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彭术琼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443341132@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0 篇
    回复总数:973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68924 人次
    总访问数:10564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彭术琼发表的博文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三)[2017/2/14 18:53:14|by:彭术琼]

聚会诗诞生记

  聚会工作筹划虽困难,不过总算有了个开端开弓没有回头箭,没有退路可言工作摆在那儿,细心的人不难发现,仁刚是下了功夫的。群里每一个同学的电话号码是他记存并且陆续打印成表,以便大家收藏联系。在群里托同学们找人。他私下预定了一个方案,这个方案是他独立完成的,凭他对同学的了解,把每个同学对号入座,分派给他们不同的角色。然后再跟每一个同学私下交流。想想,这其间的工作量有多大!从这段时间的了解,我也逐渐知道,有些人虽在组委之列,但他们好像只是个符号大量具体工作主要还是由他一人在做。他遇到一些问题常找我交流,看出他的辛苦,我也不敢怠慢,想方设法,倾其所能助他一臂之力。所以这段时间,自己也算个大,电话不断,甚至有时为此事夜不能寐。我们一同研究聚会主题,用什么为好,我说就用这个冬天不寒冷吧。后来觉得聚会是在春节过后,就改为这个春因你而温暖。聚会方案我是也发给我的各种文学群里找人家参与讨论,让他们替我参考,然后不断完善方案。有同事笑我,你整天抱着手机划呀划,到时候被人拐走了咋办?为你那同学会忙的不计电话费值不值?我只笑笑,不敢对他们说;这是我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兴奋点,用冯仁刚的话说:痛并快乐着。这样的过程便涌出诗表达的欲望。  这次聚会,从冯仁刚吹起聚会之风到整个冬天同学们群里那份热情高涨,我便想人们聚会的意境,打牌的,喝茶的,聊天的,唱歌的,跳舞的,那种热闹场面让我有种想要拿笔挥洒笔墨于纸中的冲动当时没有电脑,手机写东西好困难。我就那么对着聊天窗口一个字一个字给冯仁刚打了过去,完全是腹稿。当我打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冯仁刚那儿返弹回来的竟成了一篇篇的诗句了。我惊叹于他的打字速度和记事联想的能力。于是,他就在我这腹稿中逐字逐句的修改再修改。一次次当他发给我的便是一篇篇不断完善的组诗了。我在这些诗句中投入了难以言表的情感,睡至半夜醒来,再看看那些句子,再在这基础上删减一些不必要的累赘字,然后再发给他  。他再斟酌斟酌,润色润色,最终一致肯定不再动它。那首组诗发到群里时候,一向认为独具慧眼的袁刚同学给此诗给予了高度赞赏。他说,读过彭术琼的其他文。没想到诗比那些还胜一筹,收藏了。当冯仁刚把这诗发给唐万仕老师的时候,唐老师也对此诗给予了高度评价。其实这诗是我和冯仁刚共同完成的,共同的话题,产生了共鸣我出的思路,他下了些功夫





聚会面临流产

诗写好了,我松了口气,就像春天含苞待放的花儿一样,心中充满了阳光。因为我也曾有过被人喜欢和喜欢过别人的人,我这样说正常,没必要隐瞒,只要心态健康。如果连那偷偷的喜欢都没有,那纯粹得打假,我不喜欢这样的人,谁没有年轻过,谁青春燃烧的岁月呢?过去三十年了,真的很想一块坐下来,同温一壶清茶,听听同学们这几十年的故事。然而群里好久不见大的动静,莫非这次聚会会黄了?禁不住又问冯:“快到年底了,为何不公布方案?他的回答让我感觉看到的阳光被老天爷收了回去,整个天又阴云密布。

         他说:“我一向主张小聚,聚会只是为了想见而见的人,那才有意思,大聚只能是热闹,谈心难于深入,能起到聚会的作用吗?”

         “如果真的只想小聚,自己打电话聚集不就结了,何必要建群招来非议?聚不了岂不让人笑话?” 我有些急了。

     “工作具体安排落不到实处,一个字“难” 。

       其实我是明白的,有些同学并非不愿意揽这些事,主要是因为没有筹集资金。人家联系酒店,联系会议室等都得用硬通货,定金交上了,万一聚会不成咋办?同学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而冯同学迟迟没能告知同学们应交多少会费,也非他的错,他是拿不准家里上交的会费究竟定在三百还是五百?三百是否太少,五百是否过高?所以一度犹豫,在讨论的同时,带来许多异议。甚至听到他在打退堂鼓,有着不回来的想法,我是不知道他不想回来里面有着哪些因素。我给他发了这样一个信息:“你不回来,不但让自己成为这三十年的遗憾,还会让你想见的人伤心的,你不是这样的人,不可能做事有始无终。你会让同学们怎么想?”后来他答:“人生没那么多的伤感,我会在哪儿跌到,会在哪儿爬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没,但他没有放弃,仍在尽心尽力的为这次聚会操着心。这时,一个人的出现让这次聚会有了转机,这个人就是赵丽。

     当冯仁刚正为联系酒店发愁时,赵丽在群中发言:“我 愿意为同学们帮忙。”

     冯仁刚悄悄问我:“你跟赵丽熟吗?”

     我和赵丽熟的。这儿,不妨把赵丽介绍一下。

    聚会迎来转机

三十年前的赵丽,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姑娘,当时家里大人正闹矛盾,这如花似玉一样的女子正伤心呢,柔柔弱弱有“林妹妹”之称,城里人爱美,加之上天眷顾就更美了,又因爱搭不理人,有冷美人之说。不过,我与她的关系还算不错。她刚上高中,在三班读过一年,后来去了二班,因此,她可算是三班的老人,也算二班的人。

     2015年我过见她,初次见她,气质非凡,已是一茶楼老板。几个同学聚起,见她喝酒豪放,做事干练,为人风趣,男人处事作风,真正一名女汉子也。

        前次,与新疆的卢冲聊及班上男同学的组织能力,卢冲说,真组织班上没几个男生有这魄力。其实,赵丽还算女中豪杰。

       因此,仁刚问及我,我便把赵丽推荐给他。仁刚便要我联络联络赵丽,我就作了这“媒”,让他们有了联系,具体事宜,让他们交涉。

       赵丽一出面,果真语出惊人,她说:“我得看看有没有具体方案,资金能否到位?”,瞧,这才是做大事的风格,把握了重点,有钱好办事。

       几次洽谈,冯宗义的话让赵丽心里有了底,她可放心大胆干了。在黄梅同学儿子结婚宴中,赵丽借助有些同学在的情况,把二三班聚会的事宣传了宣传,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二班黄梅儿子结婚,好多同学受邀请聚在那里。闲聊中,扯到此次聚会的话题,几位男生提到:“一班聚起来了,三班聚起来了,我们二班的是不是也提议聚聚?”赵丽说:“二班的同学有好多曾在三班读过,这样的话,纯二班的人就没有几个了。要不,跟三班的人商量商量,我们能不能聚在一起。”于是,通过打电话,意见很快达成一致,大家都乐于赞成。其实,现在才是水清见石头,没有谁谁想搞分裂,大家情绪高涨都乐于聚聚,有了这股凝聚力就好办了。第二天,冯的聚会方案便发到群里,组织委员会二班王小明, 赵丽,三班冯宗义,甘林,冯仁刚。酒店联系,饭店联系,茶楼休息处,歌厅等由赵丽负责,石永中学联系冯冰,就餐甘长秀等等。聚会主题,时间,地点,活动安排等等都很清楚。立即筹集资金,订购相关物品。在邻水这一系列的完成,几乎算是赵丽一人全权包干。所以,这次聚会赵丽算是为同学会出力最多,办事干净利索人之一。













































































标签:彭术琼     阅读次数(377) | 回复数(2)
上一篇: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二)
下一篇: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loading...