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李福才
  • 性别:男
  • 地区:河北省阜城县建桥乡西倪村
  • QQ号:648447814
  • Email:abc46428@sina.com
  • 个人签名: 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8 篇
    回复总数:243 条
    留言总数:14 条
    日志阅读:18940 人次
    总访问数:3911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秋水南山发表的博文
回忆我村做马勺[2018/3/11 21:11:10|by:秋水南山]








回忆我村做马勺



       看到这个题目,很多年轻人会感到奇怪。马勺!是个什么东西?是做什么用的?简单的回答就是:用木头做成的盛饭的勺子。

     回忆起来,那是60多年以前的事了。在上世纪50年代初,也就是解放初期,我六七岁刚记事的时候,在我们阜城县建桥乡(当时叫建桥镇)西倪庄,就有佷多村民会做马勺。据我村老人们讲,从上个世纪初,也就是中华民国成立以后,有些村民就开始学着做马勺。在做马勺以前,村里很多村民都做木头鞋底,各家做了木头鞋底拿到周围集上去卖,最远有的去武強、赵县那边去卖木头鞋底。我父母在世时和我讲,我爷爷从年轻就学会了做木头鞋底,就去武強、赵县那边卖过。我奶奶娘家就是趙县的,我估计,跟我爷爷去那边卖木头底有关系。上百年來,我们这一带村庄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前宋庄,后宋庄,过去油坊赵门庄,木头底,到倪庄”。这也充分说明了,我们村在当时做木头底还是很有名声的。那个木头鞋底,是专门为小脚妇女做的,中华民国成立后,开始禁止妇女缠足,随着历史的发展,木头鞋底逐渐退出了历史,走向消亡,村民们又开始做起了马勺。

   为了弄清楚我村做马勺这段历史,我历时两年多时间,釆访了十多位80岁以上的老人,如早已退休的老支书倪振田,亲自参加做过马勺的倪振堂、倪新普,倪兆瑞等人。

     通过釆访座谈得知, 我村做马勺主要是因为有原来做木头底的基础,所用工俱部份相似。具村里老人们回忆,开始做马勺是跟我村西北方向一个叫大刘庒的村里学的。 后來大刘庄不做了,就只有我们村做了。 马勺这个产品虽然不大,看起來也很筒单,但做起來也是很复杂的,需要十几种特种工俱,需要15道工序才能完成。而且,开马勺作坊也需要一定的本钱,一家一户的还干不了。在民国初期,开始做马勺的时侯,人们就自动组织起来,有的五六个人,有的七八个人,也有十多个人的,一伙一伙的,全村最多时有七八个马勺作坊。一到每年的秋天冬天,收拾完了庄稼,地里没活了,人们就开始做马勺。没有参加马勺作坊的村民,就给各个马勺作坊做零活,打短工。比如刨树,运树。还有很多人专门给卖马勺,村里基本没有闲人。虽然做马勺这个产业不大,但也能给村民带來一部分现金收入,还能分一些树枝、树根,做马勺的下角料木柴,即能有零钱花,各家各户还有柴烧,人们过着温饱的日子。由于村里做马勺,我们村比周围其他村还比较富裕一些。

农业合作化以后,做马勺就成了生产队的一项集体副业,由生产队负责组织生产销售。

      做马勺用的原材料主要就是是鲜柳木,首先要到周围各村买大柳树,经过讨价还价,订好价钱,交清树钱以后,开始刨树。那时候,我们村的人们也最会刨树了,因为多年刨树,人们积累了一定经验,两个人一天就能刨倒两棵大柳树。树刨倒后,还得把大树枝锯下來。还得用牛车拉回村里,拉树这活比较难干,需要四五个人,装车卸车也是有技术有窍门的。等把大柳树拉到村里后,刨树和拉树的人员的报酬当场对现,刨树的要树根、拉树的要树枝,也就是比较细的树枝子。谁家出大车也算一个人。当时我村倪振涛家有大车有牛,各马勺房刨了树后,就用他家的大牛车拉树,按一个人分给树枝。当时比较有名的马勺房有倪振元、倪万年、倪万奎、倪登元、倪庆章、倪登江、等,全村百分之七十的户家都有人参加做杩勺这个行业。

       把很粗的大柳树拉回村里后,都放在大街上。就首先开始拉锯,用的大铁锯有三米多长,有十几厘米宽,锯齿很长,拉锯需要两个人,一头一个人做在地上,按照马勺头的尺寸,把柳树拉成一段一段的。每当我们放学后,就站在大街上看拉锯的。看到拉锯的两人,一拉一推,不断地來回拉着,不一会拉断一段,也感觉挺有趣的。

   接着,开始做马勺头。杩勺头是个长方形的,大约有20厘米宽,25厘米长,三厘米厚。用专用的工俱,把中间挖成深槽,在杩勺头上凿上卯,再按上一个长约40厘米的把,这个马勺就算做好了。这个马勺把和马勺头是呈直角形的,因为当时没有金属饭勺,虽然杩勺用起來很笨重,但时间长了,人们也就用习惯了。一直到后來有了金属饭勺后,我村的人们仍然用了多年马勺,反而觉得金属饭勺不随手了。

      全村各马勺房做出马勺成品以后,就批发给外地卖竹货的,卖杂货的客商,也有很多本村人赶集卖马勺的。我村周围几十里地的集上都有我村卖马勺的,如建桥、古城、王集、交河、郝村、富庄驿、泊镇、东光、连镇丶景县、阜城、武邑等。周围百八十里的人们都用我村做的马勺。基本上是做多少卖多少,销路很广。

   在1966年冬天,我所在的西倪庄第三生产队,集体组织了马勺房。我和本队青年倪登春搭伙卖马勺,因比较近的集上有別人卖,我们就去离家40多里的富庄驿集上卖马勺。队上批给我们俩角五分一个,我们卖三四角钱一个,我俩用自行车每人驮50个马勺,一共100个,一个集卖完后能赚六七块钱,每人分三四块钱,一般都要卖到下午一点多钟,然后,花八角钱买二斤大果子,吃飽后高高兴兴地再往家赶。

       大约1970年以后,我村持续了五六十年的做马勺,就停止生产了,集市上也看不到卖马勺的了,我村做马勺永远的成为了历史。到现在,这个事已经过去了近50年,人们几十年不用马勺了,可是还时常听到有人说:“那有马勺不碰鍋沿的”。可见马勺在历史上,对社会文化俱有深远的影响。成了那一代人永远的记忆。

阜城县建桥乡西倪村李福才

电话13932833330

2018.3.10

















标签:秋水南山     阅读次数(267) | 回复数(2)
上一篇:我与河北农民报54年情缘
下一篇:带着老爸看北京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