于开挖东风渠这项工作合实情丶順民义。得到全村广大干部社员群众的热烈拥护和支持,所以挖渠开始后,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陣。我和大小队全体干部带头参加挖渠劳动,挖渠工地上,几十面红旗迊风招展,社员们劳动热情高涨,干劲冲天,青年们唱着学大寨的革命歌曲,歌声响亮,此起比伏。在休息的时侯,党员干部带领着社员郡众一块学习老三篇。

         可是,就在我们开挖“东风渠”热火朝天的进行着的笫二天下午,铁匠公社武装部长刘文同志和县委副书记张江水的交通员小芦來我村检查深翻土地开展情况。当时我也正在和社员们一起挖渠,我一看刘部长來了,我就赶紧上来和他打招呼,还沒等我说话,刘文部长一看全村人都在挖渠,沒搞深翻土地,就气冲冲地对我说:“你们怎么没有搞深翻土地呢”?我就简单扼要地把全村干部社员怎样強烈要求;又把挖这段渠的重要性说了一遍。刘文部长说:“不行,你们不执行县委决定,必须立即停止挖渠,转向深翻土地”。我向刘部长耐心地解译说,我们计划趁着现在天气还不十分泠抓紧干,尽量用四五天时间完成挖渠,然后再搞深翻土地。刘文部长一看我态度坚决,不停止挖渠,带着很气愤的样子和小芦骑上车子回公社向领导汇报去了。

         县委农业学大寨三干会后,原县委书记,时任县委副书记丶县武装部长张江水同志做镇铁匠公社,所以公社干部们也非常紧张,对深翻土地抓的很紧。当天晚上十点來钟,由于参加挖渠劳动,我也有些累已经睡觉了,刘文部长和一个公社半脱产來敲门了,我赶紧开了门。刘部长干脆地说:“叫你去公社一趟”,我心里明白二话没说,骑上车子和他们一块去了铁匠公社。

          当时的公社还在铁匠村里,说是公社,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大点的院子,座北朝南,有两排低矮的房子,中间有个道,办公室就在道西边第一排房子东头。到公社后我直接进了办公室,公社秘书慈文学自已在屋里,慈秘书教师出身,为人稳重、厚道,和我相处几年关系不错,知道我这人为人正直,坚持原则.,爱坚持个真理。特別嘱咐我说:福才,別太犟了,领导人们批评几句不算什么,我答应说是。我自已心里也有了挨批评的心里准备,开始心里也比较冷静。首先跟我谈话的是公社主任陈树智,公社书记副书记都没出面。这间办公室座北朝南,南面靠东边一个门,西边一个窗户,北面正中间一个窗户,窗户下边放了一张办公卓,办公卓东西两边各放一张床。我当时就做在西边这张床边上,陈主任做在和我对面的东边床上。陈主任不慌不忙心平气和地对我开始批评,陈主任说:你们不执行县委决定,不执行县委统一部署,不搞深翻土地而搞挖渠,这就是无组织无纪律,违犯党的组织原则,回去后要停止挖渠,从明天开始深翻土地。因为有开始慈秘书的嘱咐,我始终保持着高度冷静,心想你爱怎么批就怎么批吧。陈主任正批评着我,县委副书记張江水进來了,做在靠南面窗户的椅子上。听了一会后,县委张书记发言了,张书记说:全县都在学大寨,都在搞深翻土地,而你们搞挖渠,不执行县委統一布署,这就是违犯党的组织原则。我仍然耐心地泠静地听着,没有说话,张书记继续说:“回去后要立即停止挖渠,并且要深刻认识所犯錯误的严重性,要写一份深刻的书面检查,交到公社党委”。

点击查看原图    就因为挖渠,我劳动了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把我叫到公社,公社领导丶县委副书记批评了我一晚上,还不算完,回去后还要叫我写书面检查。这时侯,我是实在控制不住自已的情绪了,但是我也没有发火,也沒有着急,而是沉着冷静地把憋在心里的话倾泄出来。我说:“陈主任,张书记,你们也不问明情况,也不让我做任何解释,就把我批评了一个晚上,还要我做书面检查,我是实在不能接受这个决定。我又接着说,张书记: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是曾经出席过省丶地丶县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我所做的这些都是从党的利益出发的,都是从人民的利益出发的,是从西倪村实际工作需要出发的,没有任何一点个人私心杂念,完全是按着党教导的实事求是出发的,俺村因为沒有这段渠,一百多亩地的大坑塘长期干枯,八百亩粮田没水浇灌,广大干部群众強列要求挖这段水渠。我继续说,深翻土地是学大寨,我们挖渠搞水利建设更是学大寨,而且挖渠又是泥又是水比翻地更难干。我最后说,张书记,你们批评了我一晚上,我没言语,可是还要叫我再写书面检查,我实在不能接收,我不但不写这个检查,而且,我还要给县委提个意见。全县600多个大队一刀切,都干一个活,不符合下边各村实际情况,是形式主义,县委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应该做检查的不是我而是县委。”我的这一段深情的话,深深地打动了这位县委副书记。张书记沉默了一会子,从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我面前,伸出右手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別着急,你说的这些有道理,你们挖渠也是对的,不过县里为了落实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精神,有个统一布署,你们抓紧完成挖渠任务后,然后再搞深翻土地也是可以的”。就这样,再也没人提起让我写检查地事了,我们大干五天完成了挖渠任务后,全村广大干部社员又投入到了深翻土地,在全村开展了轰轰烈烈地学大寨地群众运动。


    其实,通过后來的实践证明,深翻土地半米深,把下边的生土翻上來,打乱了活土层,破坏了生态,不但没有起到增产作用,反而造成了粮食减产。

      直到现在四十三年以后,我仍然坚定地认为,县委当时那个决定是错误的,是不符合全县各村的实际情况的。是形式主义的东西,尽管如此,我也因此而背上了“骄傲自大、抗上村官”的“臭名”。  

       在我写这偏文章的时候,开始我想隐去县乡干部的名子,可是为了体现历史事件的真实性,严肃性,经得起历史考验,我还是写上了。其实这些县乡领导干部,也是受当时的形势所迫,受形式主义之害,是在上级领导的督促下才那样做的。但愿,形式主义绝种断根,不再重演。

        四十三年过去了,岁月沧桑,时光荏苒,原县委副书记张江水同志是深县人,情况不明。公社主任陈树智同志已经去世多年,表示深切悼念。当年的刘文部长现在己77岁高龄了,最近见到了他,得过一次脑血栓,身体不太好。我提起当年的情况,他说已经记不清了,必竟已经过去43年了。

(图片是刘文部长)

阜城县建桥乡西倪村退休老支书李福才

2018年5月8

      

            





















标签:13932833330     阅读次数(155) | 回复数(2)
上一篇:我与河北农民报54年的故事
下一篇:回顾历史 面对现实 向见义勇为的英雄们学习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